2017-05-29

郭文贵爆料: 领导人的理发师是「敛财童子」富可敌国

转发此新闻:
中国逃亡富豪郭文贵在爆料中谈到一个有趣的细节:在中共召开重要会议、由军方经营的「京西宾馆」二楼,有一个非常神秘的理发店,是专门给常委级别的中共领导人理发的,封疆大吏、中央委员级别的官员,想到那里理个发也不得其门而入。

北京「京西宾馆」位于西长安街,不对外开放,有门牌无招牌;专门为中共内部开会而建,保安特严,每个会议室都配有保密设施,可屏蔽手机讯号,确保不泄密。管理人员及正式员工全部军职,连外请清洁工也要严查背景。

给领导人理发的师傅,因为有机会跟领导人接触,至少在为领导人理发的半小时内,可以在领导人的耳朵边吹一吹风,所以粘上了点「仙气」,成了神仙座下的「敛财童子」,比《西游记》中那些受神仙宠爱、下凡占山为王杀人越货的妖精还厉害。

郭文贵说:「我曾经在盘古被收走的时候,找到理发师,想给领导递个信,说说话,给当时的贾庆林书记(曾任北京市委书记、全国政协主席)。人家开价5,000万!写一份报告转交给领导看要花5,000万!」从这个细节中可以知道,领导人的理发师必定腰缠万贯、富可敌国。身处权力外围的理发师尚且如此,领导人的老婆、情妇、子女、秘书等身处权力核心的人物,能捞取怎样的隐形财富,可想而知。

反贪机构形同虚设

在民主制度下,国家元首的权力受到制衡及媒体、舆论监督,一般不可能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国家元首身边的工作人员,包括理发师,至多就是在专业领域有卓越表现,不太可能因为与国家元首有「亲密接触」的机会,介入政治及权力运作。美国有一部名为《白宫管家》的电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那位服务过多位美国总统的白宫管家,比任何一位总统待在白宫的时间都要长,听过惊涛骇浪,也看过万里无云。退休后,这位前白宫管家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至多就是写了一本回忆录、得了一笔稿费。

相比之下,专制制度最大的特性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既然独裁者的权力不是公民通过选举授予的,专制制度又不允许存在真正的选举、多党竞争、三权分立和新闻自由,所以独裁者可以宣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独裁者的亲属和身边的侍从也能狐假虎威、呼风唤雨。

帝制时代,北宋的高俅多年担任刀笔吏,郁郁不得志,后来有机会在还是皇子的宋徽宗面前表演蹴鞠,从而大受宠爱。等到宋徽宗当了皇帝,高俅升任军队统帅和宰相。有人嫉妒高俅的飞黄腾达,宋徽宗反问说:「你有高俅那样的脚上功夫吗?」北宋的灭亡,跟这对昏庸君臣脱不了关系。

明朝的严嵩则靠写「青词」(代替皇帝写给神仙以求长生、吉祥的诗词)得到嘉靖皇帝的宠幸。嘉靖皇帝迷信道教、不理政事,严嵩父子权倾天下长达20年之久。严嵩的儿子严世蕃狂妄至极,在家中的宝库内大笑说:「朝廷无我富!」《明史》将严嵩列入奸臣传,说他无他才略,「惟一意媚上,窃权罔利」。

中共的现代极权体制,更甚于帝制时代。小小理发师,居然可以瞒天过海、胡作非为,而叠床架屋的反贪、监察机构,从监察部、检察院、反贪局到中纪委、政法委等,表面上看滴水不漏,实际上形同虚设。

若真要去除「理发师干政」的怪现状,惟有实行民主化和法治化。然而,倡导「零八宪章」的作家刘晓波身陷牢狱11年,推动法治社会的律师李和平被酷刑折磨得不成人形,由此可见习近平之昏暴远胜于宋徽宗和明世宗。

来源:苹果日报 / 余杰  旅美作家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茉莉花已经拿给共匪渗透了,评论永远发不出去!

匿名 说...

好神奇!我一这么说就发出去了,自从5年前第一次在墙内发出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