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8

从「内蒙王」看家族政治

转发此新闻:
55日,从内蒙调中央连任10年的副国级领导布赫逝世。官方对其极尽殊荣,讣告称「无产阶级革命家、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民族工作领导人」。 党报《北京日报》的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新闻标题则是:「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布赫逝世,一家三代奉献蒙古」。

第一代「内蒙王」乌兰夫()、子布赫(中)长期任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孙女布小林(右)则是现任的内蒙主席。

这个标题的差错先不说,内蒙古简称是内蒙,而不是蒙古,否则会引起外交纠纷。广大网民纷纷留言评论,我家三代也想奉献内蒙。为什么?

布赫长期任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其父乌兰夫,也是从内蒙主席到国家副主席,其女布小林是现任的内蒙主席。因此民间把这家原姓云的蒙古族家族称为「内蒙王」,现在则是「内蒙女王」。

布赫家族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此延续安排,应该有维护民族地区团结稳定的统战考虑。但家族政治、裙带关系在中国是不争事实。现任高层领导的情况不好说,民间各种传闻也不提,就说说离任领导和官方媒体确认的事实。

前总理、人大委员长李鹏的儿子李小鹏,从华能电力的董事长,到山西省长,再到交通部长。最近出任浙江嘉兴市长的70后胡海峰,此前也任国企领导,其父是已离职的胡锦涛。最近调任陕西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的胡志强,长期担任榆林市委书记,其父是山西省委前书记胡富国。至于薄熙来、令计划家族,再说就不厚道了,一是代表人物已倒台,另外兄弟姐妹、儿子,或抓,或逃,或亡。

中国官媒曾批日、美等国的家族政治、裙带关系,什么爷孙首相、父子总统、夫妻双簧。确实这种现象在西方民主国家并不少见。子承父业,家族有从政的传统,就像体育、艺术、书香世家一样正常。但和中国最大不同是,最终要靠民选上台,而且是竞争性选举。

中国各级政府有个形式上的选举,但是间接选举,不是海选,而是有人代表选民选,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选举,结果早已内定。现任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公开发文,含蓄地提到陪选:「当年,我被列为上海市副市长的差额人选。组织意图十分明确,上海市也从未出现过组织意图落空的情况。我们都是党的人,必须听党的话。因此我暗下决心,绝不能让这种现象在我身上发生。在投票过程中,那些发自内心认可我、支持我的代表都按组织意见投了票。虽然自己被『差』了下来,但完全实现了组织意图。」

至于各地、各机关真正的一把手书记则连选举程序都不走,直接由党任命。这当中会不会像陈云说的:「还是用我们自己的孩子放心?」

这些是中央、省市的情况。到了广大的基层县,则完全是盘根错节的家族政治、裙带关系网。曾在河南新野县挂职两年的北大社会学博士冯军旗调查发现,在这个副科以上领导干部1013人的县,具有血缘和婚姻关系的政治家族就有161家,每十个干部中至少有一个背后有家族势力,20%干部属官二代。

过去工农子弟除了考上大学,很难吃上皇粮,成为国家干部。现在大学普及,有钱就能上,上了也白上,毕业以后的就业是另外一回事。最低级公务员可以考,领导职务则是选调。考上以后的升迁,则基本是提拔任命,需要关系。

当年无产阶级革命家闹革命,打的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旗子。革命成功后,则是红五类、黑五类的阶级划分,所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遇罗克用生命的代价写成《出身论》,反对血统论和株连,好不容易换来恢复高考后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唯才是举。

可是现在又进入了「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的拼爹、拼干爹时代,政治上则提出「红色基因代代相传」。这让没有红色基因,或吃了转基因的我们,如何是好?

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丁酉年乙巳月乙未日,鸡年蛇月羊日,四月十三,月耀日,张(南宫朱雀七宿),穗于丙戌时突降暴雨,雨量创历史极值,可视为天象预警,昭示2017丁酉年必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是大变之年。
南无阿弥陀佛!
扯起杏黄旗替天行道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