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1

郭文贵如能通过正常程序达到目的,他不会来找明镜

转发此新闻:
(王允,郭宝胜,何频)

做了一个扒粪者

王:何频先生,我听懂你的意思了,就是说,他可能真的是被迫跑出来的,是因为后面的权力斗争也非常的复杂。那郭先生,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郭:郭文贵的这两集,让我想起美国的扒粪运动。就是20世纪初,美国很多记者跳出来,揭露国会议员、各级政界的这些丑闻,尤其像美孚石油公司这些大公司,怎么样官商勾结,搞很多腐败黑暗的行为。那次行动对美国的政治是一个清洗。那郭文贵呢,他实际上也是做了一个扒粪者。第一集主要是扒粪人权恶棍傅政华。我们知道七O九大案,直接指挥者就是傅政华。还有对艾未未、高智晟、茉莉花事件的很多的镇压事件,都是傅政华亲自操办的,他是一个首恶。所以就是说,这个人权案件不能搞定他,但是通过贪腐和权斗,可以搞定这样一个人权的作恶者。就像王立军,他本身有瑕疵,但是王立军出来,他把更加邪恶的薄熙来、周永康,能够搞定,这个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们期盼的是,他把这些更加邪恶的人,通过扒粪运动,不断地扒出来。还有,我要回答你一个问题,就是说,他为什么不在国内的媒体爆?因为国内那些媒体是愚弄人民的,它为了稳定,它绝对不会爆料。所以国内的一些政商的高层,为了影响政局,或者自己的利益,以前都是在香港的媒体放料,现在呢,跑到海外的一些媒体来不断地放料,给钱,发文章,给钱,删文章。这个(爆料),把这个秘密给揭示了出来,郭文贵是有一大贡献的。

王:因为你提到了扒粪运动,那其实何频先生前面也提到了,各位网友他们看这个节目的心态,可能也是有某种扒粪的心态在里面。但是我听出了某种矛盾,就在郭文贵的言论里面,一方面通过他的扒粪,就显得中国的权力,从中央到地方,都是腐败透顶,但另外一方面呢,郭文贵他又非常地信任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央,就是这种矛盾,我不太理解。你们认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何频先生?

何:我认为非常能够理解,因为在现在中国的这种体制之下,如果你不依靠于某一位领导人,能够解决问题,那你就如何你能把事情解决掉,对吧?很显然,实际上他不是一个政治人士,并不是一个政治上的冲动者,他并不想参与到政治中间。如果没有那些媒体对他的污名化,没有这些人去搞他,如果他能够通过正常的程序达到目的,他是不会来找明镜的。而且他同时发现,明镜这个媒体平台,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的媒体形式,也就是通过一个直播的方式,没有人能够剪辑,没有这个胆量啊。(以下内容因为录音质量问题无法整理)

没有自由民主,哪有法制

王:那郭先生,你怎么看这种矛盾?

郭:我跟何先生有些相似,我觉得郭文贵的处境现在情有可原。他盼望习书记、王书记、孟书记为他申冤,为他处理这些事,因为他必须要通过这个体制先来解决这些问题,将那些对他迫害的直接责任人,能够绳之以法。再一个他的家人哪、亲戚的关系啊、很多的产业还在国内,所以他肯定是要依法。包括他的视频一出来,他就说,为什么傅政华的料没有爆,是因为有一位老同志打电话,就说我要配合反腐的正面的力量,来配合党中央的这种依法(反腐),相信党和政府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现在确实是觉得靠这个法制能够解决。

实际上我们知道共产党的法制,就是一个人治。郭文贵在他的视频里说,他认为自由民主对中国来说太奢侈了,是一个幻想,现在我们主要是要法制,但是没有自由民主,哪有法制啊?没有一个权力的制衡,建诸宪政,媒体的自由,哪有你这个法制?不然的话,就还是一个靠党来制约的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的问题要想彻底解决的话,那必须是一个中国的民主化的问题。他现在还寄希望于习书记、孟书记、王书记给他解决,他现在还把那80%的料给按着,他的目的是,我们还是存在一个讨价还价的关系,他还是在看。他这个人还是比较聪明,万一你不给我解决,他还要不断的爆料,不断地扒粪出来。实际上他的这个手段呢,就跟当时他对付刘志华是一样的。刘志华搞他的盘古,后来他就把刘志华的性爱视频给搞出来了。现在是同样一个道理,你如果不给我处理好问题,那我把傅政华的那些所有的真实的材料,就是傅政华,向他怎么行贿呀,或者是骂中央一些领导人的话,他绝对可以披露出来。还有贺国强,这个那个,他全都给你披露出来。

王:所以郭文贵依靠的还是体制。

郭:对对对!他比较矛盾,他这个人是一个矛盾体。

来源:中国密报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Tim Chen 说...

书写系统是最重要的

Tim Chen 说...

书写系统是最重要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