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3

邓小平早在不知有江更不知有胡的年代即已经接受了习近平的朝拜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小平和习仲勋同在深圳时居然互不往来》介绍了已经公开的习仲勋晚年生活纪录清楚表明,习仲勋自被逼离职离京之后,在深圳一住就是九年整,直到一九九九年国庆前夕才被江泽民派专机接回北京参加国庆观礼

邓小平(右)、习近平(左)

过在这九年时间里,当时的台前正国级领导人,包括江泽民,胡锦涛、李鹏、朱镕基、李瑞环、李岚清、尉健行、万里等都到深圳看望过习仲勋。当时在世的党内元老先后前往看望过习仲勋的有薄一波、宋平、乔石、杨尚昆以及王震等。唯一一个到了深圳却与习仲勋互未来往的就是邓小平

笔者数年前曾在本专栏刊登过《三十年前的习近平曾服务于中共核心层》一文,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一九七九年七月中旬左右,刚刚结束清华大学普通班学制的习近平即穿上军装到耿飚的中央军委办公室报道,同年十一月四日,经中共中央批准,设立中共中央军委办公会议制度,在中央委委常委领导下负责军委日常工作,议主持人为耿飚。此后不长的一段时间内,习近是当时的中共中央所有重大军事决策的见证人之一,陪同耿飚出席了所有的军委重要会议

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之后,耿飚女儿耿焱接受采访说:在习近平3年的秘书生涯中,其中两年我父亲在任上。这段经历应该对他很重要,他可以参加很多中央的会议,参与一些军队、地方和外事的工作,有些会议、文件,中央怎么处理他应该都很清楚。

截止目前,习近平当年的这段经历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十年了。.也就是说,事实上三十七、八年前的前的习近平已经活跃于中共政坛的核心层了,当然不是以现在的这种君临天下的党政军三个一手的政治身份,而是以中央军委常务会议主持人政治秘书的身份.回想习近平二零零七年被内定为中央政治局新任常委人选,作为胡锦涛接班人的第一培养对象时,负责主持中央组织工作的,也是习近平当年在福建工作的老上级之一的贺国强即对参与讨论和决策的与会者特别强调说:近平同志政治工作简历中最为突出,是为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该同志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即已经作为中央军委常务会议主持人的政治秘书直接服务于耿飚同志,间接服务于当时的中央军委主要领导人叶剑英和邓小平同志了

中共官方在十七大召开之后重新公布的比过去较为详细的习近平简历中不但开列了他在19791982年担任过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秘书的资历,而且还在中央军委办公厅秘书之后特别注明了(现役)两个字。以显现他当时的现役军人身份

当年的耿飚出任军委秘书长之后,顶头上司是叶剑英和邓小平,向此二人请示汇报工作时,都是要到他们的府上进行。笔者二十多年前写作《中共太子党》一书时曾经听到过的故事是,习近平出任耿飚政治秘书之后,即陪同耿飚分别到叶剑英帅府和邓小平府上汇报工作和听取指示数十次之多.第一次带习近平进入邓府时,耿飚也还特别邓小平报告自己的这个年青政治秘书是习仲勛同时的儿子,邓小平还颇为感兴趣地问了问习近平到耿飚处工作之前的工作和学习经历.听习近平介绍了他自己文革中被安排到陕北老区插队落户的经历,邓小平更是十分感慨,立刻把他介绍给也是刚刚穿上军装不久的邓三公主邓榕和三附马贺平

如此说来,当年的习近平见到邓小平的时候,邓小平既不知道有个一机部的局长叫江泽民,更还不知道甘肃省建委有个副处长叫胡锦涛

需要强调的是,中美建交之前,邓榕和她的丈夫贺平都不在军籍,此二人都是耿飚直接安排进入总参二部的编制,被派驻中共驻美国大使馆的武官处工作在此之前,邓小平已经在自己被毛泽东恩准复出工作的一九七五年当年即安排自己的长子邓朴方穿上军装,挂名在总参服务处。而邓朴方的公开简历中介绍的这一处,是当年全国党代会的代表们在他名字上打叉的原因之一

邓朴方当年在中共十五大上落选中央委员的故事笔者在《夜话中南海》节目开播不久即已经介绍过。而当时邓家长子邓朴方落选中央委员的后果之一,是令当时还在福建省担任省委副书记职务的习近平也受到邓家后代恶名的牵累

邓小平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九日去世的。中共十五大是当年九月召开的。说起来邓小平尚是尸骨未寒,中共全国党代表会上的党代表们就廹不及待地把他那个被讽刺为中国官倒创始人长公子邓朴方狠狠羞辱了一番

时,邓朴方在十五大上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成为 得票最少的一个。事后有人认为原因是党代表们对当年的华事件仍然耿耿于怀,但也有人认为他邓朴方其实是代弟受过,党代表们把他那已经不知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的官倒弟弟邓质方奈何不得,自然就会把气出到他邓朴方身上

有一篇在中国大陆公开网站上刊登的周北方当年下属撰写的回忆文章,文中说:,当年周北方以首钢名义与李嘉诚联手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中有一家叫长四方这是周北方与邓小平的小儿子邓质方合作成立的公司,周北方任董事会主席,邓质方任副主席,难怪后来周北方常常在人面前自得地说:邓小平的儿子给我打工。周北方出事后,关于邓质方有不少传说,如邓质方不准出境啦,卓琳生病住院啦等等。我也曾问过李耕(周北方手下的副总裁):邓家的牌子能白用吗?李回答:首长四方上市后邓家拿走了1.5亿

事后回想起来,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掀起的中国大陆全民皆商的大气候下,周北方经济犯罪的程度想必是已经严重到了极点,严重到了令当时的江泽民既忍无可忍,鉴於政治影响也不能再忍的地步。那么,如果此前没有邓家这块招牌做靠山,周北方的经济犯罪或许没有那么大胆

周北方是一九九六年九月被宣布判处死缓的。整整一年过后十五大召开,所有十五大的与会党代表,对邓小平的感情都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大都认同邓小平倡导和主导中共改革开放政策的丰功,一方面痛恨邓小平纵容子女向共产党政权及其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和中国社会进行疯狂的政治和经济索取.所以,当他们在代表团讨论会上含着眼泪怀念邓小平的同时,却又在江泽民为首的十四届中央政治局提出的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候选人建议名单上纷纷给邓朴方的名字打上红叉,这一点是江泽民事先所完全没有想到的

邓朴方被从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差额出来之后,进入中央候补委员预选的安排进一步激进党代表们的强烈反感,导致邓朴方的得票数比在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还要少几张.与此同时,党代表们对邓朴方的反感情绪也自然漫延到了其他进入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预选名单中的中共元老子女,于是,习近平和刘延东还有王歧山都跟着邓朴方丢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内讧十九大 江澤民出来拉二胡
https://www.pinterest.com/pin/9443492341895689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