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6

准备放弃朝鲜?中国舆论全面转向

转发此新闻:
中国体制内学者最近出现舆论转向的势头,开始公开反思中朝关系。中国历史学家沈志华论述朝鲜半岛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学者金强一认为朝鲜半岛不统不乱暗藏危机;曾经参与朝核谈判的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首次公开谈到朝鲜短期崩溃的可能性。就连官媒《环球时报》也向北京呼吁:一旦朝鲜再次进行核试,就切断对朝鲜的石油供应。尽管中国民间早就充满质疑“中朝友谊”的声音,但是体制内学者和官员公开批评朝鲜和讨论朝鲜崩溃的可能性,却是最近的现象。中国政府为这样的言论放行,释放了什么样的信号?中国是否准备放弃朝鲜这个盟友?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网路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先生;时事评论家,网上政论节目主讲人文昭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认为,中国体制内学者纷纷发表反思中朝关系的文章,听上去都很有道理,然而,来得太迟,比体制外学者的反思晚了二十年、三十年都不止。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从前当局不会容忍这类反思言论;而现在,随着当局对朝政策的转向,需要这类反思言论。仅仅在四年前,体制内学者邓聿文因为撰文呼吁当局转变对朝政策,而遭到撤职处分。如今,风向明显变了。还是那句老话:“一切为政治服务”。
陈破空说,面对朝核威胁,美中两国首次携手合作,按理说很不容易。但美中双方也各有算盘。川普政府做了两手准备,军事威胁与和平谈判,但更多地寄望于中国对朝鲜施压。习近平政府,一方面在国内宣传自己在做和平努力,避免刺激金正恩,也避免刺激中国的毛左派,但另一方面,习近平政府巴不得美国赶紧对金正恩动手,希望借美国之手,铲除北京的心头大患。当川普突然对金正恩摇橄榄枝的时候,习近平心头肯定很不是滋味。
文昭表示,中国对朝鲜的舆论转向当然代表中共高层的立场,主要是习近平的主张。现在舆论转向是为了改变未来对朝鲜的政策起到舆论切换的缓冲作用。习近平访美与川普谈到,中美有一千条理由搞好关系,没有一条理由搞坏关系,这一条理由目前看来就是朝鲜问题。中国国内现在仍有一些势力认为,与朝鲜搞好关系利于中国,其中唱主角的就是毛左。他们认为中朝友谊是鲜血关系,尤其抗美援朝是毛的政治遗产;另外中共高层也有数枚朝粉,比方张高丽为金日成大学毕业生,尽管自己后来把这段学历隐去了;金正日生前访华时专门到天津拜访张高丽,目的是为儿子金正日今后找一根支柱,后来天津与朝鲜也往来密切。张德江毕业与金日成综合大学,而且精通朝鲜语;刘云山访问朝鲜更是众所周知,牡丹江乐团就是他招来的,等等。总之,对于体制内外的挺朝声音,习近平当局有必要为改变政策用舆论缓冲作为铺垫。
文昭说,对付朝鲜核威胁方面,中国处境尴尬。习近平不喜欢朝鲜,这在他一上台我们就看到了。但是,如果朝鲜对中国敌意不够强,其核武对中国的威胁不够大,习近平便没有足够的理由来对付朝鲜。因为那样一来,他会因为朝鲜问题得罪内部一大批人;但是,如果等到朝鲜威胁足够大的时候恐怕又为时已晚。目前的选项方面,中国已经进行了煤炭禁运,但是没有全盘封杀来往,并没有禁止矿物进口。粮食方面因为关乎人道和人权也不是遏制手段。但是, 对于中国的“宽大”金正恩并不领情,两边的紧张仍然升温;环球时报说,对美国打击朝鲜核设施中国可以进行外交抵制,但是不会干预,这也激怒了金正恩。
有网友提出,中共从来不可能放弃支持朝鲜的意识形态,它目前的舆论转向来自西方压力,不过是在打太极。文昭指出,对朝鲜来说,最坏的情况就是拖,因为金正恩已经拖不下去了。金正恩上台后进行了三次核试,原因是朝鲜经济恶化严重。现在朝鲜甚至出租其对外使馆做旅馆,还使用黑客手段抢银行,而一个主权国家使用这样的手段基本闻所未闻,说明资金困难到极点,已经难以维持。
陈奎德认为,中共体制内学者发声:弃朝友韩,表明北京当局判断,沿袭老方法,已经弊大于利。特别是在川普称将以不打(或延缓)贸易战为筹码交换北京在朝核问题上“帮忙”,权衡利弊,习近平目前还无力拒绝。北韩采取率先指名批判中国的高调,表明北京这次对它的压力已经相当大,使之不能忍受了。
陈奎德说,川普对金政权大棒与橄榄枝并用,橄榄枝其实主要是给北京看的。美朝单独会谈,是北京的噩梦。北京恐惧北韩效法当年毛周邀尼克松之手法。但目前“朝美中“与当年“中美苏“的情势仍有不同。其一,现在是四边关系(加了俄国),当年是三边关系;其二,现在的朝鲜份量难比当年的中国。
程晓农表示,朝鲜认定了它的既定战略方针:“核爆—谈判—获取无偿援助—再核爆”;金正恩只选这条路,因为任何其它选项,如放弃核武或改革,都可能导致他的灭亡。直到去年底中国的对朝政策保守地延续了毛泽东时代留下来的中朝关系架构;今年以来高层开始重新考虑对朝政策,对朝政策从“以不变应万变”改成了“搁置历史话语,转向现实考量”。中国高层处于朝鲜核武危机下的两难困境,既不希望出现军事冲突,又无法控制朝鲜玩弄核威胁。正是这种困境让中国政府开始改变对朝政策,而中国的部分学者和前外交官讲出了一些真话,其中有几点值得关注:第一,中国养虎遗患,现在朝鲜这个老虎越来越张牙舞爪,甚至冲着中国眦牙,朝鲜正在变成中国的敌人;二,中国主张的所谓“六方和谈”,朝鲜不买账,中国正在失去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手段;三,中国还没下决心彻底解决朝鲜问题,也并未完成政策转向,自然也谈不上如何解决朝鲜问题的思路。
程晓农说,对中国来说,今后在朝鲜问题上有四大难题:一,中朝友好从此终结,中国正被朝鲜逼着考虑如何一劳永逸地解决朝鲜这个麻烦,朝鲜成了中国唯一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敌人,对国内不好交代。第二,朝鲜问题之所以难处理,是因为远比“斩首行动”要复杂艰难得多,中国必将面对未来朝鲜的经济崩溃、社会混乱、内战、人道救济、重建政府体系、重建社会价值观等等一系列几十年都未必解决好的任务,就象“干手沾上湿面粉,想甩都甩不干净”。第三,中国国内的经济泡沫问题和金融风险就已经够麻烦的了,所以现在采取继续拖延待决的立场,但是,中国政府其实也不清楚,究竟是趁早解决代价小,还是推迟解决代价小;第四,韩国对如何解决朝鲜问题的态度始终很暧昧,中国和韩国之间又缺乏信任,难以合作,而没有双方合作,朝鲜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