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7

「一带一路」:奴役之路还是自由之路?

转发此新闻:
「那些无耻之徒和放荡不羁之人,才在一个趋向极权主义的社会里有更多获得成功的希望。」──哈耶克

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有8300美元左右,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不应该花钱买面子,人民也要不起这种虚荣的面子。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结束,习近平终于实现超越前辈的「中国梦」:无论是毛泽东如上帝般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百万陷入迷狂状态的红卫兵,还是北大学生自发打出「小平您好」标语的1984年邓小平大阅兵;无论是江泽民自得其乐享受香港回归大典,还是胡锦涛主持美轮美奂的奥运开幕式,都不足跟习近平召开的万国来朝峰会相提并论。动辄以万亿计算的拨款,除了「大傻币」,当今世界,谁有这样的魄力?

然而,无论多少个嗷嗷待哺的国家拜倒在习近平脚下,这仍然是一条幽暗的「通往奴役之路」。一带一路除了满足习近平的雄心和面子之外,中国企图达致的目标至少有三个:

首先,太子党集团希望通过空前庞大的海外经济开发计画,实现其不义之财的平安转移,说白了就是「合法洗钱」。这些年来,「先富起来」的特权阶层积累了太多财富,而他们对中国未来前景并不看好,为了让子孙后代享用财富,需要寻找安全渠道将其转移出去。一带一路如成功实施,这些天文数字般的财富,都可神不知鬼不觉地由黑变白。

其次,经济层面,中国产能过剩已严重威胁经济安全。由于地方GDP主义驱动,中国不可避免地进入产能过剩的经济周期,钢铁、煤炭、水泥、平板玻璃、电解铝、船舶、石化、风电、光伏等九大行业尤其严重。有分析称,产能过剩已成为中国经济的「核威胁」。中国希望以投资中亚来转移过剩产能,但中亚这些国家投资者眼中都是零收益甚至负收益的「垃圾股」,难道中国出手就能点石成金?

第三,地缘政治层面,中国希望借此打入中亚、近东乃至东欧,破解美国及亚洲盟国封锁,暂时无法突破太平洋岛链的窘境。如果一带一路大获全胜,中国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横跨欧亚的蒙古帝国。然而,由于历史、宗教和文化等原因,中亚、近东和东欧诸国未必愿意成为中国藩属国。而中国势力扩张,势必与该区域「老大哥」俄罗斯发生尖锐冲突,使中国「联俄抗美」的计画遭到「自我颠覆」。

从本质上而言,一带一路如果用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哈耶克的话说,就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毛时代之后,中国虽改革开放,加入世贸,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但一党独裁政治制度并未松动,经济主体或决定性力量仍以巨无霸般的「央企」为代表的计划经济。而哈耶克上世纪中叶就一针见血指出,追求计划经济,其无意识后果必然是极权主义。

「一切的经济或社会问题将都要变成政治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的解决,只取决于谁行使强制之权,谁的意见在一切场合里都占优势。」哈耶克认为,由于计划经济的组织是严格的金字塔,命令自上而下的传达,权力自然是自下而上的放大,最终权力必将高度集中于一点。不论这一点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于是极少数人就堂而皇之成为国家首脑与「人民」的表率。

中共将泯灭自由、奴役人民的「中国模式」向世界推广,其他国家会照单全收吗?民主世界会坐以待毙吗?为抵制「一带一路」,印度与日本决定联手推出「自由走廊」(Freedom Corridor),在非洲、中亚及东南亚投资多项基础建设案。

以人口来说,印度是全球最大民主国家,近年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中国。虽然印度仍存在宗教、种族冲突、社会贫富悬殊等严重问题,但基本上国家结构不会发生崩解。所谓「龙象之争」,印度在民主自由等「制度文明」明显领先中国。

而以经济规模、科技水平和人民普遍的富庶程度,日本是亚洲经济发达、社会稳定的「模范生」。明治维新以来「脱亚入欧」的努力,以及二战后美国占领军推行的民主改革,让日本成为西方世界甚至比大部分欧洲国家都发展得更好的强国。

印度和日本相加,无论经济规模或制度文明,都远胜中国。美国如加入其中,再有亚洲其他民主国家如韩国、台湾参与,生机勃勃的「自由之路」必定能胜过中国领头、其团队成员却各自心怀鬼胎的「奴役之路」。

来源:世界日报 / 余杰 旅美独立时评作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