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7

郭文贵有无性命之忧?

转发此新闻:
郭文贵大量爆料中共权势集团贪渎腐朽,造成掌权的习王进退失据而引发各种热议,其中郭文贵有无性命之忧也是颇受关注的。首先郭文贵自己就对性命有深切忧虑,他谈及爆料的目的是“保命保钱报仇”,可见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性命处于危险中。而且郭文贵每月花费百万美元雇请保膘,如此不惜工本无疑是深切忧虑性命危险。

郭文贵在美国之音的直播突然被中断

不过郭文贵目前身处美国纽约曼哈顿,要想谋杀夺取其性命也绝非轻而易举之事。首先郭文贵处于美国很强的社会安全体系下,这从最恨美国的恐怖组织却极难在美国得手,大量跑到防范薄弱的欧洲民主国家犯案,便可知道这些乐于充当人肉炸弹的极端分子,面对美国社会安全系统的的无奈甚至恐惧。其次美国侦破抓捕和追究作案罪犯的能力,也绝非金三胖在世界面前谋杀其兄金正男,却能让马来西亚当局不了了之轻易逃脱那个等级的,这是任何想在美国犯案又期望逃脱者不得不有所顾忌的。再有郭文贵每月花费百万美元之上雇请保镖,想突破这些十分专业和高科技操作的保护网,恐怕不是派出少数杀手特务就能够达成的。

最近郭文贵有性命之忧话题是郭文贵自己挑起的,他在五月十九日的每日视频中突然宣布,他如果遭到暗杀将由他介绍的律师和女助手继续爆料。据网络上诸多分析文章指出郭文贵发布性命危险原由,最明显原因是郭文贵住所附近布满了监视者和可疑之人。然而即使所说情况真是郭文贵目前的处境,这也绝不是一天之间突然出现而是时日不短的现象。为何一日之前郭文贵还在每日视频中表示,对中共放行他的妻子女儿来美极为激动,并冲动的表示要将他的盘古资产送给国家,一日之后却对早已存在的现象说为死亡威胁?那么这二十四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让郭文贵对中共笑脸变怒怼。

在这一日之中郭文贵身上发生的最受瞩目之事,就是中共放行了郭文贵的妻子和女儿。郭文贵说这是他的“老领导”担保促成的,他还说保证二十天之后遵守承诺让妻女返回大陆。但是郭文贵很快又说妻子被中共警察整成了半残,女儿也患上了精神忧郁症,随后则表示他有办法让妻女合法留在美国。这说明郭文贵在妻女来到美国之后,主要是在琢磨如何改变承诺将妻女言之有理的留在美国,一家四口能够团聚和享受他转移海外的巨额资产,而不是违背他三保首要的“保命”目标迫使妻女返回大陆。如何才能够让人觉得他不将妻女送回大陆,是理所当然和并非出尔反尔不守承诺的,突然和高调炒做自己的性命话题是不错的选项。如果接受郭文贵性命确实面临极度危险,那么他的妻女重回惯于株连亲友的中共控制下也同样是极其危险的。因此不将刚刚逃脱危险的妻女再推入危险境地,岂不是最正当合理的选择吗,而硬要遵守承诺不顾安危逼迫妻女再返大陆,才是荒唐和不可理喻的。郭文贵在没有什么重大突发危险情况下,出人意料的突然高调炒做他的性命话题,这恐怕才是促使郭文贵二十四小时嘴脸大变的原因。

虽然郭文贵变脸的原因并非他的安全发生骤变,但是不代表郭文贵并没有性命之忧。最能说明郭文贵确有性命之忧的信号,可能就是网络上大谈阿联酋追杀郭文贵的爆料。此网络文章说郭文贵从阿联酋某酋长国卷逃三十亿美元,包括阿联酋在内有三路人马发布了对郭文贵的绝杀令。而且此文有鼻子有眼的介绍这三十亿美元的巨款,是阿联酋某酋长国提供给郭文贵的运作资本,专门用于协调推进贪腐集团巨额赃款的国际洗钱。郭文贵能够取信阿联酋是因为他拥有中共国家安全部的身份,郭文贵向该酋长国承诺在短时间让三十亿美元翻倍,而多过六十亿美元的洗钱收益则归郭文贵个人所有。但是中共习王开始的反腐使洗钱生意难以运作,无法兑现该酋长国的承诺迫使郭文贵卷款逃美。

这网络文章进一步说郭文贵逃美后,阿联酋已经派出美籍阿裔的精英刺客,同时通过影响力要求伊斯兰极端组织,对身在美国的郭文贵实施暗杀,如暗杀成功将嫁祸中共或极端组织。该文并且说以色列的情报局摩萨德,是筹备暗杀郭文贵的第二方面,因为摩萨德认定郭文贵从阿布扎比获得三十亿美元,是培养华语地区反犹势力的启动资金,并在暗杀郭文贵之后可以轻易嫁祸中共。第三方面要暗杀郭文贵的是他数以百计的债主,郭文贵经常动用中共黑恶势力摆平经济纠纷,但是依然欠下了极其庞大的债务,该文说已经有国际大型企业联系了美国黑社会组织,将法律无法解决的债务以郭文贵的性命偿还。

这类无疑有特殊背景和目的的爆料文章,虽然王岐山门下胡舒立掌控的财新传媒,也有大量爆料文章涉及其中诸多问题,甚至中共外长王毅与阿联酋会谈中也涉及了某些内容,但是这些一面倒的爆料是无法取信于人的。因为除了一些耸人听闻的事实可以确证,如郭文贵从阿布扎比获得三十亿美元,但是其他细节藏有太多的躲躲闪闪和凭空论断。如阿联酋已派出精英刺客、联系伊斯兰极端组织暗杀、以色列情报局筹备暗杀,这些机密到只有下令者和刺客可知的内容,怎么会集中到爆料者手中并将其公开。而且最令人怀疑爆料动机的是,将这些将要执行的暗杀的后事处理,全说成是已经预谋嫁祸中共的阴谋。其实最有谋杀郭文贵作案动机和冲动的就是中共,而钜细靡遗列举谋杀各方的该文,却偏偏将最值得怀疑的中共遗漏,这令人不得不怀疑中共已决定暗杀郭文贵,因而事先散布烟雾弹为暗杀成功做后事处理。

共党一出娘胎就是极度嗜血的残暴团伙,而暗杀手段是共党处理政治问题的方式之一。与斯大林争斗的托洛斯基逃到半个地球之外,仍然没有逃脱苏共对其恨之入骨的追杀。金正恩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谋杀其兄金正男,这是人们惊悸犹存的当下的共党血腥罪行。作为共党政权中邪恶佼佼者的中共,贯穿其党史的暗杀史更是磬竹难书。叛出中共的顾顺章一家老小将近二十人,包括作客顾家的周恩来的救命恩人斯励,被中共特科围堵家中在周恩来指令活活勒死。叛逃美国的俞强声和揭露毛泽东的李志绥,他们的神秘死亡全笼罩着中共谋杀的阴影。与之相比谋杀郭文贵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可以说远远超出了俞强声李志绥等人,因为谋杀这些人主要是仇恨和恐吓的需要,而谋杀郭文贵比上述两点紧迫重要得多的是,郭文贵正在进行的活动正在危及中共的基础,并且严重影响中共当下的政治生态和将要召开的十九的的权力分配。所以在郭文贵迫使习王放人还钱给妻女出国的表象下,越是形势有利越要提防中共用谋杀败中求胜。看来郭文贵对这种暗杀有相当高的敏感和警惕,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妻女一旦逃脱大陆控制,郭文贵便立即转入性命堪忧的造势之中的原因。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