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2

美国之音直播专访被迫中断 中共与郭文贵打媒体战

转发此新闻:
谁也没有想到逃亡海外的商人郭文贵会在全球掀起惊涛骇浪。在中共高层眼中,商人永远只是被其任意宰割的家奴而已。在激烈的派系斗争中,站错队的商人往往成为“附带伤害”的必要部分,例如薄熙来的金主徐明在狱中被当众掐死(此细节乃至郭文贵的爆料,郭还声称若他自己未能逃离中国,必定成为徐明第二);而随着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令计划的垮台,庞大的政商团体“山西会”的一众商人先后招致灭顶之灾。即便如此,飞蛾扑火的商人永远络绎不绝,他们心存侥幸,总以为“倒霉的那个人不会是我”。

郭文贵

覆巢之下居然虎口余生的郭文贵,打破了中国自古以来“商人在权贵面前是弱者”之潜规则,以对国际媒体爆料的方式向中纪委和政法委这两大“腐败集团”宣战。绝顶聪明的郭文贵,虽然表明自己在二十八年前已不是中国公民,未曾用过中国护照,却首先声明自己不反中国、不反中国人民、也不反共产党,只是反对“腐败集团”。郭文贵强调,他本人尊敬习近平,用心良苦是要帮助习近平“清君侧”,希望习近平“依法治国”的政策梦想成真。郭文贵断然拒绝某些一厢情愿的海外民运人士发出的参与“民主运动”的邀请,因为他知道那些人看中的是他转移到海外的巨额财富(尽管这些财富本身是“黑金”)。

我对郭文贵这个人从未有过好感,他是中国邪恶体制催生的怪胎,他与习近平一样,都是半文盲和半农民。如果为郭文贵写一部传记,一定比高阳的《胡雪岩》以及晚清的《官场现形记》和《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等更加精彩。但我确信,郭文贵所爆出的中国政坛和商界的黑幕,让习近平主导、王岐山实施的“反腐运动”遭遇到了五年来最大的危机,也对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带来了猛烈的冲击。

郭文贵的“核弹级”的爆料,直指习近平秘密授权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调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和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而傅政华鉴于郭文贵在海内外拥有超级政商关系,便将这一“重大使命”之一部分,“发包”给郭文贵。郭文贵揭露说,包括王岐山妻子姚明珊及妻妹姚明端、外侄姚庆(已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镇压八九学运的凶手之一姚依林的嫡孙)持有海南航空股份,而海航在短短数年间资本迅猛增长至数万亿之巨。此一爆料,将中国第一号人物和第二号人物之间尔虞我诈的真相曝光在世人面前──原来,习近平与王岐山,如同天启皇帝与魏忠贤、毛泽东与林彪那样,并非亲密无间,而是你死我活。郭文贵的策略是,打击功高震主的王岐山集团,向习近平交纳投名状。殊不知,打王不可能不伤及习,就如同林彪外逃导致红太阳黯然失色。由此,郭文贵直接站到习近平的对立面。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郭文贵与习近平之间有声有色地展开。

其实,郭文贵与中共的媒体战早已开打。先是郭文贵通过推特、脸书等国际社交媒体发声,抛出一批中国官员的腐败材料,大约他看到川普“推特竞选”和“推特治国”大有斩获,遂起而效仿之。

中国方面也不示弱。最早揭露郭文贵“黑幕”的,是标榜代表“党内开明派”的“财新”系媒体。郭文贵声称“财新”系掌门人胡舒立与他在商场的敌人李友有染,甚至两人有私生子。他还公布了一份有胡舒立签名的呈送习近平的信件,胡舒立在信中表明愿意为习近平的“中国梦”大业效犬马之劳、参与中共大外宣计划。之后,胡舒立与郭文贵更是隔海对骂,几乎要对簿公堂。而在海外被视为带有些许异议色彩、却明显挺习的新闻网站博讯,亦加入战团,对郭文贵口诛笔伐。博讯创办人甚至指称郭文贵雇佣可疑人士对其跟踪监视。

郭文贵不愿意像令计划的弟弟、流亡美国的令完成那样销声匿迹、蛰伏不出,他相信“越高调、越安全”的道理。他公开接受明镜传媒专访,曝出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的若干贪腐内幕。不过,贺是退休多年的过气死老虎,此消息并在海内外未引起多大轰动。郭文贵遂加大火力:当美国之音宣布要对郭文贵作一次长达三小时的长篇专访、郭文贵将揭露现任常委之腐败黑幕时,中南海终于忍耐不住,先是由大连公安局对郭文贵发出通缉令,然后由中共公安部副部长担任主席的国际刑警组织对郭发出“红色通报”。先将郭定位为犯罪分子,那么郭的言论就不可信了。紧接着,中共的宣传机构全力发动,对郭实行全方位的“抹黑”。

第一步是由“财金”系媒体继续发布关于郭文贵各类丑闻。第二步是抛出郭文贵的后台之一、早已被捕的前公安部副部长马建的一段长达二十分钟的认罪视频,这段视频不是按习近平时代的惯例那样,先在央视播放,而是选择在海外网站播出,再“出口传内销”。马建在这段视频中承认从郭文贵处受贿六千万人民币。第三波则是由体制内相对开明的《新京报》发表长篇报道《红通疑犯郭文贵暗战史:玩弄领导于股掌之间》。该报道指出:“郭文贵所牵头的‘盘古会’一度聚拢了多名高官巨贾,包括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原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交织了一副令人难以想象的利益之网。”这篇报道更是第一次将郭文贵描述成一个无恶不作的“淫贼”:“据接近办案人员的消息,郭文贵曾多次强奸身边女下属,多数下属选择了屈从,少数不从的,要么被调到边缘岗位,要么只能离开公司。据知情人透露,郭文贵对强奸身边女员工并不感到羞耻,还多次向外人吹嘘他的强奸逻辑‘只有霸占了女人的身体,才能霸占女人的心,才能放心把工作交给她’。”

然而,这样的“抹黑”对郭文贵而言其实作用不大:因为世人都知道郭原本就是“黑人”和“坏人”,是中共“裙带资本主义”(赵紫阳语)模式的受益者。如果厚黑不够,在尔虞我诈的鳄鱼潭中,郭文贵如何能实现一夜暴富、呼风唤雨?尽管很多人为郭文贵在美国的诸多“扒粪”言论大声喝彩,但很少有人将他当作是像方励之和刘晓波那样挺身对抗中共暴政、“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真的勇士”。不过,正如郭文贵自己所说,即便是一个万恶不赦的杀人犯,也有反腐败的权利,也可能掌握中共高层腐败的证据,而不能因人废言。

这场媒体战的最高潮,是美国之音原定对郭文贵所作的长达三个小时电视直播采访,刚刚进行到一个小时即被迫中断。美国之音试图将剩余部分录播,郭文贵愤怒地扬长而去。这在美国之音长达七十五年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重大事故,是对美国之音宪章的粗暴践踏,并对美国之音的国际声誉造成致命伤害。香港评论人李平在题为《川普做不到的,中共又做到》的评论文章中说:“与新闻界不断对掐的美国总统川普,也无法让美国媒体闭嘴,中共竟然做到了。如果说,郭文贵踢爆的中共权斗内幕达到「核爆级」,那么,美国政府资助的独立新闻媒体竟因中共施压而中断全球直播,对新闻界来说无异于核灾难。”还有网友评论说,从此之后,美国之音应当改名为“中国之音”(VOA变成VOC)。

而据三位前去采访郭文贵的美国之音记者指出,中共方面先是通过外交部约见美国之音驻京记者、中国驻华府使馆官员致电美国之音等手段施加压力,但都未见效。最危险的反倒是此前潜伏在美国之音的中国特务或早已被中共收买的有关人士实施的破坏活动。三人从华府去纽约采访,更换了车辆和道路,小心谨慎到宛如在中共统治下躲避安全人员。由此可见,中共对美国之音的渗透到了何其严重的地步。

被中断访问的郭文贵似乎愈挫愈勇,在推特宣称这是“揭开中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腐反腐、以贪反贪真相的开始”。他进而爆出破坏此次直播的“黑手”,是美国之音亚太部执行主编张晶。郭文贵指控张晶一手制造了中断直播事件,“如果罪名成立,张的下半辈子可能会和华盛顿监狱里的强奸杀人犯一起度过”。据BBC中文网档案资料显示:张晶于一九九二年加入美国之音,历任不同职位,包括:记者、编辑、电视和电台主播和制作人,目前负责十个语言组的编辑质量监督和运作。张晶毕业于北京大学国政系并在国政系工作过。众所周知,北大、人大和复旦的国政系毕业生,很多都服务于中国国安系统。目前,前去采访郭文贵的三位记者“被休假”,张晶照常上班,但美国之音大部分同仁对其侧目而视。美国之音的上级主管美国广播委员会发表声明,空前严厉地批评美国之音高层管理混乱、沟通不畅、处理失当。而白宫和国会已下令对此事件展开调查。

中共以举国之力,滴水不漏地掌控中国所有的公开媒体,甚至伸手对《纽约时报》、美国之音等西方主流媒体施加巨大影响。但是,在这个社交媒体称王、传统媒体式微的时代,中共已不可能一手遮天。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和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运动”都是年轻世代通过社交媒体完成民间力量的整合和集结,在二零一六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被绝大多数传统媒体唾弃的川普依靠在社交媒体上的超过人气最终胜出,都表明时代背景已经发生了剧变。在此情形之下,习近平不太可能打赢这场与郭文贵的媒体战。虽然郭文贵并不代表推动中国民主自由的进步力量,但他的反戈一击,必将成为终结“中国共产党万岁”神话的合力之一。

来源:新头壳  / 余杰 政治评论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