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6

郭文贵成功爆料的「天时地利人和」

转发此新闻:
从最早月日第一次直播,到月日被中断的美国之音采访,以及月日自媒体访谈,三个多月时间,持续发酵的郭文贵事件俨然成为了全球媒体与观众关注中国体制性腐败与高层权斗最佳视窗。一切都刚刚开始。


如果分析郭先生爆料所引发的公众心理变化,不得不感慨,最成就郭先生的莫过于中国政府的一系列严重败笔。无论正反,对中国而言,处理郭永远是个棘手难题,缘由恰恰就在于不管所言真假,郭都能在自由世界公开摆在台面上阳光化发言,仅这一点,相比较于只能黑箱操作的中国体制而言,郭在天时地利造势方面就远胜一筹。

即便按照郭由始至终所说都与北京方面「老领导」有接触,但无法公开辩驳以及利用中国式党法和另类手段达到攻击效果,更能在「人和」方面为郭增分不已。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郭充分利用了中国式体制专制无法辩解的特性,一步步把舆论推向了高潮。要知道,郭最早第一季爆料时,关注者寥寥可数,也并未在国际媒体上引发轩然大波,大多数观众还是站在「狗咬狗」立场把它当笑话消遣。但随着纽约时报、美国之音等国际性媒体在时隔一段时间后也开始为郭爆料讯息寻找新闻落脚点,这其中包括进一步核实,查询相关资料,并对以前调查内容进行校对,从纽约时报报导那篇「贺国强」家族的新闻就可见一斑。 仅从这一点来看,郭先生的直播爆料至少一部分已经在国际主流媒体那里得到了证实,并以此形成良性互动,信誉度自然得到提升。

另一方面从中国国内来看,随着持续污名的「三板斧」接连而发,在体制喉舌操控与赤膊上阵直播二选一选项中,有所常识观察的人也自然倾向于郭。郭有句话说的很好:「不管自己是不是好人坏人,与爆料内容真实性并无联系;不管自己是不是好人坏人,但言论自由以及基本权益必须要得到保障。」

我们细看,同一时间国内污名化的进程主要集中在三方面:第一、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要知道,郭本人目前还并未涉及到审判定罪,就能以犯罪分子的身份予以处理,这也更直白无误说明不存在真正法治;第二、媒体报导称「强奸」员工、「邪性」富豪。中国媒体无一不受党的领导、党的控制,这一说辞,即便郭的确是坏分子,但利用信誉度本就极其低劣的党媒来报导,独立性首先就是疑问,更无法不让人联想到以前CCTV的「电视认罪」;第三、网路流传出的马建以及员工控诉。这显然跟媒体污名化一样,是其中一环,文字效应+视频真切,无疑是让人发自内心相信郭是坏人,以达到一个坏人说出任何话都是没有信用的效果。

如果在正常民主法治国家,公权力根本不用处心积虑用各种手段来验证郭是好是坏,社会早已能证明真伪,但恰恰是在一个不能言说毫无自由的国度,郭以直播爆料形式在海外占据优势,反衬下的是,国内越是无所不用其极越是说明郭的真实性,这种此起彼伏也正是影响越来越多人信任郭个人而大于彼岸的整个体制。

正如原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所言:一方面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通令」捂住郭先生的嘴巴,一方面阻挠和破坏有关资讯的传播─这就足以证明中共对这一事件的严重关切。

我不相信党国居然会对无足轻重的几条谣言如临大敌。中共所作出的又迅捷又强烈的反应,已经不言而喻证实了郭文贵爆料的内在价值。 与此同时,伴随着郭先生在美国之音采访中断,更多消息证明,美国之音此前曾受到中国方面直接压力,以及高层在叫停过程中,或存在「内鬼」等,也更让郭的爆料在内外部双重正反打压与污名下,信誉持续攀升。这还不包括郭的脸谱(书)、推特曾先后一段时间发生问题而被禁。

很显然,由内而外,不管是直接施压,还是间接手段,又或是各种污名化措施与技术攻击,都直接让郭成为最大受益者,享尽「天时地利人和」。从这个意义上说,至少目前,郭的爆料手段与意义都是成功的。

来源:上报 / 陈岳生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郭的家人陆续被放,证实了两个问题,一是它们害怕了。二是所谓反腐是选择性的帮派内斗。这个水笔刘刚真是傻逼中的战斗机。

苏冀苏冀 说...

监督制度要充分地调动社会各界的作用,也就是要调动社会监督的力量,发挥舆论监督、人民群众监督的作用。所以说我们既要强调搭建一套约束规范公权力的制度之笼,另外一方面还要有激发社会各界监督权力正确运行的制度。尤其是要通过比如说政务公开、信息公开、大数据共享等等这些方式,确保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在制度的笼子里运行。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欢迎来到廉洁文化公开课!
http://ghg3.userboard.or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