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6

六四,邓小平下令开枪的动机 ━从“铭记八酒六四”说起

转发此新闻:
今年四月,成都“四君子”被中共当局起诉,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事由,仅仅因为,这四名巴蜀子弟,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 ,因去年制作“铭记八酒六四”的酒瓶,其中的“酒”字,与“九”同音,意为“铭记八九六四”。成都女诗人马青在网上转发了酒瓶图案,竟也遭拘留一个月。

四川成都警方在六四27周年临近之际,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当地地一名制作「铭记八酒六四」酒的男子符海陆

这一酒瓶事件,从传统上说,属于隐喻文化;社会学意义,属于行为艺术;从文明层次,属于言论自由。其中,没有任何一条,可以构成关押和起诉的理由。即便中共自己的“法律”条文,都无从依据。更不用说,还扣上那么大一条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一个酒瓶,就能颠覆一个大国政权?只能解读为,当权者神经太过敏、这个政权太脆弱,中南海的心理虚弱,与它自我打造的威风八面和固若金汤的表面形象,全然不符。任何明眼人,都可以“透过表面看实质”。

一切都得从六四屠城说起,因为有了这一桩弥天大罪,共产党就需要制造无数弥天大谎,去百般遮掩。于是,对任何真相揭露者,都急忙封嘴;对任何历史触及者,都横加迫害。非法监禁“铭记八酒六四”的四君子,只是28年里从无间断的迫害之一。为此,这个红色政权,不断犯下新的罪行,反人权罪,反民族罪,反人类罪。其实质,就是用新的罪行,去掩盖旧的罪行。以至于,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1989年,邓小平调动数十万解放军,合围北京城,最后悍然下达屠杀令,血腥镇压了中外历史上规模最大、最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邓小平下令屠城的动机何在?

今年二月,国内一家名为“中国报导”的网站,刊登长篇报导,题为《邓朴方是如何成为“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以罕见翔实的资料和大量确凿的证据,揭露了以邓小平长子邓朴方为首的邓家族腐败的惊人内幕。

邓朴方

1983年,在邓小平授意下,当局从国库拨出2600万人民币,交由邓朴方,作为其“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和“中国肢体伤残康复中心”的活动经费。以此为出发点,经由海内外大举募捐和大规模倒卖违禁商品,坐在轮椅上的邓朴方,很快拥有177间官倒机构,雇用13000多军政人员为其敛财活动效力,财源滚滚而来。

除邓朴方之外,邓小平的其他子女和女婿,个个敛财有术,聚财有方,纷纷成为商界龙头老大。次子邓质方,四方集团总裁;长女邓林,东方美术交流会会长;次女邓楠,东创集团老板;么女邓榕,深圳华业地产集团主席;女婿吴建常,香港金辉集团主席、东方有色金属集团主席、银建国际集团主席;女婿张宏,科学院科技开发局局长;女婿贺平,中国保利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新海康集团副主席、新鸿基工业副主席;邓小平妹妹邓先群,总政治部工程部长...

后来,更有“后浪超前浪”的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安邦集团董事长,中国数一数二的亿万富豪,动辄甩出数十亿美元大手笔的海外收购大户。“让少数人先富起来。”在邓小平的号召下,邓家族的子子孙孙、五亲六戚、七姑八婆,带头成了“先富起来”、而且富得流油的少数人中之少数人。

回头来看邓小平六四屠城的动机,就再清楚不过了。权力,既得利益,腐败,就是邓小平下令开枪的最原始动机。所谓“制止动乱”、“稳定压倒一切”、“集中精力搞建设”,都是屠杀的借口和幌子。

六四之后,中国官场腐败大规模发展,如洪水泛滥、洪水决堤。上至最高领导人、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至省市大员,下至县官、村官,无不巧用权力,捞得盆满钵满。更把巨额赃款转移海外,酿造出“国际记者联盟调查报告”、《巴拿马文件》等惊天丑闻,轰动国际。

腐败,大规模的腐败,无可救药的腐败,不仅印证了邓小平六四屠城的动机,而且成为六四屠城的直接后果。

最近,有网友传来别致的“中国简史”,用最简单的语言叙述中国历史,比如:秦始皇说:我修;孟姜女说:我哭;陈胜说:有种;项羽说:我举;刘邦说:我斩;于是,秦亡了...那么,说到六四,就应该是:邓小平说:独裁;学生说:民主。邓小平说:腐败;学生说:监督;于是,开枪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