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4

胡锦涛全退是无能

转发此新闻:
何频:高先生,对胡锦涛执政,你如何给一个总体评价?

高伐林:我基本上没有想这个问题

2012618日,G20峰会在墨西哥举行时领导人合影,主办方用国旗标示各国领导人位置。合影完毕,胡锦涛弯腰捡起被踩去踩来的国旗贴纸

何频:因为他还没有去世?

高伐林:我关注的热点主要还是近代史、现代史和党史,所以对刚刚结束的胡锦涛时代、胡锦涛执政得失如何评价,想得不太多,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执政举措往往有滞后效应,成也好败也好,都需要经过一定时间的沈淀才能显现出来。仓促评价,往往很难准确公允。

不过谈到这个话题,我对胡锦涛执政是感到比较可惜的,没有达到人民的期望,可能也没有达到他自己的期望。原因嘛,有你刚才所说的,他受到了前任的很大牵制,后面有太上皇垂帘听政,他的政治局、书记处中,很多是江系人马,让他施展不开。另外,也有他本人的原因。前面我说过,他是行政干才,他管一个部,应该能管得很好、很出色,但是要他管这么大一个国家,尤其是需要非常广阔的视野和远见,这让他实在有点力不胜任。所以他执政十年,干成的事情不太多。

他提出“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尤其是“科学发展观”,应该说有其价值,但是有多少能够化作具体的政策,落实在施政治国的实践中?我们在海外远远看起来,是做得远远不够的。


何频:我觉得他提出的不少口号是莫名其妙的,什么“八荣八耻”

高伐林:哈哈,是啊,谁也记不住,不知是哪个秀才给他想出来的。

何频:老百姓记不住啊,所以还是想推出简单的,但是简单的,“三个代表”有人提过了,“四项基本原则”也有人提过了,所以就只能来个“科学发展观”。这个科学发展观,既不算思想,也不算理论──当然“三个代表”“四项原则”也都不是思想和理论,“科学发展观”这五个字,就是个观点,中共的理论体系沦落到这种水平!连吹牛、连欺骗,都缺乏基本想象力了!真是非常可笑。

我倒是觉得,如果不改变这个体制,如果胡锦涛没有放弃自己权力的想法──我这里说“放弃自己权力”不是像后来人们评价说的:就凭胡锦涛完成了一次和平的权力交接这一点,他在历史上就会被记载很重要的一笔。错了!我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就明显地反映出我对这个事情的评价:“江泽民不退是无耻,胡锦涛全退是无能”──江泽民紧紧把住军权,是不要脸;而胡在当时的政治框架之下,没有任何力量能够留任。据称当时还有人提议说,要让胡锦涛成为核心,胡锦涛说:别别别,千万别封我为核心。多一个核心,多一个麻烦。也不会增加权力,反而增加包袱。到了后期,他就从原来的意气风发,变得完全不同了──他发现做不了什么事。

在美国,权力受到制度的制约、利益集团的制约,司法的制约,这都是明的制约;而中国有看不见的制约:政治局委员开会、常委开会,不会吵架的,不会掀桌子的,所有人都讲假话、讲空话,所有人都不会执行你要贯彻的东西。胡锦涛在团派中间可能还有一定号召力,但是在其它各个系统,没有号召力。

但是,我认为,胡锦涛有一个力量没有用上,在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中,有不少人是邓小平看中而提拔上来的,有许多人是江泽民安插的,但是在省市部这一级,有相当多的官员,是出自团中央系统的。这是此前一段时间共青团为培养中共后备人才所造成的,所以我们有个说法:中央是江泽民的,地方是胡锦涛的,他本来可以利用地方来包围中央,实现他的政治抱负。但他什么都没有做。打压媒体,控制自由,意识形态僵化,甚至出现后来的重庆现象。大家对他很失望,在他任期的后期人们甚至说,胡锦涛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政客,急于在击鼓传花的游戏中,赶快将手上的这个炸弹扔给后任。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反貪:清洗,復仇,平反。王岐山吴志明路线斗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