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5

清除异己,别拿「人民」说事 -- 评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

转发此新闻:
以「人民的名义」清除异己

  最近,一部电视剧被大陆官媒吹上了天:什么「这是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电视连续剧,填补了十多年来的荧屏空缺」;「编剧呕心沥血,贴近年代主题,看着台词背后都在冒冷汗」;「演员由知名老戏骨担当,堪称他们的扛鼎之作,开播以来收视率爆棚,豆瓣网评分创下历史之最」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在《人民的名义》中,贪腐分子达到了副国级,就被夸张成尺度大到令人意外,还形容观众直呼过瘾、欲罢不能。更有马屁精浮想联翩,断言翻开中国二十四史也没有先例。

  但我觉得非常奇怪:当年成克杰不是副国级么,被江泽民毙了;周永康是正国级,还不是扫进了秦城监狱。毗邻的大韩民国,那才是真正以「人民的名义」依法反腐,已将昔日总统朴槿惠弹劾收监,却鲜见人家大吹大擂。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去翻二十四史,查查明史足矣!朱元璋杀了十五万贪官,将贪官剖腹填草做成皮囊挂在公堂。试问,哪一个的反腐力度大?

  今天抓了副国级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只能说明,中共在骨子里「刑不上大夫」的封建等级观念根深柢固。就算杀十二个副国级祭旗,也不一定就在依法治国了。请问,文革中毛泽东害死刘少奇,依法没有?毛泽东治国无方、治人有余。硬要说当前反腐力度二十四史无先例,恰巧反证大陆的制度性腐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塌方式腐败好比癌细胞扩散,中共政治生命危机四伏,却到处叫喊「不忘初心」,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知天下有羞耻二字。

  细心观之,庙堂全力操纵《人民的名义》,斧凿刀痕,无处不在。例如,从北京空降的反贪局侯局长,剧中男一号,他是一个被全面歌颂的正面角色。观众只要从侯亮平名字意会,便知北京那带「平」字的新核心要亮剑!此剧明显是投向政敌的匕首,何须剽窃「人民的名义」?玄机在于中共自知公信力已成负数,不得不绑架老百姓来壮大反腐声势,让「党和人民」拉郎配。

  反腐实为中共内斗

  独裁者最喜欢一言堂,只要身居要职,都是无产阶级革命家--腰缠万贯还是无产阶级,病入膏肓也是革命家。相反,凡是被打倒之敌,都成野心家阴谋家和资产阶级的贪腐分子。庙堂之高,惟我独尊,为了皇权,或互相吹捧,或互相抹黑,与我百姓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共党天下,中央核心说了算,地方一把手说了算,不受任何监督,所谓法律就形同虚设;人大,明里是最高权力机关,实为橡皮图章;政协,理论上参政议政,实为塑料花瓶。总之,庙堂拥有超越法律的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都是一党之私,哪里还有腐败不腐败的问题,关键是看由谁坐上龙椅:成王败寇,千古铁律。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怕你是个五毒俱全残害百姓的贪官,只要能对圣上俯首帖耳,愿效犬马之劳,龙颜大悦一句话,你就是好干部。所谓反腐,本质上是中共内斗独角戏。当局想用一两部大戏来挽回民心,不是适得其反,作用也相当有限。剧中情节无趣,甚至成为笑柄。例如,赃款太多烧坏点钞机丑闻出来后,就被观众开涮:质量不过关,三点一五到厂家打假!看似调侃,实际说明老百姓不尿你们那一壶。

  那么,大陆观众为什么不敢批评《人民的名义》呢?只因这玩意来头太大,制作单位并非影视公司,概由最高检操刀。他们调集陆毅吴刚张丰毅柯蓝张凯丽等老戏骨去「完成政治任务」。演员中大名鼎鼎的约有四十人,不算群众角色,共有八十多人出演。总片酬只有四千八百万元,不到某一美女或小鲜肉「开口要一亿」的二分之一。

  这倒让我联想起臭名昭著的两大政治烂片--《建党伟业》和《建国大业》。为了取悦当局,很多演员根本没有片酬,叫做「友情出镜」。去不去是政治考验,爱不爱党就是立场问题了,如果你这次不给面儿,今后休想在圈子里混。最可笑的是,二十来个重要角色,却是美加欧澳外籍华人演出,相当于「八国联军」帮助建党建国。不过,倒也贴合一九二一年苏俄包养中共的真历史。

  高层授意摄制的电视剧

  高层授意,立刻将《人民的名义》小说原著改编为电视连续剧,以写作政治小说著称的周梅森顿觉压力山大。十多年前,作者曾为最高检创作过「国家公诉」连续剧,不过那时的主子姓江。时过境迁,一仆二主,搔痒痒恰到好处,确非一般能耐。一开始,作者也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曾与导演李路下定修改八百--一千次的思想准备。很多私企投资方,不知该剧底细,害怕前途未卜,签约后赖账拒不付款,中途打了退堂鼓。可万没想到,审片方只提出六十多处修改意见便顺利过关了,这让剧组喜出望外。也使中途退股的老总们,恨自己目光短浅,肠子都悔青了。

  这里,老夫需要普及一大「中国特色」--筹措影视剧,立项要审,投资要审,过五关斩六将,九死一生,才能最后面世。以至很多剧情前后矛盾,观众搞不懂,甚至发生过原作者也不承认那是自己作品的怪事。例如,电视连续剧《亮剑》,竟将丧事当成喜事办,硬把李云龙等人的悲剧结局悉数砍掉,演绎成革命乐观主义怪胎,与原著南辕北辙,引起作者、读者不满。

  那些身居高位、业务外行的审片大员们,生杀予夺,全凭感觉。一部戏有几百处修改不足为奇,胎死腹中者亦不在少数。共产党历来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投资影视犹如赌博。就算最终能公演了,还有出口、内控公开发行等若干版本。

  但这次《人民的名义》却比较例外,因其肩负着庙堂旨意,誓要以反腐之名配合十九大布局,当然是越快越好。审片大员昔日威风不再,一路绿灯,焉敢不过?联想到国外趣闻,美国下野总统想到剧组玩票,导演死活不买账;国务卿想到大学任教,被校长一口回绝。万恶的资本主义啊!竟敢导演负责、教授治校,党的领导在哪里?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中国梦」里有乾坤,党天下犹如空气,须臾不能离。

  该剧可观之处

  在《人民的名义》剧中,出现了官商勾结、权色交易、黑社会和公安联手强?强拆、省委常委会勾心斗角、副省级官员顽强抵抗中纪委调查等情节。除了市公安局长,大部分公安都是反面形象。片中警匪一家,官民严重对立,多次短兵相接,这些倒与现实差不多,让观众容易接受。从客观上说,《人民的名义》真实接地气,包括老朽在内的多数观众比较喜欢。但上方的着重点却与群众不同,主要是肃清周永康流毒,暴露公安黑幕成了必然。公安系统的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彻底换马,尚需时日。

  剧中很多情节并非虚构,不难在现实中找到人物原型对号入座,这就使得庙堂权斗的色彩更加浓烈了。如在别墅用数亿元现金填满一堵墙的剧中贪官赵德汉,让人联想到搜出两亿余元现金的原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还有很多来自现实的原型人物,篇幅有限,此处不赘。

  比较蹊跷的是,首播《人民的名义》并非「殃视」(百姓特指中央电视台),改由湖南卫视打响第一炮。原因被说成档期和价格没有谈妥,难不成「殃视」缺钱出不起价?欲盖弥彰,骗鬼吧!深层次分析不难理解,湖南是毛泽东家乡,多次率先播出《恰同学少年》、《血色湘西》等颂毛正剧。现而今三申五令树立核心,强调看齐意识,先向中共前核心毛泽东靠拢,似乎表明自己更具红二代接班的正统性。

  当然,也不排除江派长期盘踞党宣部门,「殃视」是其经营多年的自留地,也是高官淫窝,让《人民的名义》吃了闭门羹也有可能。两派缠斗,阴招频出,迂回曲折,重走毛幽灵「农村包围城市」老套路,也许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绝对不是钱的问题。可以肯定,十九大前夕,大陆将出现多家电视台争播此剧的热潮。文艺为政治服务,中共可是行家里手啊!

来源:争鸣 / 刘在中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