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8

郭文贵与中国当今发展的无方向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大前后开始大举反腐,起初很得到多数人拥护。可是,迟至两三年前,民众的拥护日渐寒凉,原因在于反腐中有两个明显问题。


 一、面对权腐,以什么为准绳而治,党政官员并非人人平等。权力本身并未关在笼子里,最终进了笼子的,是从烂制度筐子里“隔几个挑一个”的倒霉蛋。主持挑拣的人一时权限无边,权从何来? 剔选以何为凭? 一概保密。中纪委因此得名“东厂”,是对此中中国特色的概括形容。

  二、反腐,古时称治吏,治的对像在哪里? 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毛泽东挑起文革时的惊人之语“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当时曾弄糊涂了多少人,反观今日,要说权腐黑恶势力(休再诬赖资产阶级,炎黄子孙恃权贪墨传统的起源远在世界上有资产阶级存在之前)“就在共产党内”,那还算什么警句么? 然而数年来伴随反腐而行的绝非王道,竟是霸道,即执政当局对社会健康力量的全面打压。有关施政与执法应向社会公开的一切正当而简单的诉求无不遭到冰冷的压制,其结果,与文革结束后的八十年代相比,公众呼唤廉洁政治的热情可称从有到无。

  这两个问题其实是同一问题的两面观。以如此方式反腐,经年累月,给中国社会带来一个无出路的困局。这个局,若设身处地从党内追权弄势者的角度看,是仕途上无所适从──真要清廉,势将在体制中到处树敌无以存身;同流合污,又难免背时见鬼、不知何时要被挑出来在运气好的同类眼前示众。从党外即当今呼作吃瓜打酱油之辈的角度看,是春秋无义战,管他中共春秋还是炎黄春秋,反正对反腐-权斗大戏只有看的份,久之,连看也懒得看。

  郭文贵在美国贴挂新戏码,给观众一个刺激。它不改变大戏中各方的角色脸谱,也很难说会改变角色们的命运结局。这出戏的特点是高调预报爆料,不断警悚观众:“好看的还在后边哪!”看来主角就怕它晾凉了没人理。演了几场以后,大家看清楚了,原来角儿是个搅屎棍,底蕴只是一个“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演技也不行,拿腔作势地装正面人物而已。不过,越是蹩脚货的演出,往往倒越能露出些幕后背景。

  郭,甭管是商还是官,抑或一身二任,总之原是体制中人。不但是体制中人,而且明显地是与特权机关连体的黑恶之属,即使在中共权斗中失势落败,逃出来还是经常忍不住要摆摆“曾经阔过”的背景和资历。从他这个长在“老领导”大腿上的“商人”吹嘘褒贬的方向来判断,他所倚仗的是中共党内跟王歧山势同水火的一派(甚或是反对王的几家力量的苟合)。

  这一派把郭派出来向美国媒体“喂料”煽风,时机的选择颇见手笔功力。中共“十九大”在即,习主迫切需要经此一役彻底改变“十八大”强加于他的不如意安排,从而至少作几年当然的“核心”。如此要命的转捩点,重心所在,岔头儿越少越好。而对几年来虽然内里不少占国家和百姓的便宜但外表究竟失去了若干风光的某几门“赵家人”说来,向习发难要价,此其时也。机会放过难再来,这样的事态逻辑,利益中人不可能不懂,经过前此反腐的教训,更是切肤彻骨地懂得。

  并且,郭背后的一派丝毫不必顾忌倒王会在社会上引起于己不利的反弹。上面提到,习王这些年是一手反腐、另一手压制党外社会,下手的力量都很重,使得乐见习王倒倒楣的人越来越多。

  笔者看不到习王目前的困局有任何生机,同时也不相信反习王的人会有什么历史担当和大义、从而得到屁民观众的衷心支持。这场权斗正处在麻杆儿打狼──两边都肝儿颤的节骨眼上,也许这倒是习王唯一的一点仗恃。至于中国社会,仍如孙立平教授所指出,最大的危险是什么制度也建立不起来,只有脚踩人治的西瓜皮乱滑,滑到大面积溃烂坍塌。特权反腐,它既没有为社会去腐生肌,也没有使中国人民产生抗体。

来源:万维博客  / 擘倾聃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海航引进最完美公务机:220平空间 50万/小时

传海航集团5亿美元出售渣打集团(02888)1.6%股份

http://ghg3.userboard.or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