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4

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转发此新闻:
专栏的上篇文章《邓小平早在不知有江更不知有胡的年代即已经接受了习近平的朝拜》中已经介绍了笔者二十多年前写作《中共太子党》一书时曾经听到过的故事是,习近平出任耿飚政治秘书之后,即陪同耿飚分别到叶剑英帅府和邓小平府上汇报工作和听取指示数十次之多.第一次带习近平进入邓府时,耿飚也还特别向邓小平报告自己的这个年青政治秘书是习仲勛同志的儿子,邓小平还颇为感兴趣地问了问习近平到耿飚处工作之前的工作和学习经历.听习近平介绍了他自己文革中被安排到陕北老区插队落户的经历,邓小平更是十分感慨

比肩毛邓,习近平正式成为“核心”领导人

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时曾接受过一次记者采访,提到他自己当年到陕北农村插队落户时的经历时,相信面见邓小平时他说的也是相同的内容。他 说,当时在陕北农村也要搞大批判,批刘少奇、邓小平在西北的代理人彭、高、和刘澜涛、赵守一等,彭、高、即彭德怀、高岗、习仲勋。搞大批判还是由我来念报纸,当地只有几个识字的人都有机会在会议上念报纸。天天念得司空见惯了,也无所谓了。但当地的老百姓非常理解,这里毕竟是我父亲过去的根据地所在。我父亲那时是陕甘边区苏维埃主席,当时才19岁。有这个背景,就有很多人保护我、帮助我,再加上我本身也比较坚强,就这么过来了

习近平当然心里清楚,文革给习仲勋强加的最荒唐不过的罪名,就是把他又说成了刘少奇和邓小平在西北的代理人,因为事实恰恰相反,无论是高岗还是习仲勋,都是当年邓小平眼中钉,肉中刺, 双方之间的关系用不共戴天形容都是一点不过份

当年习仲勋被批判、罢官的过程中,所谓的罪证之一就是高岗的后妻李力群揭发的高岗自杀之前的一次习密谈记录,其中的要害之一就是陕北救了中央这句话被当时邓小平主持工作的中央书记处作为习仲勋反党定性的主要根据报告给毛泽东,刺激得毛泽东恨不能把整个西北局的干部统统打倒

按照林牧先生的说法,所谓李力群的揭发材料,正是当年中共高层为了整垮习仲勋以及当时西北局出身的一大批干部而逼迫李力群仿造出来的。但林牧先生又讲,退一步说,即使习仲勋确实讲过那个话,也是符合事实的。一九三五年,当时不到三万人的中央红军,在国民党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下,且战且走,走了二万五千里,早已疲于奔命。如果没有刘志丹、岗、谢子长、习仲勋等人创建的陕甘根据地,中央红军连喘一口气的地方都没有,能够保存下来吗?毛泽东自己当年对陕甘宁边区的评价是:万里长征的落脚点和抗日战争的出发点。可见,他当年对陕甘宁根据地的功劳是估价很高的

林牧先生在他的相关文章中发牢骚说,过去,皇帝落了难还要表彰文臣武将和老百姓驾有功难道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比皇帝还要神圣,如实地说一句陕北救了中央,就犯了欺君大罪,成反党集

总之,当年毛泽东带领的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把习仲勋和刘志丹等人从他们陕北红军的对立派手中抢救出来确实不是编造的故事,但如果没有刘志丹、高岗和习仲勋等人当年在陕北那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开辟出了一块令蒋介石国民党政权 长莫及的所谓红色根据地,无论是毛泽东还是当时在中央红军里的周恩来、邓小平、杨尚昆等人,最好的结局就是被国民党军队活捉,那里还可能会有日后的中共军队的状大直至建立共产党在整个中国大陆的红色政权

但是,习仲勋一九七九年复出工作后,中共宣传机器奉命在习仲勋当年被错误整肃问题上替毛泽东开脱,更为当时亲自领导整肃习仲勋专案组的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撇清责任

在此前提下,习仲勋显然是为了求得邓小平和陈云,特别是邓小平的政治信任,不但委屈求全,而且还主动接受记者采访贬低他自己和高岗当年领导的陕北根据地的重要作用

时官方的一篇采访过习仲勋本人的文章中说:在当年的陕北根据地,少数老同志中曾有一种议论:说陕北救了中央。习仲勋严正指出:这句话应该倒过来:中央救了陕北。他列举了毛泽东和党中央长征尚未到达陕北前,陕北根据地外受国民党重兵围剿;内遭倾路线的危害,许多优秀的党员、干部、知识分子和下级军事指挥员被枪杀、被活埋。毛主席不到陕北,陕北根据地就完了;毛主席晚到四天,就没有刘志丹和我们了;要不是毛主席刀下留人,我早已不在人世。他(倾机会主义者)给刘志丹和我们挖好了活埋坑。

当年的习仲勋出狱后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便是登载在官媒人民日报上的《红日照亮了陕甘高原----忆毛主席在陕甘宁边区的伟大革命实践》,继而又在党内党外批毛、否毛、清算毛的强烈呼声中逆风而行,亲登韶山示范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深厚感情

习近平步入中共高层后,把自己父亲对毛泽东的感情讲得更为极端。中国大陆的左派网站发表的一篇《没有毛主席 哪有今天的我》文章记载说:事实上,习仲勛、习近平两父子对韶山感情深厚。有资料显示,习近平曾经三次上韶山拜毛,最近一次是20113月,他以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身份到湖南调研,首站就是韶山。就是在这次视察中,他留下了一句至今仍挂在韶山官员嘴上的名言:红军到陕北时)没有毛主席,我父亲早就被杀害了!哪里会有今天的我!我们一家对毛主席充满感激!

更荒唐的内容还有他习近平所谓泽东同志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他不仅赢得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爱戴和敬仰,而且赢得了世界上一切向往进步的人们敬佩说法,从逻辑角度反推这句话,这整个世界上的七十亿人口里哪一个若是不和他习近平一样去爱戴和敬仰泽东,那他就是不向往进步,不向往进步自然就是向往反动、向往落后,向往回到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愚昧

笔者当时在本专栏的《习主席说:没有毛主席,哪来今天的我》一文中评论说:习近平这话显然还可以被解读出另外一层涵意,那就是没有毛主席打江山,哪有我坐江山?除了去韶山,习近平无论是回延安还是重上西柏坡,都不忘一次又一次地表达自己吃水不忘掘井人的感念。如此说来,他习近平对毛泽东的推崇和对毛泽东形象的维护,也还真是有些真情实感的动机在里面----论是从政权的角度还是从个人的角度

内地作家金仲兵在他批判热文章的最后说道:“总之,只要不还原历史真相,不将人的肉身(包括死后的金身和腐身)从人类宗教的思想神坛上拉下来,(纪念”)这股妄虚之火就会继续烧下去。习近平所想的却是:只要主席的尸体不朽,主席的思想灵魂永在,主席创建的共产政权就会持续永久,代代相传。就象他自幼就会背诵的毛主席语录中所说的那样:我死了以后还有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死了以后还有我的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所以共产政权是不会垮台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