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9

北京「64血案」对比成都「49血案」:假血案骗了两代人

转发此新闻:
我表亲慰姐,也是我少年的政治保姆,1940年代,她上川大时,不仅入了称民协的CY,还叫她打入民盟去搞统战。她这双料地下组织身份,没少给我读艾思奇的《大众哲学》那类红书。也不回避我她在营救同学余天觉出狱的事,她在四九学潮又称四九血案中的活动,更了如指掌。

成都「四九血案」后,北平师范学院请愿队伍到北平行辕门前请愿

成都这「四九血案」,是继台湾1947年二二八血案后,1948年在成都的继续,台湾有共党谢雪红等指挥,在成都,仍有中共成都地下特委筹划。选择蒋介石派谪系王陵基返川主政,上任的头一天,便发动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请愿,省府所在督院街,挤满川大学生,他们还演出灵官登殿的活报剧,讽刺王陵基是威镇一方的灵官。那时,共党正指挥两条战线作战:武的,用枪杆子与老蒋火并在辽沈、京津战场,文的:就是鼓动笔杆子扰乱社会阵脚,达到从内外夹攻与颠覆的目的。

成都「四九血案」后,北平师范学院请愿队伍到北平行辕门前请愿

王陵基是川军老军头,返乡上任即遭此下马威,当然,也不手软,抓了那批学生,也有余天觉那种党外激进份子。学生冲省政府,传说流过血,我收到川大中文系向定和等做的传单,印满鲜红的血渍,多年后,已是共党颠覆民国政府后多年,有人指着省总会工作的游翔天女士对我说:她就是那血案的唯一受伤者,当时还敬佩她的勇敢,后来,她的同学告我:能与北京天安门64血案比吗:什么「四九血案」呵?共党编造的假血案,受骗了!

当年,仅是游翔天被人潮掀涌下,撞在卫兵刺刀上,戳了3公分一条口,标语传单全国飞,便称成都「四九血案」。

如今,北京血洗天安门,死了多少为民主的热血青年,死了多少护卫学生的市民,造成痛失子女的丁子霖等一大批天安门母亲,这真的大血案,冤,不准伸,话,不准说,卡住咽喉,不准发声,还发动向杀人犯军人献诗,学生去献花,这真血案,大血案,不许说半个字。

四九那假血案,却渲染、夸张、编造蒙骗民众几十年,还纪念了几十年,我那觉悟了的表亲,不仅不再年年去集会纪念成都的「四九血案」骗局,甚至耻于去说青春历史。

她离休后姐弟闲话,我想起她曾与诺奖评委马悦然妻子陈宁祖在中学同学,想从她口里听点陈在校的故事。她也不屑于说青春气盛的往事了。

现在,参加过川大「四九血案」历史的老兄老姐们,逐渐凋零,最近几月,又离世了两位90出头的张和光与郭焱,若我这85岁的知情者,再不抢救记忆记下这段历史,使真血案渐被淡忘,假血案骗了一代二代,还能再三代、四代地骗下去,岂不假的,被纪念成真的,真的北京六四血案,20万野战军屠城杀数千人,倒被下代不知了、淡忘了吗?

造假,把弄虚作假进行到底,编造抗日神剧去掩盖其假抗日,可见:共党是戈贝尔一路货,认为假的重复千遍,便可成真的。可是,百年前觉悟的书生惋叹的:无限头颅无限血,可怜换来假共和,难道,今天换来的是更假的专制极权,还能在世界民主大潮中以假乱真吗?

激奋我来揭穿成都四九假血案的动因,当然是当前压制不准讲六四天安门真血案的荒唐与无耻!

北京「64血案」,20万野战军屠城杀数千人

每年45月一到,这党国的神经便为64紧张。当年浩称:杀20万,稳定20年,只见年年一到春夏之交,党国便发草木皆兵神经病,越发越病重,这维稳病重到超过军费的维稳费〈治病费〉,不仅不见效,还被郭文贵这富商把这病扩大到世界哩!总想凭谎言诳言加巧语花言继续蒙骗,再加专制的淫威,便认为还可苟延党命于末世。现在又玩撒币新招,与妄言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来继续欺世盗名,国内贫穷的几千万,缺医缺福利有亿万,你不撒币去救,却撒币去世界充阔。顽固地坚持反普世价值,与世界无共同价值,却去讲打造世界命运共同体?这些花言与花招,哄鬼吧?哄不了川普等,不来一带一路高峰会捧场,来站台的普金,不是也来玩你傻的撒币,卖90元一桶油的生意赚得他很满意哟!

既要讲共命运,当前,你至少要让民众共享信息时代的网络信息吧?中共却把60年前东德昂纳克建柏林墙封锁方法,重建网络世界为网上柏林墙,封锁信息,忌讳信息对称开放,启发民智,不利专制。妄想专制到既不知历史真象,也不知现实真实世界,这么禁锢,一小撮专制者有利了,却使正蓬勃发展由信息开启智能社会,有害了,这愚民制度继续繁殖愚民,这是劣化种族的犯罪,法西斯也还讲点优化人种,岂非法西斯也不如吗?

有此觉悟,再也按捺不住我来写这篇国共两朝学生运动血案的对比了。

要说清楚党国制造的血案,在此,暂将土改杀士绅乡绅两百万的血案,镇反杀70万旧军政人士血案〔数字是公安部公布数字,绝不只此〕都搁下,集焦于8964北京天安门用坦克与枪炮屠杀学生血案,郁积28年心中的愤懑,促我来提笔,说穿血案的真假。

虽然当年国务院新闻办的官员袁木在外国记者追查下,如挤牙膏一般,承认杀了几百人,毕竟,还有当时抗命拒杀学生、市民的徐勤先军长这种人性不氓的汉子〈这不是男儿吗?〉还有背了杀人黑锅的某军不服,揭出屠杀的真实数字,已经逾万了。那纸包不住火的俗语,不是在此又烧破了吗?

虽然北京长安街、六步口、公主坟和天安门的血渍,被当局洗干净了。留在丁子霖、张先群等母亲失子之恸,能被禁声禁悲禁灭吗?在成都,还有一个北农大在天安门绝食请愿的大学生陈云飞,他没有被杀死,头顶杀出的口子,缝了8针。他的64情节,使他肩负着死难的大学生与市民遗志,不顾压迫与屈辱为64伸张正义,28年,仍矢志不改,关进监狱,受压不变!

他长期奔走,去慰问天安门母亲,同情被压迫者。几年前,他花钱打广告于成都传媒,刊出:向64死难者致敬。那野蛮的64镇压,凝结他心中的伤痛,化为一句口号:“仆人,请不要向主人动粗“他制成标牌,背在身上走在街市。像祥林嫂那么语语不休。因此,他被拘囚无数次,被喝茶警告无数次,被警察殴打无数次,打得还住医院,却永远不改他笑嘻嘻面对暴虐,这是对专制的蔑视与藐视。

当他发现成都新津有六四被屠的吴国锋,是人民大学学生,在64上午返校途中被杀,埋在新津老君山,他不仅年年清明去扫墓悼念,还年年到失子父母家去看望两位孤老。他这种很人性很人情的行为,竟然遭受当局在扫墓坟上围捕,开始用煽动颠覆罪名义起诉他,好像太风马牛不相及了,只好用寻衅滋事的口袋罪判他4年徒刑,这扫墓称寻衅滋事,应该进入今古奇观与笑话大全类文集的笑料了。

一位大学女生被戳了个小伤口,便夸张为「四九血案」,去抹黑民国政府。而邓小平调动20万军队,对绝食请愿要求反官倒即反贪污与要民主的学生屠杀,却不叫血案,虽然喊的杀20万,只杀了万多人,也够狠了,杀的尽是精英,驱出国的也是精英,难道这请愿者,不就是百年前讲维新公车上书举子们的相同报国吗?那时,垂帘听政的慈禧,也只杀了谭嗣同、刘光第六君子,再垂帘听政的邓慈禧,杀的却是叶赫拉拉氏的千倍万倍,这世界的惊天血案,岂能被禁说它禁议它就禁得绝么?抱着这血案如抱定时炸弹,能不爆吗?不妨北望一下俄国,毛泽东称史大林为老板,在江西喊武装保卫苏维埃的红色祖宗国。在今年十月革命〔政变〕百周年时,将竖起一块碑,纪念被红色暴力政治剿灭的无辜死难者,这红色革命,真象乃是黑色政变,便恢复了历史真实,64血案真象任中共再如何禁忌,莫斯科普京说起史大林大清洗大屠杀仍泪流满面,这么有勇气还原历史真实的男儿,不是向想做中国男儿者的示范吗?

来源:纵览中国 / 曾伯炎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