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3

雄安新区炒楼疯 公安封铺禁售 雄县书记藉消息图利受查

转发此新闻:
中央前日才刚宣布成立河北雄安新区,炒楼狂潮便席卷被并入新区的雄县、容城和安新三县。楼价从数日前的每平方米四千元(人民币.下同),疯狂飙升至一万五千元,更有民众慨叹楼价如海鲜价。官方恐防炒楼潮「炒出炸弹」,推出连串反炒楼辣招,除冻结三县的房产过户,更查封售楼处,暂停所有售楼行为。雄县更出动公安,扬言不遵从售楼禁令的人会被采取措施,但仍有人暗中交易。

在紧邻雄县的白沟镇,有售楼处外面满是急欲买楼的民众

每平方米飙至万五元

日前有地产商疑收到内幕消息,与地产中介联手大炒「环京生活一小时生活圈」效应,标榜雄安新区每平方米楼价只有三、四千元,比北京市每平方米楼价动辄数万元,低逾六、七成,吸引大量外地炒家大举入手。当雄安新区成立的消息公布后,楼价一夜疯狂,炒风更盛,掀起一场炒楼和控楼价的官民大斗法。

有特警在售楼处附近驻守

在炒风炽热的雄县,与县政府一河之隔的马路上有五间地产中介代理公司。有两间是前日才刚新开业,其中一间还在装修,但已在接待蜂拥而至的买家。县内的新楼盘外,亦停了不少外地车辆。有买楼人士称前晚已赶到雄县想买楼,「但宾馆都住满了」。

买家均表示,目前在雄县一楼难求,雄县的二手楼价由上月的约四千元升至前日每平方米约一万多元,昨日更升至一万五千元。面对疯狂炒风,当局推出多项辣招,雄县、容城、安新三县都冻结全部房产过户,本地和外地人都无法买楼。

安新县、雄县及容城县出现炒楼狂潮,官方随即推出「辣招」应对。

其中安新县的私楼停售,二手楼代理全部关门,兴建中的楼宇要停工,村口设卡禁止建材入村,建材商也不允许在辖区内做生意。安新县还推出限制外来户口政策,三月八日起除新生婴儿可办理当地户口外,婚嫁等其他因素均无法在安新县上户口,令欲利用当地户口买楼的炒家,无户口炒楼。

容城县有售楼处被查封,市民望门兴叹。

雄县副县长谢克庆日前在工作会上称,特殊时期会出现前所未有的现象,包括炒楼,政府部门将严格监管。他担心再狂炒楼「可能炒出(随时爆的)炸弹」,呼吁民众劝说亲友不要来雄县炒楼。雄县公安局代表则称,将对不执行禁令的人采取措施。当局亦查封所有售楼地点,新楼盘派人驻守和巡逻,停止一切售楼行为。

雄县买楼人士中不乏外地买家。

有人仍冒险暗中交易

「禁售令」虽严,但炒家认为雄安新区炒楼「大有钱途」。即使明知现在买楼不能过户,但买卖双方仍会私下签订协议,冒险用现金买楼。

雄安新区周边地区亦受带挈,紧邻雄县的白沟镇有大批欲买楼的人潮涌至。虽然该镇一样受「禁售令」影响,但不少外地人过来「交钱排号」,多个售楼处外都人头涌涌。 



传藉消息图利 雄县书记受查

内地多个省市的官员为河北雄安新区大调动,其中最受关注的是河北雄县委书记吴亚飞,其涉嫌严重违法违纪、在中央公布新区成立前四日受查。官方没有披露其违法细节,有指吴用新区发展内幕的消息非法获利而倒台,事件或会掀出更高级官员。 

河北将成立新区筹委会

现年五十三岁的吴亚飞是河北顺平县人,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在河北任官多年,一三年任雄县县委书记。河北省纪委监察网站上月廿八日公布吴受查的消息。吴受查前雄安新区还未宣布成立,但该县多间地产中介店突然开店,楼价亦突然飙升,吴用内幕消息违法获利的传闻不胫而走。因吴只是县级小官,网民推测或有更高级官员涉案。

吴亚飞被指用雄安新区发展内幕的消息非法获利

另外,河北将成立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及临时党委,曾任天津滨海新区区委书记、河北常务副省长的袁桐利任临时党委书记;曾任河北保定副市长、河北安监局长的刘宝玲,则任临时筹备工作委员会主任。

太原书记调任深圳书记

刚调任河北省委副书记的许勤,前日出席河北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传达中央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通知,有传他将协助推进雄安新区的发展。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王伟中,将接替许勤,任广东省委常委兼深圳市委书记。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