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0

人民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药

转发此新闻:
领导干部都爱讲人民,什么人民群众,为人民服务。政府的机构都加上人民两个字,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人民政府,执政为民。加上了人民,就高大尚、道德婊、正能量。

有官员说,我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你服务。以人民的名义让具体的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毛泽东把人民抬到神的地位。毛泽东认为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根本动力。他以人民的名义搞了反右、大跃进和文革。人民在他那里成为实现他个人乌托邦理想的工具。为了理想,人民是可以随时牺牲个体生命的。

毛泽东把人民视为政治概念,他的《论人民民主专政》就是强调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现专政。人民的标准太模糊,把反对他的人,都是为人民专政的对象。人民的标准不是视历史而定,而是视他个人的意愿和偏好而定。人民成为打人的棍子和可资利用的实现个人政治目的的有效手段。

毛泽东把人民视为释放爱的对象。他的爱民和历代统治者一样,爱的实质是爱他自己的政权。他爱人民,人民爱他。有如《东方红》,歌词总是这样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他把自己视为人民的救世主。却不知道,救世主的角色,是任何凡人都难以胜任的。

人民具有狡辩的力量。时而看到有的官员说,我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你服务。以人民的名义让具体的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人民是懒政的思维方式。到处都有人民的口号,在人民的口号下,领导干部可以什么都不做。针对具体的不同的社会各阶层的人的利益诉求,领导干部可以视而不见。

人民是滥政的行动方式。只要有利,领导干部就去干,强征土地、强制拆迁都有他们的身影。美其名曰是为了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

最近,又出了一个很火并在网上热抄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一时间,人民再度成为热门名词。电视剧里的人,贪的不贪的官,都拿着人民说事,说得都充满着正义感。《人民的名义》也举着人民的旗帜,打着人民的旗号一统天下,号令江湖。令人奇怪的事,电视剧里的清官,也是一个常人,常人不可能神圣化,即使是清官也会犯错误,滥用权力,一打上人民的旗号,就如打了鸡血一样,错误没有了,滥用权力也有了道德感召力。

难道人民在电视剧也成了神,具有常人不具有的力量,只要喊两句口号就具有了修正错误的能力?可人民究竟是什么呢?人民是真实的权利个体还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按着自由主义的本义,人民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是一个集合名词,与集体主义一致,由人民到集体主义再到专制独裁者只有几步之遥。每一个真实的个人才具有真实的权力个体。作为人民,是可以代表的,作为个人,除非授权,是不可以被代表的。作为个体,按着英国哲学家洛克的说活,生命、财产、自由权利不能交给政府,更不能以人民的名义被代表。真实的权利个体,导向的是宪政民主。在宪政民主的背景下,财产不可以公有,权力不可以私有。在专制的背景下,财产可以公有,且必须公有。权力可以私有,且必须私有。

历史和现实的独裁者、专制者、极权者都爱用人民,并以人民的名义玩弄人民、毁灭人民。以人民的名义让人民成为没有人权的奴隶、奴才、臣民、木偶、工具。但人民不是他们合法性的来源,暴力、世袭、恐惧才是他们合法性的来源。

历史和现实通过宪政民主而当选的掌权者和用权者,也都爱用人民。他们以人民的名义做政治德性所规范的事,不能违背人民的意志,否则下台就是他们的选择。他们权力的合法性来源于人民,又归于人民。他们爱人民的制约,又为人民服务。美国特朗普在大选期间和当上总统之后,嘴里没有挂着人民,以人民的名义任性。宪政民主和民意让他没法太任性,最高法院也让他深刻认识到,这是美国,想太任性得到类似于朝鲜这样的国家,在美国任性不可太猖狂。

人民不是不可以谈,也不是不可以用,更不是不可以打着人民的旗号。人民只有在宪政民主制度下可用,在朝鲜那样的地方用了,就是灾难。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