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3

官员不断制造舆论危机

转发此新闻:
官员应对社会舆论尤其是网上舆论,基本上是一个套路,维稳打压。删贴、屏蔽、销号、恐吓、抓人。这样的套路,并没有给官员带来合法性,也没有带来稳定,让社会隐入互不信状态。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社会不稳,政治大厦就如建立在沙滩上,随时倒塌。先看两个最近发生的两个典型案例。

官员应对网上舆论,基本上是一个套路,维稳打压。删贴、屏蔽、销号、恐吓、抓人。

案例一:20164月山东省聊城冠县,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10多人催债队伍多次骚扰女企业家苏银霞的工厂,辱骂、殴打她。2016413日,催债人吴学占在苏已抵押的房子里,指使手下拉屎,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她还钱。当日下午,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但并没有得到帮助。2016414日,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乱捅,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债人员被捅伤。其中,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两人重伤,一人轻伤。20172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案例二:201741日,四川泸县太伏中学一初二年级学生赵金(化名)在校内死亡。赵金死亡后,微信昵称自称为「雨夜花」的网友自称是赵金妈妈,43日晚1122分,「雨夜花」在朋友圈发布如下消息:大家好!我是太伏中学赵金的妈妈游小红,赵金的死让我悲痛欲绝,由于前两天心情太差,也无心上网,更别提向谁提出任何赔偿要求。这两天网上传出各类信息,有帮我呼吁的,也有诋毁我的。本人在此声明,我只想知道事情真相,只想要一个公正公平的结果,我相信党委政府一定会依法处理。目前,我已经向公安部门依法申请进行尸检,进一步的结果还需等待。感谢各位关心我的朋友和网友,也希望大家不要信谣传谣。

这两个典型案例,都在网上广泛传播,引起了网友的广泛议论和声讨。人们不禁要问,为何官员应对舆论的能力这么差?

第一,司法不独立,行政干预太多。邓小平早就说过,小道消息流传,是对长期没有民主政治的惩罚。谣言四起,是因为没有多元的传播渠道,更是因为人们失去安全感,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于欢杀人案,让所有人感受的不是司法正义,而是司法暴政。司法暴政引发的议论批评,其目的是让司法回到正义的轨道上来。这需要司法独立,没有司法独立,其他方面的干预就会接踵而至。干预越多,谣言就越多,干预越少,谣言就越少。既要干预,又不要谣言,就会陷入圆的方的悖论。

第二,公布真相的时间太长。公布真相的黄金时间是四小时,四个小时过去,公布真相的效果就呈现出递减状态。谣言止于智者,但智者不常有,谣言却常在。网络大V,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高级知识分子,都因为存在不可避免的无知,也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卷入传谣状态。谣言止于公开,止于真相。真相不在四个小时之内公布,谣言不但满天飞,因谣言而形成的意识形态舆论和社会舆论也会以滚雪球的方式呈现。赵金案,如果真如当地政府所说就是自杀案或者堕楼案,为什么会引爆舆论场?就是没有在第一黄金时间公布真相。

第三,新闻市场垄断,新闻难以自由。新闻自由本来就是马克思的重要思想。把马克思的新闻自由思想视为异端,对马克思的思想进行功利主义的解释,对权力有用的就是真理,对权力有害的就不是真理,这不是对待马克思的正确的态度。新闻自由才会有真图有真相。没有新闻自由,所谓的真图真相,都具有PS属性。

第四,同地监督无作用,异地监督被禁止。退一步来说,即使不搞新闻自由,也应该强化新闻异地监督。在目前的体制下,没有异地的监督,监督就流于形式。当地的新闻媒体,是当地基层的传声筒、吹鼓手、消灭政治对手的政治工具。异地监督,才会逼出部分真相,才会给基层政府带来政治压力。问题在于,有关部分不允许异地监督。

第五,警察没有公共服务意识。任何地方的警察,都是公共权力的组成部分,维护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是警察的重要职责。警察地方化、警察私人化都违背了警察的公共职责。于欢案,警察不负责任,对黑社会行为听之任之,才使得杀人事件不可避免。地方恶政主要表现为警察暴力执法。警察甚至成为黑恶势力的组成部分。

政府应对社会舆论之所以这么差,主要还是体制方面的原因,其次是政府既得利益的原因。不进行政治体制方面的改革,只强调地方政府的治理,暴政式的治理就成为地方政府的首要选项。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