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7

专制集权下谈何“人民的名义”

转发此新闻:
湖南卫视正在播放一部反腐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听到这剧名就感觉好笑:在这个专制集权的国家,谁是人民?谁又代表人民?官方以及所谓“主流”媒体每说到这个国家的人民,大都称之为“老百姓”,如今却奢侈地说什么“人民的名义”,真乃欺世盗名!


中国大陆民众统称老百姓,从来没有以“人民的名义”实现过人民的愿望,几十年来一直是“党和政府”代表人民,代替人民。这个国家,如果说有党和政府的名义,我这个所谓的“人民”还相信,而要说这个国家还有“人民的名义”,本人断然否认,借用《人民的名义》中那位退休的老检察长陈岩石的话说:“你不能拿着人民的名义当幌子。”

就连这部电视剧中提到人民时,不少地方用的也还是“老百姓”一词,比如剧中一官员就说:“以前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会干坏事,现在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会干好事。”再比如,张丰毅扮演的省委书记沙金瑞就直言不讳:“现在老百姓,对干部的感觉,就是无官不贪。”

在中共官员的意识里,人民就是老百姓,而老百姓都是被统治者。在人民被专制独裁统治的国家里,人民是无权以“人民的名义”实现自己的愿望的。

自一九四九年后,这个国家,人民的名义就一直被盗用,至今如此。现在很多人觉醒了,认识到1949年后,只有毛泽东自己是“人民”,因此,在他的统治下,真正的人民都在跪着,都是奴隶,只有他一个人真正彻底“站起来了”。

且不说“人民公社”饿死多少人民,只说有多少人民因为没钱被赶出“人民医院”或根本就住不上“人民医院”?相反,已实在不能还称之为人民的官员,特别是又够一定级别,身体大小有点不舒服,只要想住院,就会住进“人民医院”的“高干病房”,用最好的药,享受最好的护理,不用花自家一分钱。据说,凡“人民医院”,都特别欢迎这种“高干”住进去,这样,医院可以“不惜代价”,对患病的高干用最贵的药,用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医院也就跟着赚大钱。

一旦有高干住进“人民医院”,给其治病的医生护士也是喜不自禁,因为通过这患病的高干,还可以给自己开些不用花钱的好药、贵药。前不久,在我所生活的这个省会城市,一位退休老者就曾亲口告诉过我,他认识一位还只是民主党派的高干,每次去住院,医生护士都是欢天喜地,因为这些人可以在治疗护理这位高干的同时,也能要求这高干顺带帮忙开些不用花钱的好药,因为高干住院享受的是免费医疗或叫100%报销。

可谁都知道,高干们所享受的那些特殊待遇,花的全是纳税人的税款,都是人民的血汗钱,而这个国家真正的人民,也不知有多少却看不起病,住不起所谓的“人民医院”。

我们在“人民医院”就从来看不到“人民的民义”,只能看到“高干的名义”。

至于“人民公安”、“人民法院”、“人民政府”,反而是人民最害怕进去的地方,因为人民到了那里,往往都没有“好果子”吃。

还有北京“人民大会堂”,现在成了“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们每年三月在那里欢聚一堂的场所。然而,被两次戴上“右派”帽子的顾准,当年下放到河南信阳地区时,在亲眼看到当地用机枪封锁道路禁止快要饿死的农民逃荒找条生路,回到北京后发誓,永不踏入这座“人民”大会堂。因为这座大会堂是当年统治者不顾人民死活修建的“形象工程”(人民大会堂是为所谓“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献礼的“十大建筑”之一)。而事实上,只活了五十九岁就去世的顾准,终生没有踏进过这座用多少人民的血汗甚至以饿死多少人为代价才建造起来却从没有真正代表过人民的所谓“人民大会堂”。《顾准全传》的作者高建国写到这里时有这么一段话:“‘十大建筑’之首是金碧辉煌的人民大会堂。顾准望着这个冠以‘人民’二字的苏式宫殿型建筑,便想起商城和信阳活活饿死在公路上的无数老百姓他刚从大片的死人堆里爬出来,实在无法接受‘人民’大会堂的沉默,也无法接受这样大兴土木,这样粉饰太平。他在心里愤慨地说道:‘我永远不进这个人民大会堂!’”(第479页,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

在中国大陆,“人民的名义”一直被盗用,文革中每一死刑犯的判决书最后一句都是“民愤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可像杀害遇罗克、林昭、张志新等这些政治犯,也是“民愤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吗?

还有,《社会主义好》已唱了大半个世纪,可谁都知道,经过洗脑做奴隶已成习惯的中国亿万民众都是“顺嘴打哇哇”,这首歌颂中共歌颂社会主义的歌曲中所唱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不过是欺骗是幌子,甚至可以说与事实完全相反:这个国家最穷最苦的是“地位高”的人民,“非正常死亡”最多的也是“地位高”的人民。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饿死人民三千多万,然而你听说饿死有几个官员?即使到了今天,由于社会极大不公,造成两极严重分化,在这个国家,也还是普通民众地位最低,而官员们,科级有科级的享受待遇,处级有处级的享受待遇,至于到了厅局特别是省部级,这些人,甚至包括他们的家人,生老病死可以说完全由国家包了。

正如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叫人民“团结一致”人民不能不团结一致、叫人民一盘散沙人民不敢不一盘散沙一样,这个国家的人民有没有权力(有时也可称作权利,下同)有多少权力,全在于统治者:统治者想给人民一点权力,人民就有一点权力;统治者想给点什么样的权力,人民也才有一点什么样的权力;但凡统治者不肯给的权力,人民就一点也没有,或说人民真正想要的权力,统治者从来就没有给过。比如人民想要自由民主,人民希望实行宪政,人民盼望一人一票公开选举,这些权力或权利,统治者就一直不肯给。

现在的问题是非但不肯,还对人民真正想要的东西极尽诬蔑之能事,像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就把“司法独立”说成是“西方思潮”,要坚决抵制。也就是说,凡思想或制度上的东西,只要与我们不同而又是西方的,就一定不好,统治者就要代表这个国家的人民,甚至以人民的名义,坚决拒绝。

最近忽然弄出个“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你说这是多么大的事,可这么大的事,交给“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们讨论走过场了吗?没有。所以说,别说什么普通民众了,就是这种类似官定乃至钦定的“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他们的权力也同样是要看国家高层统治者的“意思”:高层统治者要给多少,那些所谓的代表委员们才有多少。那些实际上都是官员代表的所谓“人民”代表、委员们,一到了“人民大会堂”,他们真正所有的权力(包括权利)与普通民众差不了多少。每年三月全国两会上要讨论什么,要通过什么,都不是那些所谓的代表委员们所能决定得了的,而是最高统治者要代表委员们讨论什么,他们才能讨论什么;要代表委员们(或按表决器或举手)通过什么,他们才能通过什么。

新一届国家领导班子上台后,人民的自由更少了,恐惧更多了,这一点,凡经常上网“发言”喜欢对社会对政府对国家提几句批评的网民感受尤深。远的不说,近一年半载,到底封了多少网站,删了多少帖子,又封了多少微博、微信、公众号,估计统治者自己也说不清了。大半个世界前,口诛笔伐蒋介石对共产党所谓“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而今天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只要认为不能留,就坚决封掉,绝不存在什么“错封不错封”一说。于是著名的炎黄春秋杂志没了,知名的思想网站共识网没了,而博客中国网站已变成近乎科技网站,要知道,这家网站的口号是:“每天五分钟,给思想加油”。现在网站所发那些帖子几无“思想”可言,又还能给思想加什么“油”?说穿了,不过是为了人们少看到一点所谓“负面”的东西,让这个专制政权多维持几天而已。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人民日报副刊“人民文艺”发表了后来被打成“反革命集团”“首要分子”胡风的组诗《时间开始了》,去年自己曾在一篇文章中说,如果鲁迅活到一九四九年,说不定会反对胡风发表那样的作品,因为鲁迅的学生不该那个样。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中国民众都发生了错觉,以为自己真的成了人民成了“主人”,因而“地位高”了。现在近七十过去,残酷的历史告诉我们,这个国家的人民一直没有权力利用“人民的名义”实现自己的愿望;而以“人民的权力”在这个国家行使的人,又恰恰不是人民,说好听点,是人民的统治者,往难听的说,正是人民的敌人。

来源:民主中国 / 梁之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刘刚 说...

今天是丁酉年甲辰月甲戌日,鸡年龙月狗日,月曜日,心(东方青龙七宿),三月廿一
牵你的手,为你点亮心灯!
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
正见正念正行!

匿名 说...

共匪无好人

匿名 说...

明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