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3

毛泽东的“红颜知己”机要秘书谢静宜已去世 / 美女谢静宜怎样博得毛泽东喜爱

转发此新闻:
北京独立记者高瑜今天凌晨爆出消息,曾是毛泽东红颜知己、女机要秘书谢静宜已去世,终年81岁。中国官方如何报告谢静宜死讯被指值得关注。谢静宜文革期间官运亨通,曾被毛泽东委派担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甚至北京市委书记。但苹果日报评论说,谢静宜其实几近文盲,只是文革中当局一名打手。


中国网上今日凌晨有消息指,已故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的机要秘书谢静宜去世,终年81岁。据了解,由19591976年,谢静宜在毛泽东身边担任了17年的机要秘书,毛泽东称她为「小谢」。新浪微博微妙允许北京独立记者高瑜撰发微博消息,据高瑜写道:「对于曾经见过她一面的我来说,祈祷上帝不要将她送入地狱,从宽处理。当然上帝有上帝的做法,经审判后,不会听我的。」

据高瑜说,这样一个几近文盲的女子,在清华园里随便抓都比她强,而她一度成为掌握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师生员工生杀大权的人物,恐怕是中华民族,乃至古今中外历历史上最为奇葩的现象之一。

高瑜还引述清华大学前党委副书记惠宪钧的评价指出:「谢静宜没有什么能力,她也没甚么特殊经历,就是中央机要局的一个给毛泽东送信的机要员。有毛,她行,没有毛,她什么都不是,她懂什么呢,你让她出点子?出不了。你给她点子,她半天还不理解呢。」

老年时期的谢静宜 

据报导介绍,谢静宜,女,1939年出生,河南商丘人。1953年在吉林中央军委长春机要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南海,在中央机要局工作,1959年起担任毛泽东的机要员,负责接发电报、接听记录保密电话。曾任17年的毛泽东机要秘书,历任清华大学革委会副主任,北京市委书记、革委会副主任。粉碎四人帮后,被隔离审查。 1981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免予起诉。


来源:法广

谢静宜和毛泽东的合影


美女谢静宜怎样博得毛泽东喜爱

原先是个天真无邪的姑娘

从照片上看,年轻时的谢静宜不仅漂亮,可能也是个天真无邪的姑娘。她是山东青岛人,初中文化程度。一九五三年,她从吉林中央军委长春机要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中南海,在中央机要局工作。被江青要去搞资料。一九五九年起担任毛泽东的机要员,工作是接发电报、接听记录保密电话。

  早在文革之前,她就在中央办公厅为毛举办的舞会上被毛选中。但直到文革她才等到往上爬、出名的机会。一九六七年七、八月,毛说要南下去长江游泳,指名要代总参谋长杨成武陪同前行。行前,周恩来告诉杨成武,中央决定由他担任周和毛的联络员,并告他:“要中央机要局送两名译电员跟你去。” 据杨成武回忆:“中央机要局送来的两名译电员,一名是广东人,一名就是长春机要学校毕业、分配到中央机要局工作的谢静宜。”

  周恩来是否知道“小谢”与毛泽东的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谢”,这个周恩来送去的译电员,一年后成为全国知名的大人物,几年后竟进入了中共中央的核心。

  随“工宣队”进清华大学开始飞黄腾达

  现任清华大学校长的 顾秉林,1965年进的清华。1970年“毕业”。谢静宜为清华革委会主任[校长]。学了什么?!

  一九六八年,全国各地武斗不止。七月底时,位于北京西郊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两派开战已数月。此时,毛泽东决定不再作壁上观。遂派中央警卫团介入。但又要挂个“工人阶级领导一切” 的名。于是从北京各工厂选派人员,组成“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简称“工宣队”,加上以中央警卫团即八三四一部队的军人为主体的“军宣队”,开进了清华园。

  在中共的国体下,名曰“领导阶级”的工人从来没有资格领导任何人。这个“工宣队”是个摆饰,掌权的是“军宣队”。“军宣队”领导一切。起初,八三四一部队政委杨德中为清华革委会主任和党委书记,杨被排挤走后由八三四一部队副指挥张荣温接任。这时,革委会副主任兼党委副书记有好几位,其中有两个年轻人:一个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安排的八三四一部队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迟群;还有一个就是不久前还只是一名普通译电员的“小谢”。

谢静宜和毛泽东的合影

  迟群有后台,“小谢”通天。张荣温在部队的职务虽然很高,却没后台,与上层没有关系,所以也是个傀儡。据当时的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刘冰回忆:张荣温 “是革委会主任,还得事事听从迟群、谢静宜的。”张被调走后,“学校的一切大权,便操纵在迟群、谢静宜二人手中。”不仅清华,北京大学也由此二人掌管。两人同时执掌两所名校的大权,这样的怪事不仅在清华、北大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全国乃至全世界也不曾有过。

  “小谢”政治上的飞黄腾达由此开始。她步步高升,直到一九七六年被拘捕才完结。

  林彪事件中为毛立功

  李志绥的回忆录里有这么一段: “到一九七一年八月时,毛对林彪的不信任达到极点。清华大学革委会副主任谢静宜的丈夫小苏(注:苏延勋)在空军党委办公室工作,通过谢传来消息:林立果在空军成立了秘密组织,包括『联合舰队』、『上海小组』和『教导队』,在做武装夺权的准备。小苏要毛注意。毛决心南巡,乘南巡的机会和大军区的领导人及省的领导人打招呼。”

  九月,发生“九一三事件”,林彪派系被清除,谢静宜为毛立了功。一九七三年中共召开“十大”,谢静宜当上了中央委员,还兼了个北京市委书记。

  “小谢”同时掌管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权大得很。那时不举行高校入学考试,而实行名额分配到各地,由党政部门推荐“工农兵”上大学的办法。只要进了校门,不管原来是干什么的,都叫“工农兵学员”。几乎年年在杭州久住的毛泽东曾挑选浙江省歌舞团的几个女孩子,从杭州调入中南海工作。一九七四年前后将她们调离中南海前,毛泽东通过谢静宜把她们全部安排进北京大学,成了历史系的“工农兵学员”。

  因各地掌权者走后门安排子女、亲友上大学成了民怨焦点,在一九七五年五月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讨论到这个问题。毛泽东说:“我也是一个,我送几个女孩子到北大上学,我没有办法,我说你们去上学。她们当了五年工人,现在送她们上大学了,我送去的,也是走后门,我也有资产阶级法权。我送去,小谢不得不收。这些人不是坏人。”

  毛泽东送去的女孩子,“小谢”当然不得不收。她更知道那些跳舞的女孩子的来龙去脉。应当说她们也是李志绥书中写的那种“天真无邪的年轻姑娘”,而且尚未“被毛腐化”,文化程度虽然不高,却也不比“小谢”低多少。既然她“小谢”可以领导北京大学,她们当然也可以念大学了。

  毛和江青的共同心腹

  在清华,迟群是党委书记兼革委会主任,“小谢”只任副职。但她身份特殊,远非迟群能比。她是毛身边最可信任的人之一。据刘冰说:“确有一些最高指示是谢静宜先传达下来,后来才见诸中央文件。”

  “小谢”不仅有毛的关系,还是江青的心腹。江青待人一向苛刻,对张玉凤、“小谢”等毛器重的“女友”是例外。江青以大夫人的风范接纳“小谢”,非但不忌恨,不与之结怨,反而委以重任。“小谢” 本已有中央委员、北京市委书记的官衔,一九七五年一月全国四届人大结束时,她又多了个“全国人大常委”的头衔。

“小谢”官越做越大

  江青还委任迟群和谢静宜当她的 “代表”,到第二十军防化连、海军司令部、文化部、北京市委送信,分发批林批孔的材料。那些接材料的大官们,一个个诚惶诚恐地恭迎迟群和谢静宜两位“江青同志的代表”,足让二人出够了风头。春节期间,江青还特地与二人谈话,向二人许愿道:“你们都可以当八三四一部队副政委。”

  十一月二十日,江青给毛泽东写信,要求让谢静宜当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让迟群当教育部长,乔冠华当副总理,毛远新、迟群、谢静宜、金祖敏列席政治局会议,作为接班人培养。

  让“小谢”当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实在有点离谱,毛泽东没采纳这个意见,但从此谢就“实际上参加政治局的工作”了。

  谢静宜的地位升格,成了一个“具有特殊身份的人”:不是政治局委员,却可以出席政治局会议。一九七五年春,毛在外地呆了十个月之后回到北京,于五月三日召集在京政治局委员开会。谢静宜也列身其间。毛与众人一一握手时,对女副总理吴桂贤说:“我不认识你啊。”吴说一九六四年国庆节见过主席,毛答“我不知道。” 轮到谢静宜时,毛和谢有几句对话:

  毛:“你当了大官了,不谨慎呀!"
  谢:“我不想当大官,但是现在官做得越来越大。”
  毛:“试试看吧,搞不好就卷铺盖。”
  看来,对谢静宜有多少本事,毛倒也心里有数。


来源:新浪博客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