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4

小事折腾大的执政逻辑太危险

转发此新闻:
一件几乎不可能牵涉到大人物,也不大可能动摇执政根基的事情,居然轰轰烈烈的闹腾了起来,而且势头之猛烈,有点超乎人的想像,毕竟似乎只有更大如当年的温州动车事故才有可能这样。但是,现实就是现实。

14岁的赵鑫()非正常死亡,激起民愤,当局居然要动用强大的维稳力量来解决。

41日,四川省泸州市泸县太伏中学学生14岁的赵鑫非正常死亡,官方通报(48日)称赵鑫的损伤为高坠伤,无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可以排除他杀。这件事算是简单得除了当事孩子的家人之外没有什么既得利益者的事情,居然要动用强大的维稳力量来解决,即便这样,仍然没办法说服很多人,太伏中学外聚集着大量人群,网络上传言不断,几乎没有人愿意相信官方的正式通报,可能发自当地的现场视频疯一样的传播,人们几乎一边倒的愿意相信,非官方的现场视频才是最有说服力的,才最能解释当地为此的大动干戈,也才能解释孩子家人的歇斯底里。

有论者认为,这种处理模式是专政的必然选择,如果什么事情都公开透明化处理,而且成为事故处理标准流程的话,对于执政者来说以后什么事情都很难办,毕竟透明是民主制度的选项。好像也能解释此事的失去控制。但在笔者看来,怎么说都有点得不偿失。谁又能保证哪一次哪一个事件不是压倒骆驼的那棵根稻草呢。不过考虑到政府的执政效率,上边的旨意迟迟没有传达下来,确实很难让人理解。为何不能早早切割呢?何必为了一个顶多是七品芝麻官的不当决策而与全国人民为敌呢?

实际上,从近年来大大小小的引起网络狂热的事件看,几乎都是切割的问题。我们也知道切割确实很难,需要判断能不能切掉,或者说切掉的后果。像雷洋案,好像切割掉几个基层小警察会影响他们身后几千万警察的想法,担心伤了他们的心,毕竟政府和人民离不开警察。聊城辱母案,除了几个为非作歹的黑社会小混混和和他们身后的保护伞,影响不了什么,何况与有可能撕裂社会道德底线的潜在危险相比,更是不值一提,所以任由网民发挥。河南开封尉氏强奸几十名女学生的事情,虽然只是几个有钱的禽兽,但有可能影响执政形象,所以就不好切割。而四川这次事件,它会影响什么呢?既无强大的既得利益群体,也动摇不了执政根基,似乎也影响不了执政形象,却还是难以切割,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好像有点不作不死的感觉。

事件的处理就是说服人的过程,公众不解的地方,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就可以了。这次赵鑫坠楼,关键是孩子的全身都是瘀伤,既然家长和围观者不相信当地警方、法医给出的说法,为什么不早一点找能够为人信服的医院做尸检?在令人信服的尸检报告面前,就是想闹事也得有理由,当事人和围观者还有什么话说呢。然而,当地并没有这么做。反而派出公务员去一家一家做工作,告诉他们要相信政府,不信谣不造谣不传谣,甚至还要求供电部门配合大范围检修电路(网友如此猜测当地当时几乎全局性停电检修的真正目的)。

这种老套旧式的处理事故流程,早已经证明无用且会适得其反。此次也同样证明就是如此。当地官员出于何种考虑,无从知晓。有人认为当地要建什么新区,而猜测在这个节点不愿意事情闹大,当然也可能是官员为自己的仕途考量等等,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尽管官方的正式公告已经下来,网友的围观热度已经降低,但这件事从最初的一件「小事」到后来的不可收拾,当地官方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件事情的决策者不应该继续赖在领导岗位上,既没有担当,也没有执政为民的思想,能够把一件小事搞大的本事,在重大事情面前恐怕会搞的更加糟糕。当然,这只是笔者的看法,说不定某一天他就会走向新的更重要的岗位,毕竟党和人民都离不开他。

这就是挺让人悲观的地方。每个在我们正常人看来都是不太可能闹大的事,结果被当地官方折腾的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大,而上层与地方又迟迟难以切割,我们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事逻辑,于是隔三差五,总会有类似的事情不断上演。谁又怎么知道哪一天是个头呢?民众的神经一次又一次被刺激,所谓的知情权更是在他们的这种模式下,更加的不可捉摸。人们能做的,也仅仅是在网上小心翼翼的骂骂当地愚蠢的官员,可这又能怎样!真相只会离我们越来越远。官员的执政逻辑与民间的期望差别越来越大,最终只能在两个平行线上吗?

来源:东网 / 刘未未 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