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1

中国「颜色革命」纵横谈

转发此新闻:
近期一篇《特朗普宣布终止民主党在中国收买民间人士,为公知断坎》的网文颇为流行,据说此文作者为大陆御用文人周小川,它的影响颇大,五毛欢跃,本文所谈的是有关大陆「颜色革命」的其它方面。中共十八大向世人宣示其党的政治路线为「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要走邓大人定下的政治上坚持共党专政的「路」,经济上走垄断与市场混合的「路」。习氏上台之后所作的选择,由于个人的政治理念,他骂苏共戈尔巴乔夫为叛徒、视「颜色革命」为洪水猛兽就在「情理当中」了。

中国已具备"颜色革命"条件 


  夸大「颜色革命」的威胁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中心命题就是制造「阶级斗争」的假理论,它在东方这些贫瘠的土壤上成为造反有理为共产党赢得了政权。随着这套虚假的「理论」逐渐被识破后,苏共改成了全民党宣布阶级斗争过时了,中共「文革」后也不再「天天讲」了。江泽民也将其党改为「三个代表」了,因为再提「阶级斗争」等于号召民众推翻自己这个货真价实的官僚特权资产阶级。习氏上台重新祭起马克思主义原始教义不忘初心,将其党重新装扮成劳苦群众利益的守护人,但人民群众看不见这件「皇帝新衣」,只看到它赤裸的专制身躯。他只好以「颜色革命」的幽灵来吓唬他的官僚层及民众,这就是阶级斗争理论的翻版。其实,颜色革命在现阶段中国或当今俄罗斯都未构成对它们政权的实际威胁,更不说成为实际存在了。所谓「颜色革命」是个比喻词,意指政权的更迭或更新,专制政权向民主化转变。这在世界第三波民主浪潮中都已发生成为事实,最震憾的应是苏联帝国阵营的解体。中共在这一波中得以幸免,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大最顽固的专制堡垒。它通过改革又搭全球化之便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拼命扩军加强内部控制,应该承认它的政权还是巩固的。也就是说「颜色革命」在中国大陆还是个未来的「题目」。那么它天天叫喊「狼来了」到底为哪般?

  笔者认为「颜色革命」成了一个被中共当局自我玩弄的「阴谋」,用来巩固政权的手段。

  阶级斗争老路死灰复燃

  第一,为了吓唬内部既得利益阶级以巩固其体制的凝聚力。最典型的是中共军内一帮太子党军人,他们大肆撰文宣传变色后,连祖墓都要被掏。中共对当下中国的治理有一套权术。它对中国各阶级各阶层采用分等级分层次享受不同待遇。这就分散了中国各阶级各阶层共同形成对中共体制的不满与反抗。还有一点保证社会基本稳定的措施是对知识阶层采用笼络政策,除不许自由言说之外,待遇上都从优,这就使社会消失了领导「颜色革命」的带头人。因为每个朝代造反的都是低层失意知识分子引领的,包括当初的中共党人。中共政权稳定还有另一秘诀是它允许农民工进城打工。这几千万「两栖动物」,为中共经济提供廉价劳动力,为外向型经济保持竞争力,失业了回农村自力更生,又不会引发城市动乱,真是一举两得。

  第二,最近习核心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加大政权安全危机宣传,要求「四个看齐意识」落实,是习氏在党内巩固习核心的需要。这种人为地制造亡党亡国的气氛,过去毛氏邓氏为了巩固个人权力都玩弄过,正如反腐口号,全部道义力量都掌握其手中,谁还能担当其亡党亡国的责任呢?所以不看齐也得看齐了。

  夸大敌情,负面作用更大

  第三,「狼来了」的叫喊是打击国内异见分子最好的手段。据说过去一些敢在微博上批评中共时政的「名嘴」都受到警告,叫他们在非常时期闭嘴。因此大陆网上舆论场也出现六十年前的情景,如当年文汇报主编徐铸成所形容的,「一声楼板响,老鼠都跑光」,可见习核心这一手还是「对症下药」的。由此可见,中共还怕什么「颜色革命」呢?

  习氏集团治国理念与举措毫无创新,还是沿用它老祖宗毛邓的作法,采用夸大「敌情」吓唬官员及民众以图加强凝聚力,实际效果可能落得搬石头打自己脚。原因在于:手法老套,有头脑的官员都会一眼识破这个「狼来了」的儿童故事的真实性,反而使他们想起中共历史上的糗事:延安整风扩大敌情,大整所谓内部「敌人」「特务」,连李锐、韦君宜这一大批当年投奔革命的年轻知识分子都不放过。还有一个甲子前的整风反右,错整了多少中国的精英?错整了党内多少干部?岂止中共公开承认的五十五万。至今还坚持说「反右」大方向是正确的,只不过「扩大化」而已。须知一个「反右」运动就把自己标榜的「伟光正」在中国人民心目中连根拔除!从此人民认定了中共是一个邪恶的政党。代价不高吗?当今国内外许多历史学家都认定「十年文革」大乱之因是「反右」埋下的。今日中共新主还不接受教训,为「反右」彻底平反,向受害者(可能活着的为数不多了)道歉,甚至变相为「文革」翻案。在今天互联网推特尤其是社交媒体颠覆传统政治宣传的时代,中共还想走老路救党保国,连它自己也不相信,否则裸官为何世界第一。

  颜色革命会否降临中国?

  未来中国最终与世界民主自由大潮合流走上文明之路,这无须再加论证。不说别的深奥理论与事实根据,单以中共自己制定的所谓「社会主义价值观」二十四字的内容看,它也追求「民主,自由,法治」诸项与普世价值至少字面相同的国家理想境界。虽然它当今树这块招牌是骗人,但至少它承认这个终极目标是最得人心的,是无法绕过去的。中国最终走上自由民主文明之路不可阻挡的最有力口号是「中共制造」。今天该讨论研究的问题是「郁孤台下清江水」何时才能绕过青山的阻挡到达「大海」?笔者也是「江晚正愁予」者之一,但扮演「算命先生」算出它的死亡日期以及自由民主文明之中国何时到来似不可能,因为历史的演变虽有某种规律可寻,但它的偶然性太多了,而且是十分复杂的各种合力组成,甚至包括自然神秘的力量。就当前人类发展进步的形势来看,科技的因素大大参与了社会的变革,例如信息时代的到来,大大削弱了专制主义国家及其政党靠蒙骗说谎取得支持率的效应,所以它们最怕的就是互联网科技的进步。

  不过在诸多「算命先生」当中,我觉得已故美籍华人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的预言--中国这艘大轮将在本世纪三十年代通过「三峡」驶向「大海」,大概不会差错过大。既然中共也在「悖论」中参与「制造」,那就希望它「撸起袖子」加油干吧!

来源:争鸣 / 晚钟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丁酉年甲辰月戊午日,鸡年龙月马日,三月初五,星期六,土曜日
只听新人笑,哪见旧人哭?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束手就擒!
我们要绝地反击,拼死一搏!

匿名 说...

沒有顔色革命,只有驅逐共匪,光複中華。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
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不配使用中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中國,爲祖國不配做中國人。
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所謂“先民主,後集中”之下,那張狗屁“選票”沒有立法權,沒有審查權,沒有任免權,沒有創製權,沒有決策權,淪陷區民眾被剝奪了一切政治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配使用人民;
“黨是領導一切的”“公檢法一家人”“個人服從集體,地方服從中央”“人在黨上,黨在國上”如此黨天下不配使用共和;
國家是全體民眾的利益集合體,基尼係數高達0.73,貧富嚴重分化,隨時爆發革命,如此非法偽政權早已不配使用國。
綜上所述,“‘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來就不曾存在。
北平淪陷區 淪陷區的奴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