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4

「雄安」千算 算漏毒泽

转发此新闻:
雄安新区是本月热门话题,相关的概念股已被中港投资者炒到上天,正当股民找寻漏网之鱼之际,新区发展传来极坏消息,揭发周边地区出现多个工业污水渗坑,从航拍画面所估计面积达30万平方米之广,令人怀疑各地的环保部门有否能力为党中央扫除这个大地雷。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次的水污染问题非关闭周边工厂可以解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次的水污染问题非关闭周边工厂可以解决。事缘上世纪七十年代起中央政府对工业规管宽松,也无强烈的治污意识,各厂老板为求方便把排污管驳到附近的河川就了事,遇到官员找上门,花点现钞便可打发他们。多年来农民投诉即使受理,厂方大多钱照赔、污照排,哪有人远见到这里会演变成国家发展的新福地?日积月累,砖窑厂疯狂挖土挖出大坑,肥料厂和电镀厂的污水往里面排,那些深不见底的巨洞或许已与地下水融为一体。一件脏两件秽,原本的工厂倒闭,新的工厂开张,有见前人开辟了无人敢近的化学排污池,槽车漏夜运来了一吨又一吨的废酸,可谛「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污染版。若「雄安新区」不发展,渗坑问题恐怕不会被大肆报导。

事件反映中央「秘而不宣」策略的莫大风险。本来,决策者不想在计划未成熟之时向公众过早交代,怕引起全国资金蜂拥而来圈地炒楼,亦怕人民的监察降低行政效率,故几年来暗中行事,事先规管当地的户籍迁移和物业买卖,把可能的动荡减至最低。然而,列车现正开出,却被第三方发现路轨上埋藏一颗拆不掉计时炸弹,此时若急煞车恐怕是亏了大本,也削弱了管治威信,只能勇往直前,迫令环保部门研究解决方法。退一万步,渗坑问题或会直接影响新区的选址,奈何决策者被下级蒙蔽,因无知而失策,如今骑虎难下。

渗坑问题恰好反照中共第五代的绊脚石,鸿图大志想带领中国走得更前,而最大阻力却在过去,历年的积重陋习像蓝绿色的渗坑那样,引黄河水都难以一时灌清。河北廊坊市大城县政府曾委托环保公司沿理渗坑,当对方陈情指污水之多难以清理,被要求采用更高成本的解决方法。县政府毅然拒绝,督促他们用旧法反覆治理,但水体的酸度和氧化物在改善不久后又再回升,结果环保公司捱告,含冤退出计划。

环境保护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俨然受到上级施压,自爆限令一个月内厘清问题所在,但当局有能力治理如此庞大的半世纪水体污染吗?他的角色与那个环保公司的老板无异,指令下来就要做,做不到就只有受罚祭旗的份。如今,当局已对大城县主管副县长、环保局长和环境执法队长、南赵扶镇镇长一干人等停职调查,但已无补于事。渗坑依旧源源不绝排出污水,新大楼将冥顽地在雄安遍地开花。居民患癌问题重要还是疏解首都压力重要?答案再明显不过。

专家估计雄安新区未来的人口密度将介乎深圳和上海浦东之间,达900万至1200万人,污大难治,当局只能壮士断臂,避开渗坑所在之地发展。可怜中国人的「母亲」、孕育文明的黄土,就这样受到荒芜的诅咒。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中共都能搞出核武器,为什么朝鲜就不能呢?中共正是因为搞出了核武器才把国民党把控的中华民国挤出了联合国五常,而且还赶出了联合国。没有核武器,邓小平敢打开国门吗?没有邓小平出卖国家的尖端科技,西方国家的政府能允许本国资本进入中国大陆吗?所以说邓小平才是真正的卖国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