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2

中共基层政权黑社会化

转发此新闻:
春节期间,街坊邻居闲谈时,一个人说到现在农村的基层政权普遍被地痞流氓所把持,他老家的村支书就是刑事犯,牢刑没做满,就由人掏钱买了出来,之后继续当支书。他的话获得大家一致认可,并纷纷说起自己老家的情况。可为什么会这样呢?其中一个街坊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因为政府不用这帮人,管不住老百姓。”

有人说,共产党是中国最大的黑社会

其实,基层政权黑社会化,国内很早就有人提了出来,新华社也做过相关报道,但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而且持续恶化。尽管中共不断出台各种措施加强基层建设,可却不能阻止黑恶势力把持基层权力及村官黑化的问题,这在征地拆迁事件中表现最为明显。

虽然现在农村普遍实行了所谓村民选举,但选举操纵在乡镇政府手中,百姓们无可奈何。选举中,地痞流氓把自己包装成村里的“能人”,用各种手段勾结笼络乡镇官员,获得参选资格,然后再施以小利收买村民,对不顺从的人则进行恐吓,由此他们如愿以偿地成了村官。这些人有了权力后,即横行乡里,鱼肉百姓。

有些村官虽然原本人还不错,但进入了“体制”,有了权力,便逐步贪污腐化,滥用权力,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压制百姓,于是逐渐与黑恶势力合流。

如今官民矛盾十分突出,党政干部普遍认为百姓“越来越难管”。为了保障“稳定”,管住老百姓,乡镇官员认为必须“以恶治恶”,只有用黑恶势力才能镇得住。然而随着官民矛盾的激化,面对官员的胡作非为,百姓的反抗呈现出暴力化的倾向,原先不可想象的事屡屡发生,比如前不久重庆一位卖糖葫芦的老太太用竹签刺穿了城管人员的喉咙。

由于基层政权的黑社会化,极端恶性事件日益增多,而中共自己也清楚这个问题不可能根除,因为“党”必须依靠腐败的官员及黑势力维持其统治。因此,面对百姓的反抗,中共不断强化暴力,予以压制。而在农村,强化暴力压制就需要借用黑势力,于是基层政权越来越黑社会化,而百姓反抗得也越来越激烈。这种情况持续恶性循环,整个国家都日益黑社会化。“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这句话反映出广大百姓对国家黑社会化的担忧。

“上梁不正下梁歪”。许多问题看似出在基层,根子却在上面。郭文贵的爆料让人们看到,中共高层不仅腐朽,而且黑社会化。比如薄、王事件,完全是黑社会性质的。此事件,仅仅是由于王立军叛逃美国大使馆而暴露出来,它让我们看到中共高层权力的黑暗。

《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说:“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其实,当今中国之黑暗甚于此,当今为官者何止是一个“朽”字。

今天中国的百姓不仅受到政府官员的盘剥,还要受到黑恶势力的欺压。这真是一个恶霸流氓的黄金时代!在中国,所谓“依法治国”不过是忽悠世界、忽悠百姓。

当一个政权需要吸纳社会地痞流氓进入体制、需要借黑社会势力维持统治的时候,说明这个政权已经穷途末路!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东北的六零后刘刚和西南的八零后刘刚!他们二人都蹲过红朝党国的监狱。他们二人都被别有用心的人污名化,给扣上了“精神病”的屎帽子!

匿名 说...

連中國是什麽,哪裡是中國,十個裡面九個半不清楚,一腦袋內酯豆腐,引用《三國演義》不恰當,引用《西遊記》更合適——

攢攢簇簇妖魔怪,四門都是狼精靈。
斑斕老虎為都管,白面雄彪作總兵。
丫叉角鹿傳文引,伶俐狐狸當道行。
千尺大蟒圍城走,萬丈長蛇占路程。
樓下蒼狼呼令使,臺前花豹作人聲。
搖旗擂鼓皆妖怪,巡更坐鋪盡山精。
狡兔開門弄買賣,野豬挑擔幹營生。
先年原是天朝國,如今翻作虎狼城。
西遊記
第七十六回
心神居舍魔歸性 木母同降怪體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