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5

文贵的名义 = 周永康绳上的那只蚂蚱

转发此新闻:
416日,郭文贵在其个人推特发布消息称,他经过再三斟酌,决定于美国纽约时间19日上午9时,接受西方媒体“美国之音”面对面3小时直播采访。此次采访将以“文贵的名义要求不要以黑反腐”为主题、以寻找和深析自身所受陷害的事实真相为主线,向大家送上一个核弹级的重磅爆料。

郭文贵(左)疑卷入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右)案

稍后引爆并自燃了一小时十几分钟的“文贵空包弹”,虽然因证据链的彻底断裂而提前下课,无疾而终,但还是给全球化网络社会带来一定程度“政治正确综合症”般的紊乱,狂躁,乃至恐慌。

公开史料显示:周永康案的引爆,始于20131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对其立案核查。

郭文贵于20131223日出逃境外。这是他N次亡命生涯中的最后一次出逃。

二者或许是巧合,但更多的证据显示,这不是!

腾讯财金《棱镜》专栏报道称:“走为上策”是郭文贵面临危险的第一反应。熟悉他的人对《棱镜》历数郭文贵的四次“避风头”。 1998年前,胞弟郭文琦因工程欠款丧命后,郭文贵短暂出海躲避了近2年;后来王有杰父子被调查,郭文贵曾担心被调查而出国躲避;第三次是因2005年,郭文贵合作伙伴曲龙为政泉在湖南长沙融资被调查后,郭担心被调查再次选择出国。最后一次“避风头”是在201312月底(周永康秘密立案后),据知情人士透露,郭文贵当时结束中纪委的谈话之后,直奔首都机场飞抵香港。”

周永康>马建>郭文贵。三头利益链,外媒有进一步的佐证。

多维新闻社综合媒体报道:“郭文贵与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关系密切,利益勾连,建立政商关系网“盘古会”等。在国安部期间,马建手下有一个特别行动处,专门监视各种要人。马建利用这个特权,手上掌握大量高层机密。在周永康授意下,马建还故意向海外 泄漏中共高层 的负面资讯,借此攻击政治对手。

此前,周永康亲信、中共北京国安局原局长梁克在马建被双规前已出事。据《纽约时报》报导,梁克涉嫌利用其主掌的北京市国安局情报窃听系统 ,对时任中共高层,包括胡锦涛、习近平等的电话进行窃听,并将窃听的内容报告给周永康。”

另据法国《解放报》201431日报导:“201312月(郭文贵终极出逃前夜),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局长梁克和一些其他官员被邀请吃晚饭,被当场逮捕审问。据知情人士透露,除梁克之外,其他人(是否有“文贵的名义”?)均被释放。

据多家消息报导,梁克不仅涉嫌把来自安全局间谍网、电话监听,以及线人提供的信息,非法转交给周永康......

综上所述,“文贵的名义”=“周永康绳上的那只蚂蚱”?种种迹象显示:中!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