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6

川习会,郭文贵会在海湖庄园“搅局”吗?

转发此新闻:
美中双方正在为两国元首星期四在海湖庄园的首次会晤做最后的准备。在双方的准备中,保安是其中的重中之重。而对于中方来说,如何确保习近平的车队在棕榈滩停留期间不被访民拦截是让他们最头疼的问题。而在这次的川习会上,他们还最不希望看到一个人出现在海湖庄园,这个人就是最近不断“爆料”的中国亿万富豪、海湖庄园的会员郭文贵。
川普总统在佛罗里达州大西洋海滨的豪华别墅海湖庄园(Mar-a-Lago)。川习会将在这里举行。

访民让峰会的中方准备人员头疼
在川习会即将开始之前,美国各地的一些中国访民正在陆续抵达棕榈滩,准备在川习会期间拦截习近平的车队。
44日,这些访民发布了 “誓死截习车告御状誓死要财产” 的声明。声明说,吉林访民马永田 、山东的孙元鹏、 辽宁的宁先华与湖南的张伟学等访民四月四日已抵达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 “目的是要拦截习近平座驾逼其下车接御状,解决我们被中国政府违法抢去的财产” 。
纽约时报:郭文贵是峰会上的潜在搅局者
除了担心这些访民以外,他们还担心目前人在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出现在海湖庄园。
《纽约时报》45日发表了记者傅才德撰写的一篇文章,标题是《习近平川普峰会上的潜在搅局者郭文贵》。
报道说,“如果在周四和周五的会晤期间,郭文贵出现在该海滨度假村,那至少会很尴尬。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他的出现会激怒习近平和中国代表团。”
报道援引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张克斯(Christopher K. Johnson) 的话说, “郭文贵在海湖庄园肯定会是一个极具破坏力的未知因素。”
这位前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高级中国分析师说,这是因为中国认为郭文贵是罪犯,要求他回国,尽管他没有公开的犯罪记录。 在张克斯看来,郭文贵很可能排在一个北京寻求遣返的著名企业家名单的第二位,位居第一的是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
中方极为担心郭文贵出现在庄园
对于中国的政商界来说,郭文贵是一位极为敏感的人。这位身在海外的富商最近在接受海外中文媒体《明镜》集团的电视直播专访以及发送的推文中已经对一名前高层领导人做出了指名道姓的指控,并爆出了一些知名人士的所谓“猛料”,包括中国著名的媒体人、财新传媒的总编胡舒立以及杨澜的丈夫吴征。
《财新传媒》曾经把郭文贵称为是“权力的猎手”,但是郭文贵称,他其实是“权力的猎物”。他是在与他的一个政治靠山、前公安部副部长马建入狱相关的腐败丑闻中离开中国的。
鉴于郭文贵的这种背景,对于中方官员来说,能够进入海湖庄园的郭文贵是否会在川习会期间出现在庄园自然成为他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目前还不清楚郭文贵是否会出现在庄园。一位了解本次会议准备情况但不能提供安保规格细节的美国官员称,这次进入湖海(又译马阿拉歌)庄园的限制会比川普接待日本首相安倍时更严格,但是不知道在习近平和川普会晤期间,会员们是否会被禁止入内。川普在庄园与安倍共进晚餐时,庄园的很多会员也在那里就餐。
当《纽约时报》问郭文贵是否打算在这次峰会上现身时,他没有予以回复。
郭文贵:川习会期间会员不能用海湖庄园
不过,当美国之音联系郭文贵,希望他谈谈海湖庄园的有关情况时,他通过推特回复说,“我不在!这几天所有会员都不能用了!” 他还证实说,这是中方提出的要求。他说,“否则会安排您进去享受一下我的会员资格的。”
尽管郭文贵在最近的两次中文采访以及在推特上激烈批评了前任以及目前还在职的很多中国高层领导人,但对习近平却表示了赞赏,而且说他支持习近平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反腐,也希望有关当局依法对他的案子以及涉案人员进行调查与处理,而不是“非法”关押他的家人以及公司的员工。他说,他在中国超过170亿美元的资产都被冻结。
郭文贵对川习会的期待
对于习近平与川普在海湖庄园的这次会晤,郭文贵在回应《纽约时报》提问的一条短信中表示:“我为他祈祷此次访问顺利。为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开启一个新的伟大的时代!”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匿名 说...

包子連瀘州領導層都擺不平,如何能解決金三?特朗普也是太多空閒和無聊了。只怕包子控制不了局面,有其他人會代包子執行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之類的事,老美的阿兵哥又得去掉一大片,還都是精銳哦。

匿名 说...

觚不觚,觚哉,觚哉
蝸牛不是牛,海馬不是馬,河豚不是豬,金絲熊不是熊;炒肝沒有肝,灌腸沒有腸,魚香茄子沒有魚,水果月餅沒有水果;……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錯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無所茍而已矣!”——《论语•子路》
無意、善意、迫不得已的謊言是過失,有意、惡意,依靠謊言而存在,必然是罪惡。“‘中華’‘人民’‘共和’‘國’”此名稱由四個部分組成,那就逐個辨析一下,只要稍有邏輯思考的人類都能歷時分別真偽。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來都不是中國,根本不配使用中華。
自由生活,擁有民權的民眾群體才是人民,被剝奪了一切自由与權利,連生育自主決策權都不存在,如此用以粉飾虛偽民主的兩足羔羊,奴隸,農奴不是人民,踐踏基本人權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喪失自由權利的奴隸与壓迫奴役奴隸的奴隸主,從來沒有人民,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不配使用人民。
區域自治,民眾自決才是共和體製,“黨是領導一切的”,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匪酋,狗腿子奴才們的中央集權制,抗拒民主,踐踏自由,破壞法治,當然不是共和,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都不配使用共和;
國是全體民眾的利益集合體,財富分配不公,基尼係數高達0.73,隨時爆發革命,如此自詡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匪佔據區從來就不是國家。
北韓父傳子,子傳孫,是金胖子家產,卻自詡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敘利亞父傳子,已然民眾起義,戰火紛飛,卻仍舊自詡為“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對庫爾德民眾實施化武攻擊,進行種族屠殺的薩達姆復興黨也曾自詡爲“伊拉克‘共和’‘國’”;卡紮菲父子暴虐成性,被起義民眾爆菊,卻也自詡爲“阿拉伯利比亞‘共和’‘國’”;齊奧塞思庫老婆孩子同為“‘國家’‘元首’”,卻也同樣自詡為的“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在人民起義的槍聲中遺臭萬年;……
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不民主,無法治。法律的出現与延續是為了保護民眾自由与權利,絕非剝奪民眾自由与權利。沒有公權力分置,不存在三權分立,公權力相互制衡的立法機構(議會),執法機構(政府),司法機構(法院),“黨是領導一切的”“公檢法一家人”,即便創造出“民主主義”山寨假貨,依舊從來都不曾民主;即便各個都自詡為“‘共和’‘國’”,但本質上都与“‘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樣是沒有民眾授權,沒有主權的非法偽政權。
“先民主,後集中”的謊言欺騙從來都是不堪一擊:民眾是白癡嗎?既然民眾是白癡,不能自由選擇,沒有自主授權能力,那麽兩個所謂“基層人大候選人”中如何產生一個所謂“基層人大代表”?既然民眾不是白癡,能夠自由選擇,具備自主授權能力,那麽為何不能直接選舉省市級“人大代表”,以及“全‘國’人大代表”?如此荒謬絕倫只能說明民眾被剝奪了一切政治權利,沒有立法權,沒有審查權,沒有任免權,沒有彈劾權,沒有創製權,沒有決策權……拿了一張叫做“選票”的廢紙,做一個義務的群眾演員,用以粉飾“‘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的虛偽民主。有計劃,有組織,有預謀。以“法律”形式剝奪民眾固有政治權利,就是有組織犯罪行為。那些每年春暖花開,吃飯,舉手,拍巴掌的戲子,傻子,臭婊子們從未獲得民眾授權,沒有資格代表人民,偽人民代表不是人民代表。沒有民眾授權認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憲法尚且不是憲法,還什麽“刑法”、“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下,只有“戴套不算強姦”的狗屁“法”。

匿名 说...

“無代表,不納稅。”既然民眾不能選擇執政黨,從未予以授權,“共產黨‘政府’”只是非法偽政府;非法偽政府沒有資格向民眾收取任何稅費;以稅收為名,對民眾實施搶劫,只能是有組織犯罪行為。所謂“共產黨‘政府’”是非法偽政府,當然不是政府,不是執法機構。為了自己活得豬食犬糧,套上一襲制服,混跡於黑社會組織,放棄靈魂,沒有是非,為虎作倀,幫助非法偽政權,非法偽政府奴役壓迫民眾,公開搶奪民眾財富,做個有執照的流氓,如此不是國家公務員,不是警察執法者。
“不是我要當主席,是人民選擇了我。”胡賊錦濤面對日本小朋友,毫無愧疚,不知羞恥。民眾何時,何處,以何種方式選擇過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又是何時,何處,以何種方式授權給予毛賊澤東,華賊國鋒,鄧賊小平,江賊澤民,胡賊錦濤,習賊近平了呢?沒有民眾授權只能是匪酋,不是國家元首。
在“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非法偽政權下,民眾子弟扛槍,民脂民膏供養,卻又“黨要指揮槍”,“鐵心跟黨走”,“抵制軍隊國家化的錯誤思想”……如此為虎作倀,幫助偽政權,偽政府剝奪民眾一切自由与權利,奴役壓迫民眾,卻又無恥自詡爲所謂“解放軍”,但是問問每一個“服從命令,聽指揮”洗腦訓練下炮灰們,什麽是解放?什麽是軍隊?黨衛“軍”屬於納粹黨,“‘解放’‘軍’”屬於誰?解放:使得被壓迫,被奴役民眾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利;具備榮譽感,以保衛人民,保家衛國爲使命,才是軍隊。屠殺平民婦孺,對著手無寸鐵的民眾開槍,爲“工作”內容,武裝起來的暴徒們茫然無知,洗腦貫徹下,失去人類靈魂,沒有人類道德智慧,早已沒有了人類應有思考能力,只是一具具等死,必須死,該死的炮灰,扛槍吃飯紅色黨衛“軍”兵痞從來都不是軍人。
主權在民,民眾授權,公權力分置,民主法治的合法主權國家,獨立司法,才有法院,法官。“‘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下, “公檢法一家人”“黨是領導一切的”,不獨立,無公正,沒有司法,只有“政法委”書記吆喝下叫做“人民審判長”的奴才。以及奴才穿上法袍表演節目,叫做“人民法院”的戲院。
黑白顛倒,人類社會淪為獸群,反人類罪惡首先是反人類文明,并在反人類罪行中從始至終伴隨反人類文明,從燒書到燒人,從踐踏言論自由到殺戮無辜民眾,乃至在希姆萊領導下的“政法委”“‘公安’幹‘警’”實施有計劃,有組織,以人口千分之一爲指標,殺人滅口,圖財害命,如此方能於混淆概念,沒有是非,毫無邏輯,從而戈培爾博士指揮的中宣部大褲衩謊言才能在CCAV廣播,用以欺騙愚弄民眾。所有的非法偽政權,非法偽政府離開謊言欺騙,殺戮恐怖,立刻“抽芯一爛,土崩瓦解”,樹倒猢猻散。中華民國不曾滅亡,“‘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曾存在。無懼反人類犯罪組織的槍口刺刀,勇敢站起來,做一個堂堂正正,無愧列祖列宗,天地鬼神的中國人,對所謂各色“‘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所謂各色“共產黨‘政府’”是非法偽政府,嗤之以鼻,厭惡唾棄;對各色制服“‘國家’‘公務員’”“‘人民’‘警察’”“‘人民’‘子弟兵’”“‘人民’‘審判長’”……大大小小,為虎作倀的狗奴才們嘲笑譏諷,效聖人言——觚不觚,觚哉,觚哉。


孫鷹
中華民國一百零六年 四月七日淩晨 北平淪陷區
(無需爲不才擔心,這是不才的選擇)
補充:
“量中華之物力,結予國之歡心。”新時代的葉赫那拉近平,慶豐習包子,又要去美國大撒幣了。敬告川普總統,“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以民選國家元首身份,善待禮遇奴役壓迫中國民眾的匪酋就是對中國民眾的不尊重,就是對自己人格的不尊重,就是對予以授權的美國民眾不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