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2

天朝盛世:贫富差距 伤心故事

转发此新闻:
据官方报道,过去二十多年,中国在扶贫方面取得巨大成就。然而,亦有报告显示,中国贫富差距日趋严重,坚尼系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零点三左右,上升到现在的零点四五以上,已经超过零点四的国际警戒线。

从一些数字看,中国这三十多年来确实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奇迹,譬如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之不过,除了令人骄傲的数据,也有让人不安的数据:人均收入位居世界第一百位,用民间的话说,即不少老百姓仍然生活在国富民穷里。贫富差距愈拉愈大,这是事实,有人形容为「一边是灯红酒绿,一边是断壁颓垣」。

四川遂甯市双溪乡神鹤村一名六岁男童长期赤脚被拴住

日前在东网见到一则报道,说四川遂甯市双溪乡神鹤村一名六岁男童,适学年龄未上学,母亲智力有问题,五十六岁父亲务农维生,由于男童患中度智力障碍,家人管不住也无暇管,长期被人用绳拴在家门口,像狗一样,家贫,饿了只能吃泥沙或等好心人施舍。内地作家余华的《十个词汇里的中国》,其中「差距」便说了许多贫穷和饥饿的故事,最令老朽不安的一个,说一对失业已久的夫妇未能为年幼的儿子买一根香蕉,做父亲的因孩子不断哭闹而恼怒,他动手打了孩子,其后悲从中来感到自己无能,连儿子想吃一根香蕉也满足不了,情绪一时失控跳楼自杀,妻子也受不了刺激,结果在儿子的哭泣声中吊颈自尽。

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据统计,中国有能力购买国际名牌的消费人群达到总人口的一成三,而且约有一千八百位身家达十亿美元的富豪;然而,在西南贫困地区的孩子竟然未听说过足球。余华在「差距」中所说的故事,像一根香蕉的悲情,很值得在上的官老爷深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诗圣」杜甫千多年前的悲叹,至今竟然还是一个挥不去的梦魇!

来源:东网 / 施友朋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东北的六零后刘刚和西南的八零后刘刚!他们二人都蹲过红朝党国的监狱。他们二人都被别有用心的人污名化,给扣上了“精神病”的屎帽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