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2

政治笑话:习大大和六四 / 毛主席临终.....

转发此新闻:
習大大組織人复查六四事件,專案組回复“往上查,鄧小平李鵬楊尚昆均否認涉及此案,無法查到指揮員。往下查,戒嚴部隊官兵均銷毀立功檔案,無法查到戰斗員。” 習大大:“這讓歷史情以何堪?!”



請教朱鎔基

習大大:“你是反右的受害者,可你一句‘母親打了孩子,孩子能說什么?’就化解了仇恨,對六四你有什么高見?”朱鎔基:“六四時母親直接把孩子殺了,孩子還能說什么?!”


誰在拖延

習大大意識到六四是民心所向,全國四千多万人次參与游行示威,上億人聲援。歷史遲早要平反,拖延平反六四有罪責。就与前任商討對策。江澤民道:“我可沒拖延,我取消了反革命罪。”胡錦濤道:“我可沒拖延,我為胡耀邦恢复了名譽。” 習大大大惊:“難道歷史會認定是我在拖延?!”


毛主席临终

毛主席临终前把邓小平叫到床边说:「平平,有件事我放心不下,我担心党内有些同志不愿跟着你走。」

小平回答:「放心吧,东哥,不愿跟我走的我让他跟你走!」


你进来,我出去

习大大去看毛泽东,拉开水晶棺说:「毛爷爷,天上沙尘不散、地上污染不断、北方缺水大旱、南方雪雨泛滥、奥运圣火难看、西藏喇嘛乱窜、官员贪污扯烂、人民暴动千万、股市一片混乱、黑心商品太烂、港澳不听使唤、地方政府蛮干、台湾民主单干、美帝逼我一战,我该怎么办?」

毛说:「你进来,我出去,吓死这群王八蛋!」


两头牛

话说习大大到农村视察,他想知道人民对党的忠诚度,就问一位农夫:「如果你有两亩田地,你愿意奉献其中一亩给伟大的党吗?」

农夫答:「噢,是的,我愿意。」

胡又问:「如果你有两幢房屋,你愿意奉献其中一幢给党吗?」

农夫答:「是的,我愿意。」

胡又问:「如果你有两部汽车,你愿意奉献其中一部给党吗?」

农夫答:「我愿意。」

胡又问:「如果你有两头牛,你愿意奉献一头给党吗?」

农夫答:「不,我不能。」

胡感奇怪地问:「你既然肯奉献一亩田、一幢房子、一部车,为甚么不肯奉献一头牛呢?」

农夫说:「因为我真的有两头牛啊!」 


江泽民是他的司机

江泽民还是国家主席的时候,一天因私外出,嫌司机车开的太慢,催促了好几次。但因交通拥挤,还是不能让他满意。最后江泽民一把抢过方向盘,把司机推到后面,自己开起来。他一路横冲直撞,造成一片混乱。

有人打电话向交通局长反映。局长大怒,质问该地段交警。

局长:「看到肇事者没有?」

警察:「看到了。」

局长:「为什么! 不逮捕他?」

警察:「我不敢?」

局长:「为什么?」

警察:「他的官很大。」

局长:「有多大?」

警察:「不知道,反正江泽民是他的司机。」

来源:网络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主權在民。尊重民眾選舉產生,具備授權的國家元首,就是尊重該國全體民眾。“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共產黨“政府”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府,刁太大只是奴役壓迫人民的犯罪團伙匪酋。只有混黑社會的小流氓,小地痞,為虎作倀的妖孽,斯特哥爾摩綜合症患者,受虐狂的精神病才會尊重土匪頭子。畜生叫什麽不重要,刁太大,刁远乎,包子,大撒幣……唾棄非法偽政權,嘲弄非法偽政府,譏笑混黑社會的臭流氓,唾罵黑社會老大,才是受壓迫,被奴役淪陷區民眾應該做的事情。
北平淪陷區 淪陷區的奴隸

刘刚 说...

丁酉年甲辰月己未日,鸡年龙月羊日,三月初六,星期日,日曜日,昴(西)白虎
只听新人笑,哪见旧人哭?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束手就擒!
我们要绝地反击,拼死一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