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3

中国公安的所谓「特勤」、「协警」实为流氓打手

转发此新闻:
近年,公众的身边,一种特殊身份的力量逐渐泛滥。他们身穿警察的黑色战斗服,却不是警察;警察总还有一些保民助民的职能,但他们很少出现在这些场合,更多地是以群体的形式出现在强拆一类与民众暴力冲突的时候;他们的其中一些有正式的身份,叫作「协警」,搞笑的是他们却从来不以任何细节暴露他们的非正规地位,相反,他们尽最大可能模糊自己与正式警察的区别,目的当然只有一个:求得警察的威慑力和执法权,后者中最重要的又莫过于合法使用暴力权。

在法治倒退和警权泛滥下,类似名为特勤,实为流氓打手的现象只会愈演愈烈,激化社会矛盾。

警察明知道法律从未给协警执法权,但警察人手不够,更奇缺干脏活的帮凶,因而对他们的行为从来是心照不宣,只有惹出事了酿成舆情,才会舍车保帅地抛出这些所谓「临时工」以平民愤。

当然,在外观上,协警也总不能跟正式警察完全一样,因而他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再合适不过的头衔──特勤。

原本,特勤在大陆警方有多种含义,比如消防部队都有特勤中队一类编制,指的是主要担负应急抢险救援任务的人员,相对于灭火这个消防部队主要任务,他们是特殊勤务。武警特勤则是特勤一词混乱的始作俑者,一开始是在武警内卫部队中设立特勤中队等编制,应对劫机等严重暴力犯罪和恐怖活动,设在省总队直属机动支队下,也有设特勤支队的情况。然而这实际上就是特警的职能,却由于公安系统内迅速设立了自己的特警编制而出现名称的重复。

当然公安也有理由,武警的调兵权用兵权控制严格,城市反恐当然还是有自己的特警好用。而武警事实上的特警编制虽然逐步叫响了各种「突击队」甚至「女子特警队」的名头,终归不能在法定的武警8大警种之外新增一个「特警」,「特警」是公安的力量已成定局。另外,大陆公安还有一个近音但不同意的术语,「特情」,说白了就是线人和耳目。

当前中国公安泛滥成灾的「特勤」显然是为掩饰滥用协警现象而擅自乱用特殊名称的结果。现有公安系统的特勤编制内当然不全是协警,但主要力量显然是合同制聘用的此类人员,没有警察正式编制和警衔,或者美其名曰警衔均为见习警员,其核心任务也很简单,就是维稳。

对这一现状,中国近年的地方报章公开报道一些社会冲突事件时,也遇到过完全不是公安系统的势力身穿种种黑皮滥施暴力的情况。为避免担上不相干的责任,地方公安部门此时甚至会专门澄清:系统内没有身着「特勤」字样的警务人员。

在这种案例中,这种人往往自称特警,可制服上明明又印着特勤字样,被质疑身份时竟然撒腿就跑,被扭送派出所时则默不做声。而公安还会好心地指明:这种衣服在普通的劳保商店就可购买,身着此类服装的一般为保安、保镖或是城管临时工等。

最恶心的是,中国这种制服混乱不一,有的写着特勤之外,还用拼音写上「TE QIN」,更有不少恬不知耻地写上SWATSpecial Weapons and Tactics)的英文,给全球特警一个莫大的羞辱。而大陆粗制滥造的各种百科网站上,更增加了「特勤警察又称特种警察」的混乱解释。

实际上,早在中国军队2007年大换装时,官方就表示过意图之一就是军装及其仿制品泛滥,造成军队外观辨识度大降,权威性受损。其实比军队换装更早的大陆公安更是早就再次经历了警服权威的流失。虽然制式警服不得仿制,但所有需以权压人的机构,特别是警方自身严重依靠的保安等外围治安力量,自创的服装都迅速模仿新的警服,而警用大衣这类似是而非的标记更是迅速普及到所有看门大爷的身上。

这一切的背后无非是对权力,特别是暴力权的追逐,在法治倒退和警权泛滥的情况下,类似名为特勤,实为流氓打手的现象只会愈演愈烈,更加激化社会矛盾。

类似的,还有中央国家机关编制的缩减,作为上届领导人的遗产,在新的权力版图下,同样再次出现机构叠床架屋,权力交错纷乱的回潮。只要权力来源不变,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死循环而已。

来源:东网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來都不是中國,根本不配使用中華。
自由生活,擁有民權的民眾群體才是人民,被剝奪了一切自由与權利,連生育自主決策權都不存在,如此用以粉飾虛偽民主的兩足羔羊,奴隸,農奴不是人民,踐踏基本人權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喪失自由權利的奴隸与壓迫奴役奴隸的奴隸主,從來沒有人民,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不配使用人民。
區域自治,民眾自決才是共和體製,“黨是領導一切的”,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禁止民眾選擇的非法偽政府,匪酋,狗腿子奴才們的中央集權制,抗拒民主,踐踏自由,破壞法治,當然不是共和,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都不配使用共和;
國是全體民眾的利益集合體,財富分配不公,基尼係數高達0.73,隨時爆發革命,如此自詡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匪佔據區從來就不是國家。

刘刚 说...

东北的六零后刘刚和西南的八零后刘刚!他们二人都蹲过红朝党国的监狱。他们二人都被别有用心的人污名化,给扣上了“精神病”的屎帽子!八零后刘刚于甲子年丁丑月丁亥日出生在巴蜀大地上的荣昌县。2005年秋季高考他考到了宁夏固原师专。高考前他曾被荣昌国保约谈抄过家。2010年,他被重庆公安抓住送李子坝看守所刑拘了一个月,后改为劳教两年。2014年,他被北京公安抓住送海淀区看守所羁押了近半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