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3

开封有个「包娼天」 官商鸨逼雏卖处

转发此新闻:
河南开封日前爆出一宗官场罪案,尉士县三十名初中女生被强迫卖淫,揪出当地的赵姓企业家、周姓市人大代表及政府机关人员涉案。内地新闻不时以重复姿态出现,但千万不要见怪不怪。社会道德退步皆因冷眼旁观者愈来愈多,恶者正正利用这种容忍,肆无忌惮让坏事变成常态。公众己不劳心,好似置身事外,但他们没意识到自己有份参与这共业,到自己身受其害时,呼天抢地亦为时已晚。

社会道德退步皆因冷眼旁观者愈来愈多,恶者正正利用这种容忍,肆无忌惮让坏事变成常态。

今次事件,你我本来不会知情,媒体也未必有力揭发,公开源于一个意外。逼良为娼由2015年起迄今两年,公安在二月开始拘捕疑犯,也陆续联络受害女童的父母笔录作供,但整个过程却在三月尾才曝光。因为调查人员不小心把一份「简要案情汇报」上载网络,里面详列案情始末,披露涉案疑犯身份,更有受害学生姓名、身分证号码、就读学校等个人资料。文件很快被删除,但广传开去,能够被媒体报道,让公众知情。

如果没有人员误将汇报上载,事情的结果有否不同?当地公安局有可能避免打草惊蛇而秘而不宣,或者想找个好的时机才向公众交代,但也不能埋没另一个可能,就是当局不情愿公开这宗案件,因为它牵涉的权贵,由法理层面上到政治层面,已非一般执法机关能管的了,只有在不为外人道的情况下才方便操作。

内地公安有强烈的防控思维,访民便是他们防控出来。社会不公,人民定必呼冤,但当当权者解决不了制造问题的人,就转而解决问问题的人。按汇报,本案的受害女童多达三十人,尉氏县教育体育局表示:「这已经是刑事案件,不归教育局管了,一切以公安机关办案情况为准。」你只能佩服涉事的四所中学和教育当局保密工夫做得非常好,而执事者普遍主张不要把丑事张扬。可是,他们忽略了公众参与有助督促官方办案,防止事情向大事化小的方向发展,亦帮助其他省市一正歪风。

凡是内地新闻,不要轻易归类为个别事件,要好好研究当中的趋势和共性。赵姓老板的面粉厂是省级五十强企业,他利用钱权逞兽欲,要胁李姓女子找来女生供他淫辱,更变本加厉索求处女。六名嫖客被捕,揭示赵姓疑犯在掌控这个逼娼集团后广招嫖友,他们绝不是区区市井之徒,而是跟企业家层级相同的同好,涉及人大并不意外,更有性贿拢络关系之嫌。周永康入狱翻开了官场钱权色的丑恶,官员用权力物色美女自古皆有,但论罪恶程度,还比不上今次在中学挑选目标那么恶极,那么丧德。天真的人民可盼望今次事件是绝无仅有,但悲凉背后不知多少类似事件在隐密中被掩护。

另一种罪是为虎作伥,同时做成了罪恶的雪球效应。本来,当赵姓疑犯提出要求,李姓女子可以向公安求助,她就不会找上那些初中生。可是,她不只心无愧疚甘愿为奴,还招揽爪牙办事,恐吓殴打无所不用其极,更可悲是五个受害人亦成为帮凶,诱使更多女同学受害。在这个犯罪结构里,问题不单纯是公安侦破的迟或早,而咎由人人_昧良心,加速罪恶扩散,形成难以收拾的漩涡。当中多少人知情不报?如果二月不是有一名受害人报案,雪球不是又滚大下去吗?这就是道德沦丧的共业。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