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3

限制海外童话传播 图泯童心

转发此新闻:
北韩的教育制度强调政治正确,不只发扬金氏家族的主体思想,更大力向下一代灌输敌我意识,在小孩子还在寻索人生意义的重要阶段,就告诉他们朝鲜人要以打倒大美国帝国主义为目标。在金正日时期,设有如游乐场般的反美博物馆,展览北韩军队在韩战的丰功伟绩,也设有靶场供儿童枪击美国大兵公仔,有些甚或挂上乔治布殊的肖像。在局外人看来,这些愚弄意识的举措非常可笑,但请你看清楚,是否五十步笑百步。

限制海外童话入口,直接而客观的结果是中国小孩的视界因此而狭隘了,听一个未听过的故事也变成奢侈品。

淘宝网宣布310日起禁止出售和代购中国以外发行的出版物,「为消费者营造安全安心的网购环境,提升消费者的购买信心和满意度。」内地打击「禁书」不是新闻,所谓禁书是指出版物挑战政权的正当性或散播类似意识,但此一波的落闸令明显不是针对禁书,而是一切海外出版刊物,反映中共的惧外心态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思想箝制收得比清朝还紧。

宣传部的思想工程方针原本以歌颂党国为纲,但自从《建国大业》一类的样板戏对人民失效,主事者也不能自欺说是成功,要务实地一改方针,把矛头指向西方「不良」意识入侵。内地各大学府贯彻了「七不讲」的指令,包括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但在互联网资讯发达的年代,即使网军过滤了大部分敏感讯息,年轻一代也有自己的方法去扩阔视野。

富人和官员送子女往英美读书,不就想他们多吸引外国的养分成为成功人士吗?权贵的行为就是对思想工作的打脸,思想工作不成功不是内容问题,而是它出于伪善,连官员自己都不相信的一套怎能说服群众呢?中央暂且没法对伪善对症下药,但它能转移目标,向较易操控的娃娃下手。

除了淘宝网,中国的出版界也收到了红牌,纷纷收到官员通知,2017年将限制外国童话书与绘本引进内地,还流传11.6的配额制,每出口十本本地书才可以引进十六本外地书,无疑针对了内地与海外的出版逆差和分额失衡。耳熟能详的安徒生与迪士尼童话在新生代眼中可能成为陌生字眼,新晋的海外作者将更难打入中国市场。中央认为只要防微杜渐,在意识萌芽阶段筛选好教材,日后就更方便进行思想教育。

问题是,内地市场有能力取而代之吗?这不单是量的问题,也是质的问题。童话的重要在于其无远弗届的幻想,发人深省的隐喻,为小孩子建立价值观。然而,内地缺乏开放条件,百花齐放的网剧市场也被广电总局瞎搞,在这片不鼓励思想开明的土地上,到底能孕育多少有内涵的作品?选择是全面还是片面?会不会连最简单的人生道理都触动当局神经而被禁言?

限制海外童话入口,直接而客观的结果是中国小孩的视界因此而狭隘了,听一个未听过的故事也变成奢侈品。你知道讲故事的由来吗?就是旅客千里迢迢来到,本地人围炉招待,为的是听他方的故事,探索未知领域。而只准听本地的故事,对我们的孩子来说无疑是另类酷刑。

目的很简单,不好奇的孩子更乖更听话吧。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