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4

郭文贵靠四大姐“宠幸”发迹 最后疯狂自取灭亡

转发此新闻:
王歧山主导的反腐大戏,以“海外猎狐”行动而进入了高潮,毫无疑问,许多贪官污吏都不可避免地成为惊弓之鸟,而其中一些人开始了最后的挣扎和疯狂,原本神秘而低调的亿万富豪郭文贵,“跑路”到了美国,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个,他曾接受博讯记者的采访,对揭露他官商勾结内幕的记者胡舒立和《财经》等媒体进行反击,爆出了一些所谓的轰动性的隐情,吸引很多人的关注,有人认为胡的后台是老王,郭的后台是老曾,他们各为其主拼力较量,折射出中国政商圈子的黑暗,但这些内幕的细节,都一时难于查证,依笔者观察,不论井水有多深多混,各自的动机多么复杂,郭文贵与站在中国官场与商场结合点上的许多富豪一样,都被生意对手抓住了把柄,由于中国政治的场景转换,郭这次的逃亡与以前两次不同,他最后的疯狂表演之后,可能是彻底地灭亡。

现年50岁的郭文贵,脸上持着明亮的笑容,给人良好的印象

我仔细阅读了海内外大量的有关郭文贵的报道,也曾通过邮件与涉案的一些人联系,有的人接受我的采访,但郭文贵没有回复我的邮件,却一度承诺将约见博讯网的记者,不过最终也没有兑现,其实,繁杂地梳理郭文贵驰骋商场的过去,结合他发表的一些言辞,已经足证他不是一个严守信誉的人,他的思想性格,用熟悉他的一位生意人的话来概括比较准确:永远有新朋友,没有老朋友,他为了经济利益不断地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而又很快与其反目为仇,从曲龙到李友,从马建到林强,他们既是共同发财,互相捧场的密友,又是自相残杀,两败俱伤的仇敌,而疯狂争斗之后的归宿,却大都是牢房。

其实,这些都没什么新意,自古以来,围绕金钱利益而凑到一起的人们,虽有海誓山盟,鲜有友情善终的结局,郭文贵作为草根阶层发家致富的代表人物,走到今天这种困境,如果说有什么规律可循的话,依我看,就是官商勾结,无所不用其极,而他的过人之处,在于做人没有底线,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从郑州的裕达国贸到北京的盘古大观,他的“成功”的秘诀在于,炉火纯情地玩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人于股掌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逢凶化吉,财源滚滚,他借国安人员职务之便,暗中拍摄性爱视频,轻易而举地斗垮了某些实权派官员,也巧取豪夺了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物质利益,比如,原河北省交通厅长史发亮,指令河南省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高于市场价格一倍的资金,购置郭开发的裕达国贸大厦西塔161718层,而北京副市长刘志华落马的故事也大同小异,只是这次,郭以摩根公司名义投中的位于北京黄金地段的地块失而复得,而且,接着,胃口大开的郭文贵,又狡诈地盯上新的猎物,把商场上他人或国家的财产收入囊中,这里包括天津华泰,北京民族政倦,北大方正,等等,因此,胡舒立主导下的媒体有一篇文章称,郭是善于抓住官员的睾丸而为我所用的人,这的确比较形象而生动。

在北京的生意圈里,很多人迷惑于郭的发迹传奇,最终发现,虽然他没有文化,只不过是山东的农民的后代,但他天生会利用人性的弱点而抓住机会,而人性普遍的需求,无论男女,皆为“食色,性也”

2009年法国驻港澳总领事戴博先生颁发法国荣誉军团军官勋章予富商夏平女士,夏平是香港第一名女性获得此殊荣。

1993年,年仅28岁的郭文贵有机会结识了香港富婆夏某,以一家小贸易公司的名义,与其所有的香港爱莲国际集团合资成立了郑州裕达置业公司,拿到了原本属于市政府家属院的中原路220号的地块,开始杀入房地产界,并建起了裕达国贸,用《棱镜》的文字表述形容,善于经营人际关系的郭文贵,很快获得了夏某的“宠幸和信任”,我想,谁都明白“宠幸”是什么意思,他之所以把投资26亿元的大厦命名为“裕达”,就是“富裕发达”的意思,而他改变命运的手法有点女性化,此时,他已告别贫困的过去而取得香港身份,并模仿董建华父亲的名字,把自己改名为“郭浩云”,但外人并不知道

他能有今天的财富,付出多少做为男子的尊严,此后他又攀上了另“三位大姐”:商务部的高官吴某,中组部的副部长沈某某和中纪委的副书记马某。知情者说,他的成功致富皆来自于“四大姐”的帮忙。至于“四大姐”与其交往的小故事多有传闻,笔者无意查证和渲染。

(左起):原商务部部长、副总理吴仪,原中组部副部长沈跃跃,原中纪委副书记马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假如郭文贵仅仅是顺从他人,就没有了发财的商机,他的高明之处在于,结识了张越,马建,高辉等人之后,立刻把他们的职业功能变为驱使官员为己服务和宰杀生意对手财富的利器,他使用或指使他人跟踪对手,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录了他们性爱视频,然后再利用官员的虚伪和胆怯而逼其就范,这一过程类似重庆贪官雷政富的“床上运动”故事,背后指使者都是阴谋家,只是具体操作人却由国安人员参与,更加专业化,每每得手,百战百胜,郭文贵曾得意地说,花钱叫官员玩女人,不录下来存证是“傻子”,一旦录了,被利用的官员就如畜狗。

如“畜狗”的不仅是像刘志华那样的倒霉蛋,还有依然在位的张越,谁也不会想到,像他这样一个在公开场合大讲廉政建设的官员,竟在2013年底至20149月底,四次持化名中国护照和港澳通行证,神秘地来往香港与内地,与藏身香港的郭文贵秘商有关民族证倦收购的隐情,一个堂堂的国家政法委的官员,和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郭文贵及其助手曲龙等直接参与了证倦收购生意,从中渔利,并且动用国家机器,对后来与郭翻脸的曲龙实施了抓捕行动:2011331日,因向中纪委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倦过程中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问题,曲龙在驾车行走于北京东四环颂江南大酒楼附近时,忽被多辆警车包围,而砸碎车窗抓捕的10几人,既有北京国安的高辉,又有河北承德的公安,还有郭的马仔。郭之所以可以左右公权力,肆无忌惮,甚至要挟张越,就是用一根绳子缠在了贪官的头上。

接近郭的消息人士说,每次为官员提供美女之后,郭都要求妓女把装满精液的避孕套拿回来,换取高额的奖金,再写上官员的姓名和编号,放到档案柜里,这样,多年来,他通过裕达国贸和盘古大观,偷录了大批这样的“炮弹”,像图书馆里的目录一样,在需要某个官员如狗一样围绕他转时,随手可得。20066月,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就是这么倒的,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同年5月底,收回的项目地块重新拍卖,北京首创集团和广西阳光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投标联合体”以17亿的价格“一次性付款”而竞得,貌似公平,但实际“联合体”掌控在刘志华的情妇手里,也就是说,另外招标也是为了一泡“精液”,据说,目前还在监狱服刑的老刘回忆起那两泡精液,后悔得“阳痿”。总之,因为官场腐败,郭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而操控掌权者,为生意服务,多年积累了数百亿的资产。

后来,当郭文贵踌躇满志地站在“盘古大观”的顶层,透过四面落地大窗的“空中四合院”,而鸟瞰中南海时,他想起“盘古”名子的由来,它是“盘古开天地”的意思,而操控盘古大观公寓,酒店,商业写字楼的这家神秘公司叫“政泉控股”,意思是他通过抓住官员睾丸的手,终于掌控了中国的最高权力,而他的背后就是曾庆红等大佬,如此昂贵的两层坡屋顶复合式的“空中四合院”共12组,已卖给了戴相龙的女婿车峰一组,价格7000万,光管理费每年就150万,不少高官在那里留下身影,也留下个人隐私,可见,郭文贵建立多么大的一项产业,人们常说,女人善于通过操控男人而主导世界,而郭男却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另类人物。他不是女人,却比女人更神奇。

我们不知道他手里握有多少包“精液标本”,但可以想见,场景转换之后,王歧山不惯毛病,根据北大方正原掌门人李友的举报,不仅查处了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及部下高辉,而且通缉了郭文贵,这使惊慌失措的他,不得不丢弃价值6个亿的位于北京后海银锭桥附近的另一处3000平米的超豪华“四合院”而“跑路”美国,这使他想起一句古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得意时忘了中南海今夜月亮不一样,老王的“精液”不在郭的档案柜里,他连孩子都没有,于是,上百只大老虎纷纷落马,郭文贵也进入了最后的疯狂:他不得不撕下“神秘富豪”的面纱,赤膊上阵,他公布了手机号码,展示了带有马赛克的照片,高调举报胡舒立与李友的私生活,私生子,还活灵活现地描述胡的性生活细节,等等,似乎她也是被精液黏住的女人,与某位高官也搞“权色交易”。

(左起):曾庆红,郭文贵,胡舒立,王岐山

但是,郭文贵气极败坏之余,忘了基本的事实,除非能立即公布视频档案,否则没有一点说服力,反倒为了一时过嘴瘾而自断后路,据接近胡舒立的新闻界朋友称,胡一直在与论的焦点里纠葛,像她那样年纪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像老郭描述得那样缠绵,如果她怀孕,最起码要9个月有特怔,同事,朋友不可能不口耳相传,而她与老王不过是工作关系而已,郭文贵用造谣,诋毁一个名女人的方式自救,是愚蠢的,下流的,他用欲言又止的旁白,自相矛盾的谎言,和改头换面的图片敲山震虎,也是徒劳,也许他在官场与商场的接点上有些小聪明,但在与论场上,实在是低能儿,低得成了“下三滥”,也许他偷录的性爱视频太多,多得乱了方寸,当他慌乱“跑路”时也凭借想象,望风捕影地揭露别人的隐私,企图搅混水,然而,他终于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成了诽谤案的被告不说,还尽露了自己的底牌:他靠抓住官员的睾丸而致富,而这回自己的睾丸却被“阎王”捏碎。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姜维平




转发此新闻:

5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去年倒习公开信事件,习近平直接找傅政华做专案组组长

https://seeddxyy.wordpress.com

匿名 说...

郭文贵除了有许多中共高官的精液,还有四大姐的“阴液”,怪不得他可以如此为所欲为

匿名 说...

这才是真男人....能男人所不能者....四大姐...哈哈哈! 佩服佩服!

匿名 说...

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張德江,曾慶紅,江澤民,毛宇新,薄熙來的精液有無?

匿名 说...

四大姐都是极品,真难为了郭大侠,不知他敢不敢公开这些性爱视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