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4

中共不敢打 -- 评「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战」论

转发此新闻:
今年年初,班农有关中美南海战争的表述被媒体爆炒。「南海必有一战」论缘起于班农在二0一六年三月的言论。他在一次接受采访中说,「五至十年内,我们会在南中国海打一场战争,不是吗?对此应该没有怀疑。」这番话是作为竞选团队里的灵魂人物,他为特朗普竞选阐述其对中国政策的立场所说。他当时的讲话没有引起很大的关注。

中美南海必有一战?


  美国会就南海争端对中共发动战争吗?

  班农为特朗普胜选立下了汗马功劳,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任命他为总统助理以及战略事务主任。在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里,班农在制定国家内政外交政策方面扮演重要角色。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就职演说就是班农主笔起草的。班农担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之后,他直言未来五到十年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战的言论又被外媒翻出,并持续发酵。

  至于他上述的想法是否已改变,以及他对特朗普今后南海政策的影响如何,尚不清楚。但是,中外媒体却广泛报道、猜测、评论。班农的言论令人存疑,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竞选语言还是施政政策大纲。总的来看,在时间点上,那是他为特朗普竞选说的话,选战造势意味浓厚。胜选之后是否将其作为施政重点,至今没有明确宣示。

  第二,有分析认为,特朗普似乎对班农的看法非常倚重,如果班农对战争有预期,战争就可能发生。其实,此说不确。班农的这番言论是否已经为特朗普接受并转化为政策、付诸行动,尚未可知。目前来看,班农的看法在特朗普团队或不占主导地位。班农的战争思维未必代表特朗普政府未来南海战略走向。

  首先,分析美国国内政治形势、以及行政与司法之间的矛盾。特朗普就任之后,颁布了很多行政命令,却被地方、联邦法官及司法体系否定。这场行政与司法之间的交涉、诉讼,旷日持久,这充分体现了三权分立的优越性。美国的宣战权属于国会。虽然共和党在国会占多数,但是,军国大事,兵凶战危,民选的参议员、众议员不会轻易让国家投入战争,使得国民受苦受难。

  这与中共专制体制截然不同。当年,毛泽东几个寡头,不知深浅、不计后果,就贸然介入「朝鲜战争」,不仅祸国殃民,而且至今使得北韩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其次,历来美国就没有与中国交战的战略企图。即使在中共建政之后,尽管美国历届政府痛恨、或厌恶中共独裁政权,也从未企图使用武力进行颠覆。美国从未有武装侵略中国的计划,倒是中共历届领导人,不断诬称美国有这种计划或企图。即使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最激烈时刻,美国官兵伤亡惨重,美国也没有以此侵入中国大陆,来夺得全面胜利。

  五十至七十年代,华盛顿的对华政策主旨是包围、遏制,并推动和平演变;此后,一直奉行竞争与合作的原则。其间,一度打算围堵,但未实行。发动战争从未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选项,所以,美国怎么可能在南海大打一场战争?

  中共实力不敌美国

  中共外强中干,知道自己在军事方面、尤其是海军空军力量对比上,与美国相差悬殊,从未企图与美国一决雌雄,完全占领南海。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没有发表通过战争解决南海问题的言论。就南海争端发出战争叫嚣的,只不过是几个退役将领和《环球时报》,以及中共豢养的「五毛党」。

  正相反,在南海问题上,中共官方身段相对柔软。二0一五年十月十七日,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香山论坛发表讲话称,即使在涉及领土主权的问题上,中国也决不轻言诉诸武力,中方始终通过与直接当事方的友好协商解决分歧争端。

  二0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美舰「拉森号」进入中共人造岛礁的十二海里区域,显示不承认中共对该海域拥有领土主权的立场。对此,虽然中共官方媒体和外交部官员嘴硬,只不过表面文章而已,并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反制措施。
  二0一六年四月上旬,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在南海巡航;二0一七年二月中旬,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在南海巡航。对此,中共的反应软弱无力,只打嘴炮,没有采取像样的反制行动。中共军舰只不过跟随、监视,而没有采取临战姿态或者驱赶措施。

  中共危机四伏不敢对美开战解决南海争端

  中共危机四伏,内外交困,犹如坐在火山口上,隐藏严重经济、政治危机,不知何时就会爆发大动乱。群体维权事件此起彼伏。老百姓痛恨中共贪污腐败,仇官、仇富。如果中美开战,他们就会趁机揭竿而起,争当带路党,聚众造反、掀起革命。在全国一片混乱当中,中共很可能彻底完蛋。

  中共为了摆脱危机,有可能发动战争转移国内矛盾。然而,其目标及方式可能是攻打台湾,或者挑起台海武装冲突,而不敢对美开战。中共如果对美国发动战争,其死期就到了。其后果不是被国内人民起义推翻,就是被美国打败。中共不会冒这个风险。

  权贵阶层游说,促使中共对美国在南海退让。权贵阶层认为,中美南海对立、摩擦,危机逐步升级,偶发武装冲突的危险性不断增高。他们担忧中美南海持续对峙,可能引发军事冲突,进而爆发中美大战。他们游说中共对美国在南海退让或妥协。他们巧舌如簧,建议回避美国锋芒,待中国军事实力发展到与美国大体均衡时,才能摊牌。目前还不得不忍气吞声,卧薪尝胆。

  其实,要害问题在于,一旦爆发中美大战,权贵阶层的特权地位就会灰飞烟灭,钜额财产就会化为乌有。高官特别惧怕中美战争,一旦中美开战,他们在美国的情妇、子女就会成为人质,在美国的财产就会被作为敌产被没收或扣押。所以,他们千方百计防止或阻挠中美战争。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制约中共对美国发动战争,即其军队惊人腐败。相当一批将军买官卖官,与美国打仗,他们不想,也不敢。

  「中美南海必有一战」是战略预警

  笔者认为,班农等美国国家安全及全球战略高官有关「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战」的言论,并不意味着美国要对中共在南海发动战争,而是发出严厉警告。如果中共继续推行强硬外交政策,在南海仍然进行造岛及军事部署,中美南海战争就不可避免。美国对于中共在南海咄咄逼人、得寸进尺已经不能容忍,之所以说五至十年内,这是一种战略估计及外交声明。然而,如果中共理解为虚声恫吓,那是错误认知。假若中共在军事上大部分或完全控制了南海,那就逼得美国开战了。

  班农有关「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战」的言论,可以视作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预警,既对美国,也对中共。对此,中共将会如何应对?战略研究是中共的短板,中共的战略研究臭名昭著,毛新宇被称为傻子将军,却任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在这样的傻子将军领导下,共军能研究出什么样的战争理论和战略,就可想而知了。央视特邀所谓的权威军事战略专家张召忠被称为垃圾将军。他的战略预测几乎没有一次是正确的。

  南海战略僵持慎防擦枪走火

  其他负责战略部门的将军,不是滥竽充数,就是尸位素餐。中共战略部门及其负责人,能否理解、把握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预警及信息,是一个很大的问号。笔者真诚希望,中共不要作出战略误判。

  展望特朗普上台之后中美南海交锋,将会呈现一种战略僵持局面。中共一方面宣称不会把南海军事化;另一方面继续建造岛屿,逐步部署导弹及其他武器装备,派驻军队,这是耍无赖。有些评论称特朗普政府能够根治中共的流氓习气,这是奢望。中共从建党起,就耍流氓,指望一届美国政府能够管住它,怎么可能?

  对于中共继续在南海填海造岛及修建军事基地,美国奈何不得,总不能出动海军陆战队攻占中共建造的岛礁,把共军赶下海去,那就真的要爆发中美大战了。美国所能做的只是每隔几个月派遣航母战斗群或驱逐舰在南海巡航,进入中共人造岛礁的十二海里区域,宣示不承认中共对该岛礁及其附近拥有领土主权的立场,并重申南海是公海。

  而中共海军比美国海军弱小,不敢攻击在南海巡弋的美国军舰,只能派遣驱逐舰或护卫舰跟踪、监视美国军舰。其实,其潜台词是,美舰巡弋能把我怎样,你就望洋兴叹吧。而中央军委一再下令海军特别是南海舰队要克制、冷静、沉着应对,决不打第一枪。这种战略僵持局面将会在五至十年内持续下去。

  中美不会南海大战,但由于擦枪走火导致中美南海局部战争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这需要双方以政治智慧、外交技巧慎重处理。

来源:争鸣 / 山林居士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