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3

讨论朝鲜不能丢人权

转发此新闻:
现在存在两种政治,一种是现实政治,一种是网络政治。网络政治原本以微博为中心,目前是以微信为中心。如果能开放网络,理性管理网络,两个中心会同时运转,民间舆情会得到展现和化解。网络管理太严,微博中心已经变成非中心,微信变成了单一的中心。

朝鲜还有用得着的地方,中国让多方冷静,让中国别因为萨德问题破坏了亚太格局,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人天生是一种政治动物,要过一种政治生活。没有政治的生活,是难以忍受的生活。有了政治生活,如果过得不好,更是难以忍受。过去的文革,现在的朝鲜,政治生活天天过,却总也过不好,又不知道如何过好,于是人们天天以阶级斗争的方式或以假想外部存在敌人的方式打架。打来打去,没有找到敌人,自己的人都在打架的过程死去。死后没有纪念,也就有个平反,以示现在的政治比过去的政治昌明。

朝鲜更是这样,人活着,不会活,人死了,不知如何死。有时候站着死,有时躺着死,反正死了,也没有了一缕清烟,天堂在哪不知道,地狱在哪不知道,下油锅,进八层地狱的事,中国人不懂,朝鲜人不懂。

无论是过去的微博,还是现在的微信,都在谈论政治,这个比朝鲜强。谈论政治,希望过上美好的共同体的生活,不想过着恐怖或恐惧的共同体生活。人不是猪,猪想过上共同体的生活,也是吃的生活,那得需要猪场。如果猪圈里只有一头猪,也能过上好的生活。只要主人送来好吃的就行。

这样的类比,猪很满意,朝鲜人听着就不高兴。他们还没有过上猪的生活,猪能吃饱,他们吃不饱。这与朝鲜的制度有关,朝鲜的专制制度就是让把朝鲜人民变成瘦猪。如果胖了,他们会造反。朝鲜的政治是如何把瘦猪变成胖猪的政治。想像的共同体,在朝鲜那里就是想像的胖猪共同体,可惜人们经常看到的,似乎只有一个胖猪。还是收马上岸,朝鲜人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又不得不过。

微信里,人们讨论朝鲜,讨论萨德,讨论斩首行动,讨论朝鲜的日子怎么过,朝鲜难民如果来了中国怎么办。毕竟,隔壁打儿子,老王心痛得要命。一衣带水,鲜血凝成的友谊,几十万志愿军死亡的代价,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牺牲在朝鲜,都不是小事。国家利益、地缘政治、中朝友谊、全球战略布局,朝鲜还有用得着的地方。中国让双方或多方冷静,让中国别因为萨德问题破坏了亚太格局,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微信群众拒回应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在脚踢韩国的时候不给美国临门一脚。谁都看得出来,不是韩国厉害,不是萨德厉害,而是美国这么一鼓捣,亚太国家有点傻眼。韩国抱美国大腿,日本抱美国大腿,俄罗斯在那看热闹。

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微信的臭皮匠太多,个个又想成为诸葛亮,后来都以为自己就是诸葛亮。对中国外交部的意见不满,对中国政府的意见不满,对中国的外交政策不满。全都在那「挑刺」。他们接受那么可怜的信息,就觉得已经超过毛泽东、邓小平,超过现在的国家领导人,激扬文字,不但要粪土当年万户侯,还想粪土当今世界,也真是吃了点东西,就浑身是胆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差跨过鸭绿江了。还以为枪炮一响,黄金万两,朝鲜民主的时刻来到了。

中国人最伟大,身边的小事从来不放在心上。地沟油、毒大米、垃圾食品、生态环境、雾霾全不放在心上。国际主义撒欢是最爱。他们关心世界大事,关心世界的走向,关心世界的潮流,以为什么都可以浩浩荡荡地到来,蹦着高地等着在潮流中游泳,也不怕淹死。可能他们学得,潮流来了,被潮流一冲,什么脏衣服都会被洗干净。就是人类的爱滋病、糖尿病也会被洗涤得一无去处,好像这种病在历史中就没有存在过,在辞海里就没有出现过。就是那复杂的脑子也被冲刷成没有褶皱的扁平足,一步一摇晃的美。鸡对鸭说,鸡也明白,鸭也明白。对牛弹琴,牛也唱起了男高音。

人们似乎忘记了,微信在谈论政治的目的,是为了美好,是为了追求良善,为了追求和实现人权。世界如何走,真的不重要。又没有阿基米德支点,给你个杠杆你也推不动。如果把手里的棒槌当杠杆,阿Q都会笑你圆没画好的。

追求美好的生活,还是实在点好,让朝鲜由猪权变人权。别整得朝鲜和自己没事似的。要知道,世界上只要有一个人没有人权,整个世界人权就没有保障,世界就不太平。自己本来就是短板,非得让世界认为是长板,这就光着屁股转圈,满世界丢人了。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