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4

别再重演「英雄」明经国的悲剧

转发此新闻:
317日,江西赣州62岁的农民明经国用镰铲将47岁的乡人大主席卓宇打至倒地,后者送院后不久死亡。这是在空心房拆迁现场发生的血案。事后当地官方否认已经开始拆迁明家老屋,明家人则认为老屋侧边的窟窿就是已经拆迁的明证。

等待明经国的是无尽的牢狱生涯,留给其家人的是无尽的悲痛

不管真相如何,拆迁,血案,一死,一被抓,都已经刺激到民众的神经。民间所有的积怨似乎通过这一血腥事件得到了释放,面临强大压力的基层一线人员也松了口气,好像强拆等高压事件终于不再会摊派到自己头上。似乎这是次双赢的事件,如果不考虑两位当事人及他们的家庭。已有媒体报道两家的困境,两家在这次事件中,都是受害者。

实际上,关注到这个新闻的人,多数会下意识地叫声好。多地强势拆迁的视频经常会闪现在网络中,拆迁者近乎流氓式的野蛮、威吓、殴打等手段,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令人愤怒。被拆迁者忍气吞声还好说,「男儿」气地出头反抗,结果往往很惨,极有可能被不明势力暴揍,至此不再有半个「不」字,最坏的就是明经国一样的「杀身成仁」,两败俱伤。

所以,当拆迁一方尤其是现场负责人被杀,网友在替当事人惋惜的同时,也不愿压抑自己的兴奋之情。你拆我的房子,我要你的命。在很多被强拆的人心中,这句话在强拆现场不知道在心中翻腾了多少次。多数还是忍住了,毕竟,房子没有生命重要,也没有家人重要。忍忍吧。

可是,这种忍几乎没有给强拆者任何印记。就像卓宇,如果不是出这事,他在拆迁后不会觉得有任何不适,他更不会觉得他在现场强硬,威胁要让派出所抓明经国有任何不妥。拆与被拆的双方基本上在两个平行线上,前者理直气壮,在建设、大局的名义下肆无忌惮,后者在刁民、钉子户等标签中卑微地抗争,从气势上已经被前者压倒,也没有能够维护他想要的正义的途径,他认为法律满足不了他的期望。似乎只留了一条路给他,那就是反抗至死。

几乎很多拆迁,都是这种模式。在被拆迁者心有不甘(不满)的情况下,完成拆迁。这种不满,并非只是明经国有,也不是赣州特产。此前也有类似闹出血案的拆迁,如果说强拆者因为利益而忘乎所以,那么推行拆迁的政府部门有没有吸取教训呢?有没有设身处地的替被拆迁者考虑呢?有没有真正反思这一政策存在的问题呢?是不是需要一次又一次的血案才能警醒他们呢?

等待明经国的是无尽的牢狱生涯,留给其家人的是无尽的悲痛。留给卓宇的是因公殉职,和一笔不小的赔偿补贴,留给其家人的同样是无尽的悲痛。官话可以如此表述,当事家庭情绪稳定,「社会秩序井然,局面安定团结」。时间会依然流逝,他们两个的悲剧,成了一个微小的点缀。

如果这就是此次拆迁血案的最终,笔者也不会莫名惊诧,不过是常态而已。但是,网络中弥漫的蠢蠢欲动的怨气,到处充斥着的「英雄」明伟国的思想,我们能装作无动于衷吗?我们还能视而不见吗?一次血案,能推动一个政策的重新考量,也勉强算是其最大意义所在了。如果仅仅把它看作个案而其他依旧,那只算是场悲剧。

我觉得,政府可以将证券市场的「野蛮人」整的服服帖帖,要知道这些野蛮势力背后的经济体量大得惊人,而仅限一地的拆迁利益相关者如何能比?难道就治不了吗?大概不是治得了治不了的问题,而是治与不治的问题。所以,看决心,等行动吧。

来源:东网 / 刘未未 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