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9

牺牲农村发展城市 造成多少人间悲剧

转发此新闻:
湖南邵阳市一名十三岁少年,日前疑因不满被责骂,斩死一名七旬老妇,并抢走其身上七百元现款,事件再度触发人们对内地留守儿童问题的关注。

在城乡二元户籍管理制度下,农民工无法享受城市居民起码的教育、医疗等福利,「放弃」孩子就成了唯一「选择」。

偏远地区孩子的父母进城务工,无奈把孩子留在老家,交由老人代为照顾,由此衍生出的社会悲剧不知凡几。前几天,贵洲省毕节市两名分别四岁和五岁的幼童,与其他孩童在一辆废弃车辆中玩耍,期间有人点燃了打火机,结果两人被活活烧死。事实上,单是贵州毕节一地,近年来就发生多宗类似惨剧,其中最为轰动的事件发生在两年前,五至十三岁兄妹四人,一同服杀虫药自杀身亡,据报道孩子们生前穷得只能吃玉米面果腹。事发后当地扶贫办亡羊补牢,包括开展数字货币试点等,现在看来似乎效果不彰。

内地到底有多少「留守儿童」?一说高达一亿人,比较保守的数字是六千万,约占全国儿童人口的两成,其中一成多人甚至在春节也不能和父母团聚;而从分布上讲,「留守儿童」则呈现东部少,西部多,沿海少、内陆多的态势。

粤谚说得好:「有头发无人想做瘌痢。」大人们谁不想把孩子留在身边照料?生活所迫,实在是不得已之举。大规模城市化之下,农民大规模涌进城市打工,并非当代中国独有的现象,工业革命时代的英国就曾经历过这一段,可是「留守儿童」却是道道地地的「中国式悲剧」。在城乡二元户籍管理制度下,农民工无法享受城市居民起码的教育、医疗等福利,「放弃」孩子就成了唯一「选择」。曾经有学者针对北京地区的农民工进行过调查,发现把孩子留在老家的,八成以上是因为户籍隔离,只有极少数是因为工作不稳定、实在贫困等原因。

杨继绳在其纪实文学作品《墓碑》中,揭露「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农民口粮标准一再被压缩,为的就是保证城市居民吃得饱饭(起码不会像农村那样饿死人)。牺牲农村向城市倾斜的「国家发展策略」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吸吮农村奶水的「城市化」发展,除了衍生「留守儿童」问题,还有一大批「空巢老人」,七、八十岁老人还要在田间劳动,缺人照料孤死家中更是常有的事。

正值国家推动新型城镇化,计划让农村人口进城落户的鸿图大计,如何解决「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问题,如何向农村还发展的帐,无论如何不能回避。

来源:东网 / 陆思齐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