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4

雾霾姓党,中国环保才有希望

转发此新闻:
雾霾笼罩着全国,污秽的空气令人窒息。尽管中国的党媒年年说空气质量有改进,可老百姓的感觉是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冬天雾霾的时间之长,浓度之高,打破了以往的记录。各地污染指标PM2.5纷纷爆表,石家庄等城市甚至破千,超过美国健康安全标准的30倍。
北京朝阳区使馆区附近街道灰雾茫茫

这次两会上,环保部长陈吉宁对此回应说,这三年来,空气改善是实在的显著的,引起公众不满和质疑: 两个月前(16日)陈吉宁还是这么说的,“冬季污染基本没改善”。陈部长的话怎么变来变去?想起2014年两会上北京市长王安顺拍胸脯立军令状,3年治不好霾,“提头来见”。3年已过,公众只见雾霾,不见王市长的头。陈部长这次乖巧得多,他不给公众一个具体的治理时间表,却来个空心汤团,保证“中国会比发达国家更快解决空气污染问题”。陈部长这不是在忽悠大家智商吗?发达国家从来没有这么持久这么严重这么大面积的空气污染,你从哪里比起?
中国雾霾为什么一直难以解决?表面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实真正的原因在于,雾霾没有姓党!里面的道理很简单。
经济学和公共管理学上说,空气污染是政府失灵造成的。通俗地说,空气是自由流通的,不管是私车主、钢铁厂还是烧烤摊,为了私利污染大气,对你空气消费者造成了伤害,可你没法拒绝呼吸。你在北京二环路上呼吸毒气你不知道谁给你健康加了伤害。作为非专业人士,你甚至不知道你呼吸进去的毒素是什么,有多少,伤害程度有多大。你作为个人不可能自己去限制他们或向他们征讨补偿。因此,市场机制在这方面是失灵的,不能解决雾霾污染。
市场失灵下,要靠行政权力机构来治理。照理中国政体高度集权,不缺行政执行能力。可问题出在这个党治体制下,权责利不一致。从“利”来说,受害者是老百姓,但是他们没有权力来问责。“责任”是在政府身上,网上有问责北京市政府、环保部、甚至国务院的公开信。可这没用,因为真正的行政权力不在各级政府而在各级党委和书记手里。中国是共产党集权的党治体制,治理雾霾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只有党委和第一书记才有全面的权力和能力去管,而共产党和第一书记却不担当雾霾污染的责任。如果他们不重视或者不治理,老百姓不能对他们问责。如此权责利不一致,就是中国雾霾的症结所在。用接地气的话来所,是因为“雾霾没有姓党”。
如果党中央和总书记重视了,其实治理雾霾并不难。不要说三年,就是三个月就大有成效。在大阅兵和APEC期间,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抓,三个星期不就有蓝天了吗?今年冬天雾霾重重,中国百姓翘首以盼习总书记对治理雾霾的庄严承诺和有力措施。从元旦等到春节,习总两次重要讲话,其中从回顾到展望,从80年前红军长征到当今对外一带一路,方方面面什么都提到,可就是没提到当前中国国内老百姓最关心的雾霾治理。可见,党中央和总书记还没把治霾放在今年工作的头等大事上。
迟迟不能解决的雾霾症结在于共产党中央不担当责任,这个原因不少人心知肚明。今年两会上,著名法学家侯欣一提出提案,要党中央“设立治理雾霾的专门机构,由国家最高领导人担任组长,全面统筹与领导治理雾霾工作。尽快拿出治理雾霾的方案,提出阶段性的治理目标”,“党政领导全民动员,利用各种媒体加大对雾霾危害的宣传和普及,满足民众知情权”“公开明确中央政府是治理雾霾的第一责任人。”概括侯欣一的提案,有下面3个关键内容:
1、党中央成立治理空气污染最高权力小组,习近平总书记任组长,
2、民众有对空气污染的知情权。允许媒体报道雾霾和污染问题。
3、建立监督制和问责制。明确习近平总书记为治理雾霾第一责任人。
这些措施,用接地气的话是,“雾霾要姓党,媒体要姓人民”。这是中国能否治理好雾霾的关键。如果侯先生的提案能够付诸实施,习总书记能象大阅兵或者APEC时那样重视治霾,公众能监督和问责党中央和习总书记的治霾工作和绩效,我们可以保证,不到半年,中国空气质量必大有改善。

来源:美国之音 / 张欣,美国经济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