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7

形势严峻万事求稳 习近平告别经改

转发此新闻:
对于中国眼前经济,人们最关心的是政府限制资金外逃,家庭和企业都受到影响,但推行了数月的限制措施显然不见效,因为去年12月外流了820亿美元,今年1月又外流827亿,限制越严,外逃资金就越多。

资金外逃越演越烈,政府束手无策

人们谈论最多的另一话题是房市,2016年全国房价大涨23%,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全部大涨;政府去年10月起,推行限制买房的措施,导致房价从高位回落,今年1月份北京房价没升没跌,上海只涨了0.1%,深圳涨0.5%,广州涨0.6%,重庆涨1.3%。但在目前所有经济话题中,最触目的莫过于:经改的话题全面消失。

20133月的「三中全会」上,刚上台的习近平,为他的首个五年任期定出经改政策,包括了提出以中高速增长为新常态,以经济转型和市场化为总方向,僵尸国企必须走向市场,清除过剩产能和负债。

四年过去了,市场化的目标原地踏步,看不到有什么进展,僵尸国企依然与市场保持距离,竞争力未见提高,企业的巨大债务依然不动如山,继续拖累发展。2015年的两次股灾和2016年初的股市熔断风暴之后,经改的步伐进一步减慢,政府显然选择走回头路,一切改以经济增长为重,放弃了经济改革。

中国政府的信贷政策,最能反映出经济情况,从过去一年所见,北京调控经济的一个重要方法是:当经济亮起放缓警号时,政府就会放宽信贷,透过银行,将钱贷给企业,让企业可以增加投资,借此刺激经济和提高增长;当经济出现过热时,政府就会收紧信贷,使过热的经济降温。这种「信贷收放」的策略,过去一年已反覆使用。

今年1月份,政府又大幅放宽信贷,反映出政府又在刺激经济。德意志银行报导,中国1月份的信贷额比上月多了2兆人民币(约等于2970亿美元),总额达到3.74兆人民币,打破了历来单月最高的3.48兆人民币纪录。北京于去年10月起收紧信贷,以防经济过热,经过一轮收紧之后,今年1月又大幅放宽,这一收一放的手法,目的显然是要将GDP维持在习近平所说的6.5%左右。

不过,1月的大幅放宽信贷,也反映了习近平的告别经改。原定的经改政策是经济转型和市场化,不再使用信贷的方法给予企业注资,因为这种投资刺激经济的方法(即所谓的「中国模式」)虽然有效,却会使负债的企业继续以借贷度日,对减少债务和清除过剩产能,不但没有帮助,反而会加深危机。

延后经改会有什么祸害?以僵尸国企来说,继续借债将使改革无法推行,应裁的工人无须下岗,应要清除的债务无法清除,并且继续借贷,使债务增加,最后的结果是:拖累了整体经济的发展。

辽宁省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个省是2016年全国31省之中,唯一出现负增长的一个省,GDP的负增长率为2.5%,而全国去年的GDP是增长6.7%。为什么辽宁会出现如此恶劣的情况?原来,辽宁长期借贷,以借贷所得,大举进行基础建设,兴建房屋、公路和购物商场,以致去年的债务高达收入的278%(即:负债是收入的三倍),所以拖垮了经济。

辽宁的「本钢」是一地方国企,员工6万人;本溪市的一半税收都来自本钢,因此长期依靠和保护本钢,本钢则靠借贷度日,2015年起出现亏损,目前正处于是否改革的两难状况:一方面是希望改革,但改革却难免裁员,造成痛苦;另一方面是,如果不改革不裁员,就必须继续借贷,才能维持运作,并增加负债。

习近平将2017年的经济政策定为「求稳」,这意味着要力保6%6.5%GDP增长,对于可能造成动荡的经济改革,则先放一边;经济求稳的目的,是求政治稳定,以方便他进行今年最重要的「19大」人事部署工作。北京日前宣布,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发改委换人,由何立峰当主任,商务部和银监会也更换一把手,分别由钟山和郭树清出任。三名新主管都被视为习近平的人马,反映出习近平进一步控制经济权。看来,北京要推行经济改革,至少也要等到19大开完之后。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