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1

中国内部危机的风险是什么?

转发此新闻:
美国深陷内部危机,令不少中国精英松了一口气。他们的逻辑是,如果你的竞争对手陷入困境,就意味着你会赢。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最近对天下大势发表的演讲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这种心理。


在张五常看来,美国的危机说明,只要不打仗,世界上已经没有力量能阻止中国先拔头筹,成为执全球牛耳的大国。我的理解是,张五常这样说可谓用心良苦,他是在委婉地劝诫当权者不要选择战争。但是,他的这个逻辑没有回答两个问题。靠扮演鹰派来谋私利的精英会问:既然中国已经强大,为什么要怕打仗?另一个问题,则来自对中国危机理解深刻的精英,那就是中国内部的危机本身恰恰是战争风险的一大来源,而张五常显然不想或不能正视这个风险。

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借市场化和全球化之力,迅速崛起。张五常本人有不容争议的贡献,他有效地说服了中国当权精英和知识精英,不要怕市场化,因为只有市场化才能充分发挥中国人的才智,创造大量财富。事实证明,张五常是对的,但事实也证明,只赋予中国人经济自由而不让他们获得政治权利,不让他们学会自治,带来了越来越大的风险。

能够佐证这种风险的是目前正在迅速激化的两个地域性危机,一个是东北的经济危机,一个就是香港的治理危机。东北的经济危机,当然与沉重的国企包袱有关,与当地弥漫的腐败有关,但也与大量人口外流,尤其是与人才和精壮劳力大量外流有关。很显然,只要不给东北人民自治的机会,东北的经济危机很难找到出路。

香港人民不仅享有除台湾地区外最好的法治,也享有大陆人民没有的政治权利。而香港的法治和自治越来越受到中央政府的侵蚀和威胁,是香港治理危机最深刻的原因。可以想像,如果香港人民捍卫法治和自治的努力失败,将会有更多人选择移民,而大量信仰法治和自治的人才出走,固然可以被来自内地的人才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但香港将活力不再。

张五常高度赞扬深圳奇迹,但深圳在经济上超越香港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量移民。问题是,深圳两千万常住人口,只有小部分人有本地公民的权利,更不用说所有人都没有香港人的政治权利。以这种发展模式击败香港甚至毁掉香港,真的对深圳自身发展有利吗?对整个中国的发展有利吗?

事实上,中国数亿人口处于高度流动状态,既没有法治保障人身权利,更没有与当地居民平等的社会权利,这样的基本格局已经形成对市场经济发展的巨大障碍和威胁,张五常不可能看不到这个问题,但他依然鼓吹这种既没有法治也没有民主自治的体制,甚至敢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这是完全不负责任的。

其实,中国当权者自己也已经深刻地感觉到了中国的这种发展模式给城乡治理带来的严重危机。当权者今年确立的一个目标,就是要解决农村恶势力膨胀的严重问题。但是,能人和有正义感的人都跑掉了,农村靠什么力量来解决恶人治村的问题呢?

中国确实面临历史性的机会成为世界领导者,但你可以说历史上中国也有过这样的机会。在很长时间里,中国的经济和技术实力都曾经拔过世界“头筹”,但为什么当时没能抓住这个机会,反而酿成了改朝换代的人间惨剧?

可以想像,如果当权精英不放弃迷信中央集权的“弱民”治国理念,会有更多人逃离治理失败的农村和城市,跑到目前尚能维系基本秩序的南方和大城市,从而给这些地方带来治理危机,以致迫使更多人选择移民甚至逃亡海外。这难道不会增加内战和国际战争的风险吗?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港商上海裕通房地产公司老板任俊良实名举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2006年秋最高检反贪总局调查上海裕通公司执行拍卖舞弊案,此案的证人上海一中院法官潘玉鸣、上海虹口法院范培俊法官都是在被专案组约谈后当晚接受私人宴请,第二天横死在家中
http://ghg3.userboard.org

匿名 说...

“‘中華’‘人民’‘共和’‘國’”,由四個部分組成。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配使用中華;
主權在民;先有民主,後有法治;沒有民眾授權只能是非法偽政權。在所謂“先民主,後集中”的“法律”形式下,民眾被虛偽“選舉”剝奪了一切政治權利,成為一個個義務的群眾演員,用以粉飾虛偽民主,如此非法偽政權不配使用人民;
區域自治,地方自治,民族自治,才是共和體製,禁止民眾選擇地方首腦,執政黨政府,“黨是領導一切的”,“黨在國上,人在黨上”,“從家天下到黨天下”,以集權方式奴役壓迫人民的滿清韃子皇權復辟,蘇爾二鬼子偽政權不配使用共和;
國是全體民眾的利益集合體,貧富嚴重分化,基尼係數高達0.73早已超過0.4隨時爆發革命的警戒線,非法共匪偽政權從來都不是國家。
結論:“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存在,不是中國,不是中國人,世界全體華人的祖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