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31

辱母案--撕破伦理底线必须给个说法

转发此新闻:
毫无疑问「刺死辱母者」案件引发网络中的群情激愤之程度,是2017年的首次。被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的主角于欢,获得更多的是支持,屈指可数的支持法院依法判决的被攻击之余,得到最多的问题是:如果这些人的母亲也遭受同样的侮辱,他们会和于欢一样,还是选择当缩头乌龟。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接受了于欢的上诉请求,最高检派人调查,相信于欢的命运会改变。

因为民意的巨大反弹,新闻爆出后不久,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宣布接受了于欢的上诉请求,最高检宣布派人调查此案,相信于欢的命运会得到改变,乐观的估计是会缓刑或免于惩治,但不会无罪释放。但最终还是要看二审结果。对于不作不死的死者,几乎没人同情。

说实话,在看到这个新闻之前,我还没办法想像现实中会有这种人渣,在女人面前公开播放黄色录相,在女人面前拿出他「二大爷」玩弄,甚至往她脸上戳,或许这就是社会的另一面?或许这就是当地高利贷追债的方式。当地地下社会的现状,令人担忧。都什么时代了,黑社会小混混还能在警察面前肆无忌惮,当地警方的不作为或不敢作为,有辱这警察职业。

与雷洋案中警察的乱作为相比,当地警方的不作为同样也导致命案。于欢母亲被死者一而再再而三的严重侮辱猥亵,110出警警察仅仅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了事,在他们还没有离开的时候,于欢就出手了,警察保护不了他,他只能自己讨说法了。

很难不让人想起「刺客」杨佳,他因为警察没有给他认为公平的说法,而给了警察说法--用刀刺死六名警察,刺伤四名警察和一名保安人员--结果他被执行死刑。虽然官方一再掩饰这件事,但是网友还是会一再提起,因为他的价值:谁来给我们说法,该如何讨说法。于欢也一样,他用「男儿」的血性,用一把刀讨到了说法。

尽管二者并没什么可比性,但都牵涉到了「说法」。如果知道事情会闹这么大,恐怕于欢案中的110出警警察也不会一句话了事,处理杨佳投诉的警察可能会给出杨佳能接受的结果。但是没有如果,一个很早的视频显示,被杨佳投诉的警察在继续街头站岗,相信他在街头执法时,会变得小心翼翼。这次于欢案中的110出警警察,不管以后干什么,恐怕都会再三思量行动的后果。

只是,代价太大。哪怕是被于欢刺伤的该死的那个,警察及时制止他们这种行为,相信也不死不了。于欢也不至于失去自由那么久。

辱母案的未来走向,基本上是乐观的。当社会的伦理底线被撕破还得不到法律的伸张正义,说这个社会相当危险并不夸大。所以,法律或政府必须给社会一个说法,破坏伦理底线的行为,必须受到惩罚,哪怕因此而致死也是活该。

其实,笔者更关心的是,出警警察会受到怎样的惩罚,这些社会小混混背后的控制者及后面的保护伞会得到怎样的惩治。还有,每次马后炮的弥补之前过错的机会还有多少呢?是不是以为这些过错修正之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有没有人反思这些个案带来的严重影响?以及它们给社会和权力的破坏力呢?

来源:东网 / 刘未未 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