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0

失意官员贬冷宫 “南水北调”成热门

转发此新闻:
两会前夕,中央部委集中进行了一轮人事调整。与此前几轮类似,再有多位部级高官官场失意,贬谪二线。譬如,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刚调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辽宁省委常委、大连市委书记唐军调任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河南省委副书记邓凯调任全国总工会党组副书记等。

近年高级干部打进冷宫,有几个较集中的「热门」地点,其中首推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

这几位都算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三人都曾年纪轻轻就官拜副部。如唐军生于一九六二年,二__七年就升任人事部副部长,后调任辽宁。邓凯生于五九年十二月,亦算准「六_后」,早在_二年就担任吉林省委常委,迄今已十五年。六六年出生的陈刚,早在_六年就担任北京市副市长,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副部级高官之一,而今十年过去却从首都副市长贬到南水北调办。这其中,陈刚、邓凯还是中央候补委员。岁月蹉跎,官运江河日下,纷纷投闲置散,新岗位含金量大打折扣。

根据北京传媒披露,陈刚此前二月十八日在北京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上发言称:「中央巡视『回头看』反馈意见也让我非常受触动,我马上就要转岗了,但教育是一生的,我将带着市委常委班子民主生活会上同志们对我的辣味批评,到新的岗位上认真整改,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这从一个侧面显示出,陈刚是带着「意见」和「批评」调离的。

十八大以来,随着反腐与干部整顿,人事调整的规模越来越大。但干部情况千差万别,不可能都一抓了事。一五年七月,中央办公厅公布《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提出,对不适宜担任现职的干部应当进行调整,主要指干部的德、能、勤、绩、廉与所任职务要求不符。其后,中纪委又提出「四种形态」理论,除了对最严重违纪的采取强制手段外,其余视乎情节给予批评警告、组织调整等处分。

去年下半年,陆续有多位部级高官从一线重要岗位调到二线。突出共同点有三:一是普遍曾经年纪轻轻就提拔到部级岗位;二是部级资历长,大多十年以上;三是本来都在离正部一步之遥的要职,却调任二线闲职。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调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新疆政府常务副主席黄卫调任科技部副部长;新疆政法委书记熊选国调任司法部副部长。赵勇、黄卫都是从_三年就担任副部级职务,特别是黄卫历任江苏省副省长、建设部副部长、北京市副市长、新疆常务副主席四个要职,现在重回北京,职务远不如从前。

对比更为明显的是,十八大之后新任的省委副书记,如上海市委副书记应勇、广东省委副书记马兴瑞、陕西省委副书记胡和平、山西省委副书记楼阳生,都没几年就荣升省长、市长。老资格的赵勇、邓凯却反而渐行渐远。

综述来看,近些年高级干部打进冷宫,有几个比较集中的「热门」地点。其中首推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_三年,北京市长孟学农防控沙士疫情不力,免职后安排任南水北调办副主任;_八年,文化部党组书记于幼军违纪被留党察看两年,期满后复出亦担任该办副主任;一五年,中办副主任王仲田贬任南水北调办副主任,后严重违纪被撤销党内职务。而今,陈刚又来到该单位,无论未来如何,都非积极信号。

再如,北京市长王安顺去年调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在他之前,_七年原财政部长金人庆贬任该中心副主任,而其也曾在北京市担任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而在国家工商总局,与唐军类似轨迹的是另一位副局长马正其,一三年由重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调任。此外,国务院三峡办、全国供销总社、中央党史研究室也都曾接收过类似失意官员。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