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6

文艺不需要复兴,只需结束一党文化专制

转发此新闻:
文艺复兴的伟大成果是什么?

中共官方大谈中华文化复兴,中国学者则谈中国需要一次文艺复兴,这似乎让人们看到,官方与主流学者在此话题上是一致的,其实,双方话题背后,价值追求迥然异趣。

一党专制压倒一切,中华文化如何复兴?

官方大谈文化复兴,是党领导下的传统文化的繁荣,是用旧瓶装自己的红色酒,而主流学者或倡导普世价值的学者们倡导文艺复兴,则是强调文艺作品人的主体性,文化的多元性,以及文化的自由精神。

但学者们谈文艺复兴,仍然失之于谈文化的繁荣或文化的自由精神,在大陆无法谈西方文艺复兴重要的成果:实现了政教分离,就是宗教精神不再完全主导文化精神,上帝的事情,归上帝,凯撒的事情,归凯撒。如果将此精神引入中国现实,则意味着,党文化不能垄断自由的社会文化,党的教化与人类文化不应该混同,党政要分离,党与文化也要分离。

我甚至要提出:中国不需要文艺复兴,如果说中国的文艺初兴是在西周的话(诗经时代),理性启蒙时代在春秋战争的百家争鸣时代,汉朝可以说是一次文艺复兴(汉赋),唐宋又一次文艺复兴(唐诗宋词),甚至魏晋南北朝动荡年代,亦有文艺繁荣状态。

而如果从中国与世界文化接轨的角度来看,则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是一次文艺复兴(摆脱礼教),一九七八年之后,中国文化又一次与世界共振(思想开放),又是一次文艺复兴。中国真的不缺文艺复兴,不断有文艺复兴与繁荣,却一直没有结出伟大的正果。

文艺复兴的正果应该是什么?就是政教分离,结束党文化,结束一党教化,人权是社会的核心价值,社会进入启蒙与理性时代,并用制度保障人与人的平等、自由,而上述这一切,成为主流社会的追求与共识。

五四开启中共革命的暴力文化

文艺复兴(意大利语:Rinascimento,由ri-(“重新”)和nascere(“出生”)构成),是一场大致发生在十四世纪至十七世纪的文化运动,在中世纪晚期发源于意大利中部的佛罗伦萨,后扩展至欧洲各国。

文艺复兴在当时的欧洲是必须的,因为当时的欧洲笼罩在教会集团的控制之下,神是伟大的,但教会不是,宗教与教会通过几次自我革命或宗教改革,使宗教与社会达到一种和谐之境。如果说基督教第一次过红海,是获得生存与独立自由的话,新教徒五月花号第二次飘洋过海,则使新教创造了新大陆文明,使古老的欧洲文明获得了二点零版。整个美国文化,是对欧洲文化的复兴,也是对全世界多元文化的包容与更新。

中华民国初期的新文化运动,使传统社会的礼教崩溃,礼教不再吃人,孔家店被打倒,这是一次文化革命,它的成功之处在于,中国开始进入理性看世界的时代,接受自由民主科学的普世价值,它的不成功是因为救亡压倒了启蒙,民族主义压倒了宪政主义,礼教被结束了,党教却开始左右年轻一代,这种党的教化,既有国民党的教化,又有共产主义思想的教化,中国思想文化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此,就是刚刚结束一种愚昧的教化,却引进了一种暴力的教化,这种教化就是暴力的民主教,即革命教,或人民革命教,主旨思想认为只有通过暴力革命,不断革命,才能让社会进入一个理想状态:没有人压迫人、剥削人的新时代。

五四运动,就决定了中共的文化大革命,毛泽东说五四运动为中共培养了人才,岂止如此,五四的暴力民主、革命斗争、非理性运动,构成了中共动员社会、狂热革命的基因。通过革命理想、革命文化、革命精神,中共控制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操控这些年轻人,是中共致胜的法宝。

中共致力于延安文艺复兴

中共的文艺复兴,是复延安文艺的兴,而弘扬传统文化不过是一种表象。

毛泽东在抗日战争吃紧的时局中,却用大量的时间抓文艺,并发表了“划时代”的经典文艺讲演: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其倡导的文艺为人民服务,只是幌子,文艺为中共的政治服务才是核心内容,文艺为政治造势、为宣传领袖造势,成为中共文艺的大方向。

看看毛泽东的延安文艺讲话之后,戏剧白毛女呈现于舞台,就是革命文艺的一个代表作,一个红色文化的新经典。一个子虚乌有的故事,改编成地主逼迫欠债的农民自杀,并将其女儿迫害到山林中生活,最后白毛女的对象,一位八路军战士回乡,打倒了地主,申张了正义。这样的文艺直接影响百姓心理,使人民在情感上支持中共的革命斗争与血腥复仇,仇恨的种子一旦播种,就会发芽壮大,一代又一代暴民,就会成为社会主流中坚力量。中共建政之后五十年代三反五反,没有民间社会的暴民参与,仅靠中共的行政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中共的延安文艺复兴,在文革之时发扬光大,江青主抓的八个样板戏,还有后来的《金光大道》等小说,以及周恩来主抓的长征史诗,都是将中共革命史诗化,革命领袖神化,美化革命暴力,革命成为正义,反革命成为罪行。

当今现实的情形是怎样的?是传统礼教文化与中共红色文化的合流。既让孩子们背《弟子规》及二十四孝,同时让孩子们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政治风暴来临之时,孩子们又一次被利用与发动,譬如这次韩国萨德事件,乐天企业只是将土地转让给了韩国政府,并不是主导萨德的引进与建设,却遭到中共引导的百姓抗议,一些地方让孩子们宣誓,不买乐天零食。洗脑的政治文化直接影响着新一代儿童身心成长。

还是那句话,文艺复兴没有成果,文革复兴方兴未艾。

来源:动向 / 吴慢山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