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30

辱母案激起中产阶级三大痛点:生命、财产、自由无保障

转发此新闻:
稳定压倒一切,但一切是什么,似乎没有人真正考虑过。反正一切就是一切。没有了一切,一切也都没有。

稳定思维,在民间来说,几乎都是中产阶级的事。中产阶级有什么,就怕失去什么。

官方的稳定压倒一切,是官方眼里的一切。为了稳定,可以压倒经济,压倒政治,压倒文化,压倒社会。把什么都压倒,稳定没有了支撑,官方会自己趴下。官方要站起来,总得有个扶手,有个拐棍。否则,倒下来,起不来,就是不死,也很难看。人总是需要直立行走。从猿到人花的时间有上亿年。从人到猿的时间只花几天的功夫,对不起祖宗。祖宗要对得起,站起来很重要。

民间与官方立场总是不同。官方在站起的地方倒下,民间在官方倒下的地方站立,即使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却也总有政治风景可看。樱花开了,本是自然。人捡到便宜,在樱花中怡然自得,美不胜收。樱花没有单相思病,也就没有感觉。流水有意,落花无情。政治风景与樱花不同,倒下的人没法欣赏,站起来的人没空欣赏。风景这边独好的事,似乎与政治无关。政治上的审美,需要远距离审视。需要历史学家指指点点,从不美中找出美。鸡蛋里挑出骨头,骨头就是美。

官方与民间,是两股道上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二者不能互相审美,却能充满敌意。没有敌意,也爱互相制约。官方总是担心民间出轨,民间总是担心官方出错。官方一出错,翻了车,民间不被砸着是不可能的。历史上总被砸,如反右、大跃进、文革。那后面的事,砸的面小,也是万幸。从这个角度来看,担心翻车和担心被砸,终于取得了共识。稳定就是最大的共识。

稳定思维,在民间来说,几乎都是中产阶级的事。中产阶级有什么,就怕失去什么。有生命怕失去生命,有财产怕失去财产,有自由怕失去自由。中产阶级的自由总是有林黛玉弱不禁风的感觉。矫情又娇羞。刘姥姥进大观园,没有这种感觉,讨口水喝,被丫鬟们取笑,一脸蒙圈。刘姥姥认为,蒙圈就是最大的幸福。正如中国的边远地区下层没有被父母关爱的孩子,在饿的时候能吃上泡面就是幸福。又如环卫工人,在大冷天能有一个吃热饭的地方,就是幸福。幸福来得太快,还没有体会到幸福的感觉幸福就没有了。环卫工人说,给环卫工人吃饭的地方,只有领导视察的时候才开门。幸福从前门进来,从后门被领导踢出了屋外。

中产阶级的稳定思维,多少还有点精神品味。这种精神品味需要那么一点恩赐,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的那种。山东辱母案,迅速让中产阶级灿烂了一回。能发声的发声,有声讨的声讨,能表达愤怒的表达愤怒。中产阶级的各色人等,都出来表演。共产主义的幽灵已经不再是幽灵,而是在中国大地借中产阶级的肉身附体,乐颠颠地前行。

其中原因只有一个,即官方突然不删帖。言论自由不被删贴,必须奔走相告,否则对不起这总是雾霾天瞬间穿梭回来的太阳,还有那玉兰花开、樱桃花开、梨树花开、各种花开。那山水绿城的样子,大地回春的样子,把人们孬种的没有血性只有理性的熊包样子喜刷刷冲得一干二净。

山东辱母案必须由中产阶级表达,也必须由中产阶级引爆。这个案子激起了中产阶级的三大痛点,这是尖锐的刺痛。生命无保障,财产无保障,自由无保障。没有这些保障,稳定压倒不了一切,却能压倒整个中产阶级。毕竟,中产阶级出来混,也总是要还的。还就还个快意恩仇,还就还个五马分尸。不把山东辱母案打他个人仰马翻,决不罢休。他们在山东辱母案上跳舞。跳得点子正,舞姿很优美。

中产阶级跳得这么好,官方也不能闲着,抓住机会赶紧跳。最高检出人、人民日报出面、其它的官媒跟进。一起来跳集体舞,与民同愤正当时。跳出了稳定,跳出了和谐,官方的公信力回来寻根,中产阶级在官方寻根中找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酣畅淋漓的感觉。

山东辱母案举国震怒,也真是前所未有。网上的大讨论堪比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的,声势浩大,引发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法治、司法、媒体、权力甚至宗教的全方位思考,即使不是绝后,也是空前。无论动机如何,官方与民间终于在稳定方面共识了一回。

来源:东网 / 这支舞为何跳得那样和谐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丁酉年甲辰月丙辰日,鸡年龙月龙日,三月初三,星期四,木曜日,奎(西)白虎
只听新人笑,哪见旧人哭?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束手就擒!
我们必须要绝地反击,拼个鱼死网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