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2

追星粉丝比议政粉丝还要多

转发此新闻:
中国粉丝追明星,向来是一大风景。明星的一张图片,一个卖萌,一句无聊话,都会受到上万粉丝追捧。谈论政治的大V,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尤其是现在,从来没有明星那样的待遇。这不但是一个有趣的经济现象、社会现象和文化现象,而且还是有趣的政治现象。粉丝经济取代政治,网红经济取代大V。再加上大V良莠不齐,露出了可憎的真面目,议论政治的风光不在,粉丝也会选择离开。似乎人们还没有看到夕阳的美好,太阳早就不客气地落山了。

当议政带来尊严与快乐,人们就会议政;当议政带来耻辱和尊严的缺失,人们就会逃避。

具体的原因,可能会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议政不符合中国历史传统。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无论如何对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进行标点符号分割并重新解读,都无法回避这样的事实,即统治从来都是统治阶级的事,非统治阶级是草民,是没有资格议政的。草民只需要感恩戴德,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即可。莫谈国事,不但成为草民的信条,而且成为草民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皇帝可以与民同乐,但不可与民同政。民以快乐为本,而不是议政为本。这样的传统一直以历史的惯性在起作用。

议政得需要条件,历史传统中没有议政的条件,也没有议政的渠道。历史上很多人读书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读书本身,而是为了做官。那些知识分子的道统,表面上以道制权,实则是从外部维护皇权。让皇权具有道德品质。这种近似乌托邦式的幻想虽然吸引人,却也是吸引人的毒药。看那些所为的皇权盛世,也是充满了宫廷屠杀和绞斗。皇权政治利用道德扩充门面,类似当婊子立牌坊。草民对政治不懂,议朝廷之事又具有杀头的风险,选择沉默和娱乐是必然的。

第二,现实的经济压力使得人们只有通过娱乐舒压。孩子入学、房子、车子、医疗、保险、工作一系列压力让人们没有时间去议论政治。议论政治得有闲,没有闲,经济压力过重,工作压力过大,使得很多人没有闲去议政。议论政治需要时间成本、学习成本、参与成本、精力成本。成本高,收益低,甚至是零收益,那么人们就没有必要去参与政治。娱乐需要成本,收益的是快乐。如果你到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看到大的娱乐中心、洗浴中心、按摩中心,还有各种各样的洗头房。去这些地方的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目的。无论什么样的目的,核心目的都是缓解压力。

第三,议论政治需要政治安全。如果政治安全没有办法保证,人们就会选择逃避。通过打击网络大V,粉丝们觉得政治安全受到影响,议论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原来的网络大V,有的消失,有的转型,有的沉默,有的卖茶,有的办微商,有的移民,有的玩世不恭,有的成了嬉皮士,有的游玩,有的吃喝玩乐,有的粗鄙化,只有极少数大V在网上说着一些不痛不痒或者极为含混不清的话。有一种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下海经商的感觉。

有人说,议政是一种高尚的美德。议政不常在,美德也无用。现代文明的标志是议政是所有人的事。少数人的议政即使高尚和勇敢,即使做出牺牲,想吃人血馒头的人也还是会排队等候。何况中国社会价值已经严重撕裂。

第四,议论政治需要制度保障。不一样的制度,同一样的文化,议政结果就不同。如朝鲜与韩国、大陆与台湾、原来的东德与西德。制度具有决定性,决定人们议论政治的内容、范围、程度和方向。中国人的国民性是由制度决定的。国民性既是人性的组成部分,也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这种国民性具有很大的机会主义者成分,因为制度缺少稳定性,机会主义的随机性和适应性必然成为首选。当议论政治带来尊严与快乐,人们就会选择议政。当议论政治带来耻辱和尊严的缺失,人们就会选择逃避。中国集体主义的无意识决定了中国人更愿意议论别人的家长里短。国人的乐子有的是,何必在政治那里找不痛快。

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选择明星,让明星给自己带来快乐,缓解经济压力和政治焦虑,使人们的精神得到释放。跟着感觉走是快乐,当自己找不到感觉的时候,跟着明星走也是快乐。让明星的快乐假装成为或者真正成为自己的快乐,给自己带来虚幻的满足,也就具有了正当性。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