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30

中国政府智库罕见批评:改革已陷入梗阻

转发此新闻:
中国雄心勃勃的改革经济计划陷入了困境。国企效益不佳,对它们进行商业化的努力遭到挫败。视众多生活在城市的农民工如同二等公民的规定,也几乎没有什么松动。

浙江义乌的一个劳务市场外

这种批评在持怀疑态度的外国经济学家中很常见,他们一直以来都认为,习近平主席为重塑中国经济、解决不良社会问题的努力过于缓慢、不温不火。

但这些关于改革效果不佳的发现,来自一个令人吃惊的地方:政府内部。

同样引人瞩目的是,这份直言不讳的报告来自一个中国官方智囊团,它在本月低调发表,批评政策中的“顶层设计”构想不当,也批评地方政府和国家管理者不愿意做出改变。

它得出结论是:“改革在一定的程度上陷入胶着状态。”

这份报告突显出中国关于经济优先事项的激烈辩论。中外专家都表示,中国经济需要动大手术,才能获得足以为公众提供就业机会、增加人民收入的持续增长速度。

中国政府机构做出直白而公开的警告异乎寻常,是在公然挑战美好的官方宣传。但一些官员最近也认为改革的步伐太慢了。

习近平主席。报告有几次以称颂的语气提到习近平,但它或许也证明了他必须加快解决经济问题。

最近,习近平也表示了不耐烦。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在其担任领导的一个改革政策小组于上周五的会议后,他表示,领导干部必须“敢于担当,亲力亲为、抓实工作”。他还说,“对责任不到位、不担当、敷衍塞责、延误改革的,要严肃问责。”

报告发表于可能会进一步巩固习近平权力的共产党领导层大洗牌之前──大调整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报告有几次以称颂的语气提到习近平,但它或许也证明了他必须加快解决经济问题。

绝大多数的建议都是在呼吁中国减少对出口和政府支出的依赖,培养正在增长的中产阶级消费者群体,让企业根据市场力量而不是政治任务做出决策。针对其中的许多目标,习近平在2013年就公布了60项主要改革目标。

这份名为《改革梗阻现象》的新报告篇幅达217页,由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撰写。这家研究所指导工业、能源等多个领域的政策。委员会主任何立峰及副主任刘鹤都和习近平有联系。不过,报告并没有提及获得了他们的支持。报告作者拒绝接受采访。

中国领导人说,他们在维持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就业机会与解决威胁长期增长的问题之间,比如对国家投资的过度依赖,已经取得了平衡。他们的说法是“保稳定促增长”。

北京的一个购物中心。报告中的绝大多数建议都是在呼吁中国放宽对出口和政府支出的依赖,培养正在增长的中产阶级消费者群体,让企业根据市场力量而不是政治任务做出决策。

但批评者认为,政策改革已经放缓或失败。这份报告和几位高官最近的评论都表明,政府内部人士同意这种看法。

“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该报告说。尽管这一愿景是在2013年提出的,“即较难形成具体改革措施的共识,甚至出现与大方向相左的决策。”

该报告把一些进展归功于政府,比如减少官僚作风,废除了限制大多数城市家庭的“独生子女”政策等。但是研究人员发现,顶层宣布的改变在基层的实施往往不力。

重新界定各级政府的支出和税收已经在官僚争执中陷入了困境。地方政府担心损失出售土地的收入,同时又必须为不断增长的服务需求买单。个人收入和财产税的变化已经有了讨论,“但最终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报告说,因为官僚对抗,以及拿垄断性医院开刀、培训更多医生的努力失败,使得降低看病费用、让人们更容易获得医疗服务的多次努力受到了阻碍。报告称,结果就是“看病变得更难?。”

中国有亿万农民工离开农田和村庄到城市工作,他们通常无法享受医疗保健等城市福利,子女无法享受教育。专家呼吁中国放宽限制,帮助农民工转型为更大的消费者。报告说,很多城市建立了分数制度,仍然把农民工排除在外。

北京一个建筑工地的农民工。他们享受不到医疗福利,子女享受不到教育福利

国企──很多存在产能过剩和债台高筑的问题,导致整体经济承压──抵制对它们的控制计划,它们的竞争对手则对改革的方向持有异议。

“总体来看,国企改革在各项改革中进展较为缓慢,”报告说。

报告称,最重要的是,地方官员左右为难,对他们的要求相互冲突,既要让他们小心谨慎,又要让他们勇敢。他们变得不愿承担可能会终结其职业生涯、甚至导致他们以违反党纪的罪名被抓的风险。

“许多地方政府做事的积极性下降不少,这是不得不面对的客观现实,”报告说。“改革方案落实不力已成为当前影响我国全面深化改革工作全局的最突出的矛盾。”

但报告作者并没有简单地将改革进展缓慢归咎于拖拉的干部和国企高管,官方新闻媒体的报道有时会给人这样的印象。

他们说,从一开始,困惑、含糊和不切实际甚至相互矛盾的要求,就破坏了承诺中的国企和其他领域改革的“顶层设计”。

“目前,我国一些关键领域改革迟迟难以推动,更大原因可能在于该领域改革顶层设计思路的问题,”报告说。

报告又接着说,“即梗阻根源在于决策。”

比如,报告说,国企管理层降薪的规定适得其反。“反而打击了央企积极性,央企更没活力和动力,”报告说。

一些高级官员也以此作为增加经济改革紧迫性的理由。

中国前财政部长楼继伟本月在北京的一个论坛上说,政府利用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支撑的债务手段推迟进行困难的改革。他没有说出中国的名字,但也没有把中国排除在外。

“使得人们不愿意忍受改革的阵痛,”去年11月卸任财政部长一职,现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的楼继伟说。

习近平曾在2015年说他领导的改革面临“梗阻”,共产党称他上升为“核心”领导人──这是他去年获得的一个模糊但权力巨大的头衔──是为了帮助推动困难重重的经济改革。

但研究人员也呼吁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变得更加开放,多进行商讨。对集中权力并警告官员不得变通命令的习近平来说,这一点可能不容易。

“给予地方干部更大的探索实验空间,”报告说。“即使失败了事后也不要算旧账。”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储百亮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还改革呢!真当百姓是白痴?包子和毛左,CCAV等是向朝鲜方向改革罢,目标是成为第二个朝鲜。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