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9

辱母杀人案之古今对照

转发此新闻:
相传汉代大儒董仲舒之六世孙董黯,其母遭王姓邻居辱骂殴打至卧床不起,不久后病逝。董黯念及王母年事已高,隐忍不发,直至几年后王母辞世,并待对方办完丧事,于光天化日之下斩其首级,报了辱母之仇。汉和帝闻其孝心,非但没有加罪予他,更「表其异行」,封授官职,以使孝子「海内闻名,昭然千秋」。

眼见自己的母亲被人虐打侮辱近六小时,而警察接报到场后竟然见死不救,于欢所做的是所有有血性有良知的人,同样会做的事。

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孝是中华传统文化中推崇的美德,亦是儒家思想的核心价值之一。山东是儒家思想的发源地,是孔圣人的家乡,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发生在山东的这起「辱母杀人案」,便因多了一层儿子护母的元素,让人自然地产生了共鸣,乃至其极具争议的判决结果,很快成为全民关注的焦点。综观目前所知,本案最大的争议点,就是刺死辱母者的于欢,一审被判了无期徒刑,而这种争议的产生,除了于欢的行为暗合了中国人对传统伦理中孝行的认同,更多则是基于案中客观存在的诸多「硬伤」,令人不得不疑窦丛生。

首先,这是一起因追讨高利贷引发的血案,而高利贷又是从民间借贷派生出来,其畸形存在的本身,就牵扯到政策规划、银行信贷等复杂的政经问题。目前中国虽承认民间借贷行为,但年利率不得超过24%,否则不受法律保护,24%36%之间的,若是双方自愿并且不损害他人利益,官方也是默认,如果超过36%,则视为无效借贷。本案借贷率高达120%以上,无疑属于违法行为。

其次,本案当中警方的表现明显属于不作为,且有涉黑嫌疑,在为放贷者充当保护伞。事实上,放贷人吴学占的违法行为存在至少已经三、四年,暴力追债更是家常便饭,而更荒谬的是,不少政府公职人员亦在高额利润诱惑下,纷纷主动找上门,和吴学占一起合伙放贷,令吴更加可以肆无忌惮地行事。以至当日警方面对追债人的种种恶行视而不见,以至面对网络舆情、滔滔民意还敢以「毛驴」相讥,也就能够充分理解了。

第三,便是因于欢被判无期徒刑而引发的关于正当防卫的争论。眼见自己的母亲被人虐打侮辱近六小时,而警察接报到场后竟然见死不救,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此情此景之下,想必换了谁也会崩溃绝望,以致接下来于欢所做的,亦当是所有有血性有良知的人,同样会做的事。如此也就可以想像到,当大家得知于欢的判决结果后,内心会产生多大的落差,会怎样的出离愤怒。

以上几点,对于欢来说可谓非常关键,这本亦应是对其定罪量刑的重要参考,而法庭竟然避重就轻,敷衍带过,所以对于本案来说,司法不公义的成分也就成了必然存在,成为法制建设道路上无法抹掉的又一个污点,以致最高检最终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表态重新审理此案,尴尬之余更凸显现实的悲哀。

然而更悲哀的是,以中国现时的社会制度,却是不提倡不支持正当防卫的,连见义勇为亦遭排斥。君不见,连驱赶入室偷盗的窃匪亦会获罪,连反抗强奸致对方生殖器折断,也要自己承担罪责。因为这个社会有太多的不公义,有太多的既得利益需要维护,所以只能继续牺牲社会公义,牺牲法治,牺牲百姓的权益。儒家思想主张以仁孝治国,其中虽不乏一些封建糟粕的东西,却并未影响其作为主流社会思想承传千年,可惜到了20世纪,因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搁浅、隳坏。圣人思想、儒家价值离现代社会愈来愈远,如今的中国已然陷入信仰缺失的状态,一个没有信仰的社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便也再正常不过了。

中国古代关于孝行的故事不胜枚举,因父母受辱而报复杀人的事件亦多有记载,不少人更因此被封为孝子,成为世人称颂的对象。而在现代,甚至国外亦不乏类似的例子,就在最近,美国弗州少年贝利,因见其母遭同居男友殴打,愤而从母亲的手袋中拿出枪来将其射杀,一度被州法院判处二级谋杀,近日被陪审团推翻判决,并裁定贝利属正当防卫,当庭无罪释放。

反观现时之中国,不觉间已沦于公义不显、法治不彰的尴尬境地,这是值得所有人认真思考的问题。须知道,山东不只是出了孔圣人、孟夫子,还有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当公义不存之时,或可以另一种方式取回来。

来源:东网 / 江枫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真想不开,花五十万买个不要命的偷着捅那几个不就行了,大陆有些不是人的就这样,你跟它们讲道理,它们跟你耍威风,你只有虐它们这种,它们才怕你,反而觉得你是好人。

匿名 说...

要是有钱,还需要借高利贷?

匿名 说...

这家人手头有抵押,有房产。

匿名 说...

年青人,看清这个国家和政权的真面目,能走就走,能反就反。不要做绵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