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6

习近平集权集过了界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集权之後要往宪政民主的方向走是最不可能的,我想从集权本身这个角度阐述这个观点。习近平是201212月登基的,那时候我们很多人说,习近平应该首先集权,因为胡锦涛时代九龙治水的状态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当时也是这样认为,不管习近平是想当希特勒,还是想当华盛顿,没有权力,他什麽也做不了。他当时的当务之急就是集权。



习近平在这三年当中集了很多的权——集了党内的权,集了军内的权,集了政府的权,然後他又集了社会的权,集了个人的权;个人应该拥有的说话的权利、写书出版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表达意见的权利等,都被他集走了。

显然,他集权集过了界,严重过了界。而这个集权集过了界,是一个非常非常坏的兆头,意味着他这种集权是无法走向民主宪政的。刚才王军涛也说了,民主宪政是各方面力量博弈的结果,你把社会的力量——包括律师的力量、教师的力量、企业家的力量、公民的力量和NGO的力量等各式各样的力量都打压下去;就没有了各方力量的博弈、谈判和妥协。结果就是一党独大,就是党天下。

这个一党独大和习近平要走什麽路直接相关。何频所讲的三条道路,一个是江胡模式,一个是习式帝国,第三个是民主宪政。我们先来看看,习近平从登基到现在,也就是到今天,到底走的是什麽路?显然,他走的不是江胡之路,因为他不想无为而治,而想有所作为;这条路和民主宪政也没什麽关系。他现在正在走的就是个人独裁和集权的路——说的是正在走和往那个方向走,他未必完成了。这条路基本上就是一条习式帝国的路。

那麽明天以後,习近平将向何处去?这就是一个预测的问题。预测是要有根据的,根据就是他过去做了些什麽。和经济预测不完全一样的是,政治转型的预测有自己独特的地方,一些偶然事件的发生会具有相当大的当量和作用。

但是我们要看到概率,就是可能性。首先,习近平走江胡道路的概率是零;最好的路是宪政道路,现在看来可能性也不大;因此习近平走得可能性最大的路还是第二条路。何频在他的采访中对习近平是苦口婆心,仁至义尽;他希望习近平有道德勇气和政治智慧,能在各种道路中选择一条对他个人最安全,对国家最安全的道路。

刘云山快完蛋了

频想要告诉习,你要想安全,你就得民主转型;只有民主转型了,你才能安全。但我想,习近平首先要考虑的是,党是不是安全,红色江山是不是安全。民主转型对党安全不安全是习近平最要考虑的;当然他也可能折中,找一条对党比较安全的路。可是民主转型就意味着对这个党不安全,这就和蒋经国当年在台湾搞民主转型是一样。当时国民党党内是有很多疑虑的,党内的一些元老重臣和他说,你这麽个搞法,国民党就会完蛋——时党内的确存在反对他开放党禁的力量

刘云山

经国是面对党内反对者的巨大压力的,但是他做到了。这是有铺垫的,如果没有台湾几十年公民社会的发展,没有1979年的丽岛事件,没有1984年的江南事件,没有1986圆山饭店民进党的成立,就不会有1987年蒋经国的开放党禁,开放报禁。

虽然台湾民主转型有这麽多一步步走下来的铺垫,但是如果没有蒋经国的个人道德勇气和政治智慧,没有他的巨大决心和历史承担,台湾民主转型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何频希望习近平在中国民主转型的关头具有道德勇气和政治智慧,希望他成为蒋经国,我们何尝不是如此?

政治转型能否成功,要看政治领袖是不是既有启动政治转型的意愿,也有推动政治转型的实力。赵紫阳在他生命的最後访谈中感慨道,即使不发生六四,他也搞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因为他没有实力,而当时有实力的只有邓小平,但邓并没有搞真正的政治改革的意愿。

经国是1987年台湾转型中唯一一个既有意愿又有实力的政治领袖。连系到习近平,他有没有推动政治转型的意愿和实力呢?他现在有太多的权了,所以说他是有实力的。那麽他有没有意愿呢?这三年下来,我没发现他有这方面的愿望。他这三年来最正面的一句话就是不要叫我习大大

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习近平在民间、在海外和知识分子眼中的形像很左,都是中国的宣传系统及刘云山刻意扭曲的。我不认同这种说法,我认为习的左是他自己造成的。当然,刘云山等有可能在宣传上有某种程度的夸大,但刘是没法无中生有的。比如说,习近平没有去延安,刘说他去了;习近平没有去井冈山,刘说他去了;习近平没有新南巡讲话,刘说他讲了,这可能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嘛。因此,这些都是习近平自己造成的,这个坑是他自己挖的。

习近平人马把这个坑的责任都推给了中宣系统,这只能表明,刘云山快完蛋了,同时也认为你这样说是在侮辱天下人的智商。你做了什麽,你说了什麽,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你现在说这是别人挖的坑,让你跳,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来源:明镜 / 张艾枚 美国华人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