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7

民权律师的归宿:监狱和精神病院

转发此新闻:
三月一日,新华社针对「中共非刑逼拷民权律师」的海外传闻,发表《「谢阳遭酷刑」事件调查》,否认谢阳遭疲劳审讯、烟熏、殴打等刑拷,还说杜撰者是月前被捕的另一位民权律师江天勇。电视上,谢阳笑言一天睡九小时,身体健康;江天勇则声声悔咎,不断责躬罪己。

谢阳被捕后遭疲劳审讯、烟熏、殴打等刑拷,其妻子亦要到泰国寻求庇护

不过,那些「杜撰」的酷刑,是谢阳的代理律师刘正清一月初会见谢阳,笔录谢阳所述。刘正清还因此向长沙市检察院状告施刑者李克伟、王铁铊等十人。根据笔录,谢阳痛言:「酷刑之下,不过三天,我就支持不住,更被胁以妻女安危,一切不得不唯命是从。」而新华社鸿文三月一日发表,三月三日就有新闻传遍海外:谢阳妻女,不堪公安压迫,已逃亡泰国。

杜撰「酷刑事件真相」者,是刘正清、江天勇,还是中共,有李春富故事可为旁证。二0一五年「七0九大抓捕」之中,民权律师纷纷被捕,包括李春富。他拘留五百三十日之后,今年一月突然假释回家,形销骨立,瘦了四十斤,而且神情呆滞,原来患了精神分裂,对拘留经历,不能说也不敢说,只是断断续续向家人诉苦:「他们在我身上用尽手段。」「我天天给喂药。」「朗朗乾坤,怎么会有这般情况。」他现在连走出家门都胆战心惊,见妻子打电话,还会慌忙大叫:「别跟他们说我回家了,警察不准说!」也许,当局应多拍一出电视剧,要李春富对着镜头边笑边说:「我拘留期间,睡觉每天九小时,吃饭每一顿都有鱼有肉,心理照顾周全,没有精神病...」

西汉末年,王莽篡位,书生郅恽上书王莽,以天象为言,请他还政与刘氏:「上天垂戒,欲悟陛下,令就臣位,转祸为福。」王莽大怒,拘捕郅恽,要治以大逆罪,却始终没有加害。他遣人教郅恽「自告狂病恍忽(患精神病),不觉所言」,郅恽不肯自诬,昂然说:「所陈皆天文圣意,非狂人所能造。」王莽没奈何,放他出狱。古人说王莽「滔天虐民,穷凶极恶」,显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极恶穷凶(《汉书》卷九十九、《后汉书》卷二十九)。郅恽至少没有被严刑逼疯,更有不自诬的权利。

大陆的民权律师本来希望,事事依法,可遏止中共干部残民以逞,协助国家迈向光明。他们不知有没有想到,习近平连依法办事,都要治以「扇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谢阳、李春富就是蒙上这罪名。在浙江乐清市,有市民陈宗瑶者,经营一家「宪政面馆」,成为当局眼中钉,去年八月,终于被捕。新中国宪法由中共制定,百姓却不得吁请中共遵守宪法,这就是中共所谓法治。在这样的法治之下,民权律师仍然前仆后继,未必是因为愚蠢。

无论如何,新中国只有两个地方供这样的人容身,一是监狱,一是精神病院。

来源:苹果日报古德明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善恶有报,天意难违!祝重庆市荣昌的大小贪官和大小酷吏在这个鸡年全部遭遇现世报应: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白发人送黑发人!支持的顶起来,转起来!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替天行道,否极泰来,扭转乾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