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3

中朝金錢上的“革命友誼”——兼論朝鮮和中國到底誰怕誰

转发此新闻:
中朝两国用鲜血凝成的“革命友谊”其实是用金钱建立起来的关系。鸭绿江上的水电站,例如最大的水丰水电站,六十年来,中朝各得百分之五十的电量,但是中国却单独承担所有造价和维修费用,做的是赔本买卖。朝鲜战争期间,水丰大坝曾多次遭受飞机轰炸。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2017年2月12日朝鲜成功发射了一枚“北极星-2”弹道导弹,射程至少2000公里,可以覆盖日本全境。未报道的是:三峡大坝距离发射点只有1800公里。
 

一、朝鲜谩骂中国随着美国的调门起舞
 
中国官方媒体2月13日报道:朝鲜于2月12日成功发射了一枚“北极星-2”弹道导弹。联合国安理会13日发表媒体声明,强烈谴责朝鲜再次发射弹道导弹,敦促朝鲜停止此类行动。中国支持了安理会的立场。
 
2月19日中国宣布禁止从朝鲜进口煤炭,因为朝鲜试射弹道导弹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其实在禁令正式宣布前,一艘来自朝鲜载运1.63万吨无烟煤的船只已经被温州港作退运处理,价值94.5万美元,理由是煤炭中的汞超标。该批无烟煤的汞含量检测值为0.651ug/g(微克/克),超过国家《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中“小于0.6ug/g”的限量要求。据说,朝鲜目前的外汇收入有四成左右来自对中国的煤炭出口,中国的禁令应该是很有力量的经济制裁手段。
 
作为回应,朝鲜发表声明直接指向中国的进口禁令,称中国已经“采取了非人道步骤,诸如阻止全部的外贸”,这有助于朝鲜的敌人“搞垮朝鲜的社会制度”。朝鲜国家通讯社则讽刺中国说“这个国家,自以为是个大国,却随美国的调门起舞”。
 
3月6日朝鲜又同时发射了四枚导弹,导弹飞行距离约1000公里,飞行高度约260公里。导弹发射处距离中国辽宁丹东市不足50公里,摆出一副根本不怕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制裁的样子。
 
记得1958年周恩来陪同金日成来杭州访问,作为小学生笔者还到马路边夹道欢迎,还要先学唱朝鲜歌曲:“长白山绵绵山岭,沾满血印鸭。绿江水曲曲弯弯,飘着血痕。今天自由朝鲜光荣花环上,灿烂的放射着神圣光芒。啊,敬爱的领袖,金日成。”都说中国和朝鲜是用鲜血凝成的革命友谊,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其实,中国和朝鲜的关系是用金钱铸成的一种畸形的关系。中国宣布禁止从朝鲜进口煤炭,断了朝鲜的一条财路,朝鲜开骂也是可以料到的。本文将介绍中朝两国在水电开发上用金钱建立起来的这种“革命友谊”。
 
二、中国承担水电站的全部建设和维修费用,朝鲜白得百分之五十的电力
 
鸭绿江的大部分河段是中国和朝鲜的界河,入海口的部分河段则成为朝鲜的内河,目前中方还有使用权。鸭绿江水资源丰富,平均流量1040立方米/秒,年径流量327.6亿立方米。不少中国人曾提出过北水南调的建议,将鸭绿江水通过渠道引到北京。鸭绿江源头到河口的落差达到2440米,水电资源丰富。可开发的水能资源为250万千瓦,年发电量100亿千瓦时。鸭绿江干流上建有云峰、渭源、水丰、太平湾四大水电站,其中水丰水电站是最早建设也是最大的水电站。
 
水丰水库大坝工程为中朝两国共有的水电站工程,位于中国辽宁省宽甸县境和朝鲜平安北道朔州附近,距中国丹东市和朝鲜新义州约70公里。水丰大坝与三峡大坝都是混凝土重力坝,最大坝高106米,坝顶高程131米,坝顶长899.5米。水库正常蓄水位(海拔122.5米)时的总库容为116.5亿立方米,死水位(海拔95米)时的库容为41.8亿立方米,有效调节库容为74.7亿立方米。水库面积345平方公里。
 
这个工程于1937年日本侵华期间开始兴建,1941年建成,建设速度非常快。为当时亚洲最大的水库(世界第二位)。总装机容量为63万千瓦,平均年发电量39.3亿千瓦时,发电量中朝两国各得百分之五十。这个70多年前用劳工建造的水丰水电站工程,其经济技术指标远远超过长江三峡大坝工程。
 
 
水丰水电站
三峡水电站
 
发电装机容量
63万千瓦
1820万千瓦
三峡工程是水丰工程的28.9倍
平均年发电量
39.3亿千瓦时
840亿千瓦时
三峡工程是水丰工程的21.4倍
注:三峡水电站数据按未安装6台70万千瓦的地下电厂计算。如将地下电厂计入,三峡水电站效率更差。
 
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用水丰工程28.9倍的发电机,生产出电量只是水丰工程的21.4倍。相比之下,三峡大坝工程投入大而产出小。
 
1945年日本投下,苏联红军占领东北。苏联人拆走了水丰水电站的三台发电机组。抗美援朝期间,水丰大坝工程又遭到联合国部队空军的轰炸,损失严重。1955年成立了中朝鸭绿江水力发电公司,双方合营水丰发电厂并进行了恢复改建。发电机全部安装在朝鲜一侧。到1958年恢复改建工程竣工。中国方面承担了全部修理和重新安装的费用。1987年和1988年又将水电站的发电装机容量扩大到90万千瓦,中国方面承担全部费用。发电量仍由中朝两国各得百分之五十。
 
按照三峡工程所有水轮发电机的所有者——长江电力股份公司的报表,发电成本占发电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多。如果把这个比例套用在水丰水电站上,中方是赔钱买吆喝,朝鲜是白得电量。
 
朝鲜钱币上的水丰大坝

由于水丰大坝使用已超过六十多年,2009年中朝两国决定对水丰大坝防洪设施进行更新工程,更换所有金属部件。由于2009年是中朝两国建交60周年,为进一步深化中朝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中国方面又承担了所有更新工程的费用。
 
不料2010年8月下旬鸭绿江发生大洪水。本来承担防洪任务的水丰水库因正在实施更新工程,正在更换所有金属部件,泄洪闸的闸门也已经全部卸下,水库没有任何防洪效益。通过大坝的洪水淹没了下游中国丹东和朝鲜新义州部分地区,人员损失和财产损失十分严重。特别新义州是朝鲜第四大城市,损失更大。为了中朝两国之间的兄弟加朋友的关系,中国方面向朝鲜方面提供了大量的灾后救济,实际上是承担了水丰工程因实施更新工程而无法承担防洪效益所造成的全部洪水损失。
 
鸭绿江的大部分河段是中国和朝鲜的界河,鸭绿江上水电站生产的电力中朝各得百分之五十,也是合理的分配。只是工程造价、维修费用也应该由中朝各承担百分之五十才对。而中国方面主动地承担了全部的造价、维修费用,是为中朝两国用金钱建立起来的“革命友谊”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既然这个友谊是用金钱建立起来的,那就不能怪朝鲜这个朋友不讲交情,只能怪中国领导人择友不慎。
 
三、三峡大坝在朝鲜导弹射程之内
 
文化大革命期间常唱的一首歌:“东风吹,战鼓擂,如今世界上到底谁怕谁?”如今兄弟翻脸,朋友交恶,中国和朝鲜,到底谁怕谁?
 
目前看来,朝鲜根本不怕中国,说骂就骂,说嘲笑就嘲笑,这是因为朝鲜直接控制中国的命门,控制定点威胁的目标——三峡工程,理由如下:
 
第一:朝鲜核武剑指中国。张琏瑰《在朝鲜核武其实剑指中国?》一文中对此有详细论述,不再展开论述。
 
水库大坝会在战争中成为军事攻击的对象,这是以基础设施为直接目标,而不是以居民点为直接目标,轰炸造成水库溃坝,其杀伤力远远超过直接轰炸居民点,而且使基础设施长期不能起作用,破坏敌方在战争期间的经济实力。
 
水库大坝的目标极大,并非如三峡主上派所想象的,炸弹非要直接击中大坝才能造成溃坝,而是只要将炸弹投掷在水库的水面上即可。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空军就炸毁了德国的多座大坝。英国工程师Barnes Wallis发明了专门炸毁大坝的跳跃式炸弹(英文Bouncing bomb,德文Rollbombe)。投掷这种炸弹,无需直接击中大坝,只要扔到水库的水面上即可。炸弹在水库的水面上跳跃式地向下游大坝方向运动,遇到大坝后,炸弹自动下沉,然后爆炸,增加爆炸效果,摧毁大坝。所以被打击的目标非常大,不是一座大坝,而是整个水库区。对此朝鲜深有体会。在朝鲜战争中,联合国部队的空军就把朝鲜的水库大坝作为目标来炸,就是中朝界河鸭绿江上的水丰大坝也不放过。
 
第二:三峡大坝已在朝鲜导弹射程之内
 
根据中国媒体报道,朝鲜于2月12日发射的“北极星-2”弹道导弹,射程至少2000公里,可以覆盖日本全境。但是中国媒体没有报道的是,三峡大坝距离朝鲜导弹发射地的距离为1800公里。三峡大坝也在朝鲜“北极星-2”弹道导弹射程之内!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认为一般常规武器是难以摧毁三峡大坝的,除非使用核武器(其实这一点根本不成立)。而朝鲜在中国的帮助下,已经拥有了可以摧毁部分世界的原子弹。2013年2月14日,德国联邦地球科学与自然研究院(BGR)发表其监测数据,称2013年2月12日朝鲜核爆炸能量释放约为4万吨梯恩梯当量,是1945年广岛原子弹爆炸力的3倍。这样的原子弹足以摧毁三峡大坝。
 
为什么在战争中会选择攻击水库大坝?这一点朝鲜有过经验教训,记忆犹新。
 
第三:如果朝鲜发起进攻,不会在7天之前通知中国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认为三峡大坝是安全的,是建立在战争有预兆的前提下的。三峡工程有14天的时间(后改为7天),可以将水库中的水放空。即使敌方炸毁三峡大坝,也不会有严重的后果。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希特勒搞的都是突然袭击。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北朝鲜向南朝鲜发起进攻,搞的也是突然袭击。九十年代美国打伊拉克也是突然袭击。
 
朝鲜发射导弹、爆炸原子弹,没有通知中国,更不要说提前7天。中国方面也无法预先撤离居民,让他们避免可能的核辐射。如果为了预防朝鲜的突然袭击,三峡工程采取预防的措施,事先将水库中的水放空。一旦三峡水库的水被放空,长江航运就被中断,对中国经济打击极大。朝鲜轻易取得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胜利。
 
当然中也可以向苏联的斯大林学习,英雄断臂。1941年9月希特勒德国入侵苏联乌克兰,为了不让德国人得到位于扎波罗热市第聂伯河上的萨波里沙(Saporischja)水电站,斯大林下令,炸毁萨波里沙大坝。这个扎波罗热市正好和三峡大坝所在地宜昌市结为友好城市。
 
第四:朝鲜不怕中国的报复
 
实际上支撑三峡工程上马的是中国军方鹰派的极限战争理论。如果有人胆敢用核武器来袭击三峡大坝,必然遭到中国军方的无限制的反击。虽然中国的核武器在数量上和质量上不如美国、俄国,他们的核武器可以摧毁地球几次,但中国的核武器足以摧毁地球一次。摧毁地球一次的效果和摧毁地球五次的效果相等。美国人和俄国人都是明智的也是怕死的,所以美国和俄国不会用核武器袭击三峡大坝。
 
但是现在冒出来一个朝鲜,一个新的核武国家。如果朝鲜用核武器袭击三峡大坝,它是绝对不会害怕中国的报复。朝鲜有意把核武器和发射器布置在朝中边境地区,离中朝边界很近。如果中国采取核报复,等于是向自己的国土上扔原子弹,而且中国受到的破坏要比朝鲜更大,中国死的人要比朝鲜更多。
 
1991年钱伟长教授撰写《海湾战争的启示》一文,指出:“我们绝不能花了几百亿或几千亿人民币来修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坝,给我们的子孙背上包袱,成为外部敌人敲榨勒索的筹码。这里启示我们,在和平还没有保障的国际形势下,三峡工程是千万不应上马的。”
 
2月12日朝鲜成功发射了一枚“北极星-2”弹道导弹,射程至少2000公里,可以覆盖日本全境,三峡大坝也在导弹射程之内。朝鲜的原子弹足以摧毁三峡大坝;朝鲜在发起攻击之前绝不会通告中国;朝鲜也不怕中国的核报复。你说,朝鲜和中国,到底谁怕谁?

來源: 民主中 / 维洛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当然光脚不怕穿鞋的!
烟台开发区公@安撬门破锁替房地产逼拆民宅,各种上诉均不理睬与推脱。有录音录像铁证,能耐他们何?报警,110说这是管委工作,不方便管。管委就可以无法无天,哪中央是不是就可以横行宇宙了?管委与公@安,拿的是百姓的血汗钱,反过来替房地产开发商工作,猫腻不在,我信。今天您围观,明天您就会被围观。动动手指,转发一下,对我是帮助,对您也是帮助,权力不是等来的,是争取来的。中国人太聪明了,知道明哲保身,实则一盘散沙。当局怕百姓团结,因为水能覆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TgD7vp9Dhw

苏冀苏冀 说...

李克强在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举行的欢迎宴会上致辞。

有望实现中国首次正式允许从外国进口冰鲜牛肉。


http://ghg3.userboard.or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