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01

贪腐窝案层出如何解决

转发此新闻: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按照一般人惯常的理解,是指上级的品行不端,下级便会跟着学坏。然而有另外一种意见认为,上梁不正,是因为下梁歪了,就像盖房子一样,当是自下而上的过程,没可能先盖屋顶。有下梁作支撑才有上梁,若是下梁歪了,则会造成上梁的不正。

国家并不缺少法律制度,缺少的是依法执行者,缺少的是对权力的有效监督。

如此说法似乎也有道理,只是对于盖房子来说,谁先歪谁后歪都一样,都会影响建筑质量,哪怕只歪了一根,都有房倒屋塌的危险。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官场。去年12月,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县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陈亚兵涉嫌严重违纪被查,事隔不到三个月,该局再有6名副局长同时落台受查,湖南省纪委官网于5分钟内相继公布消息,被外界戏称「一锅端」。

同时被一锅端的还有湖南安乡县,安乡县公安局长黄淳明码标价,公开卖官鬻爵,11名中层干部为求升官发达大肆行贿,积极配合,严重破坏了地方政治生态。该县公安系统内部流传着一个潜规则,若想得到提拔重用,就必须给黄淳送钱物,一般的派出所所长要35万元,城区的10万元以上,只要给了钱马上兑现承诺,绝不食言。

提拔需要给钱,保住原有位子也需要给钱,正所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有人上位就得有人腾出位子来,谁给谁腾位子,看钱说话。安乡县大鲸港派出所的陈所长,就是这样被拖下水的,黄淳以人事调整为由,不但自己明示暗示,还让手下带话给陈所长,陈迫于无奈惟有屈从。

不给钱不行,给少了也不行。有派出所教导员平时工作很优秀,多次记功并受到嘉奖,更曾因办案受过伤,但照样得不到提拔。后来虽然「顿悟」,奈何给的钱少,拖了很久,才给安排了一个并不理想的位子。可惜这么优秀的一个干警,最终亦未能守住底线,沦为了潜规则的帮凶。

上梁下梁一起歪了,谁因谁果?孰轻孰重?很显然,若只着眼于这类问题,除了对贪官开脱罪责有所帮助之外,实无其他意义。除了打铁还需自身硬,对于官员的监督管理更加重要。用黄淳自己的话来说,一是一把手缺乏监督,二是不喜欢监督,三是的确存在监督层面的缺失。

谁都知道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后果会是怎样,问题是由谁来监督,该如何有效监督?中央有个中纪委,各省各市乃至县乡镇都设有纪检部门,然而贪污腐败问题依旧长期存在。岳阳县民政局窝案,6个副局长中就有4个曾在纪检单位做过,有的还曾是纪委书记、一把手,结果还不是沆瀣一气,同流合污?

中纪委派出中巡组巡视全国各地,打老虎拍苍蝇,效果虽然不错,但是天高皇帝远,中巡组有多少精力?又能巡得了多少?至于所拍所打的,亦多有选择对待之嫌,不是「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的,便是「排错队」的,总之自己人基本没事。如此一来,谁是假清廉谁是真贪腐就不好说了,而且就算老虎级的自己人行为端正,却难保下面的喽罗们个个都能管得住自己;更何况上下联手,同贪共腐亦大有人在。

国家并不缺少法律制度,缺少的是依法执行者,缺少的是对权力的有效监督。孟德斯鸠说过,任何拥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于是习总提出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然而由谁来关,由谁来管,笼子怎么建才是根源问题。除了依法执行之外,更需要有严格的监督,否则如公安局这样的执法系统,知法犯法的窝案还会发生。监督的重任则应交给人民,而这个交给,不能流于形式做做样子,必须是实实在在、真心诚意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惟有真正交给人民监督,放在阳光下运行,才能切实达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最终目标。

来源:东网 / 江枫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